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25章 善恶终有报(8)
  第725章善恶终有报

  “这件事先不要着急,等伯母平静下来之后再慢慢问好了。千万不要操之过急,再让伯母伤了身子。”

  他温柔的语调,让林墨歌也渐渐放松下来,“总之这件事交给我来办,你不用担心也不要乱想,好么?”

  “恩。谢谢你权简璃。”她微微点了点头,轻咬着下唇,在想着该不该现在说出那件事来。

  “不是说过我不喜欢听你说谢谢么?”他修长的指尖,轻轻抚摸过她的额头,将额前垂落的发丝撩拨开来。

  林墨歌心里忽然一动,眼神也笃定了几分,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哪里还有回头路?

  “权简璃,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墨儿,我能不能问你件事?”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然后,均是一愣。

  “你先问吧。”林墨歌微微松了口气道。

  权简璃想了想,微皱着眉头开了口,“关于苏珊的儿子……你觉不觉得他跟羽寒小时候很像?”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双手不由握紧了,他果然发现了!

  深呼吸一口,有些心虚的盯着他的眼睛,咬紧牙关,似乎是用尽全身力气一般,终于开了口,也将她埋藏在心底两年的秘密说了出来。

  “你说的没错,其实,小星星是我儿子,也是……你的儿子。”

  时间,瞬间静止。

  连同客厅里的空气全都被冻结住了。

  权简璃此时的脸色实在有些僵硬,那双漆黑的凤眸也一动不动的盯着林墨歌,其中的暗涌似乎要冲出来将她席卷吞没一般。

  林墨歌吓得心跳都快要停止了,只觉得眼前一阵阵晕眩,一个劲想着,如果他马上翻脸该怎么办?无论如何,她绝对不会让他抢走小星星。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院子里传来的吵闹声,似乎是在另一个世界般。

  二人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对方,许久,许久……

  终于,权简璃脸上的肌肉扯了扯,然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你说,那是我儿子?”

  “恩,两年前的那个雨夜……”她紧咬着唇有些羞愧,却依旧解释着,“其实我离开的那两年,都是为了把孩子生下来。我怕留在这里,你会伤害到他,怕你会抢走他……”

  “为什么现在要告诉我?”他的语气冷冷的,听不出任何情绪,却更加吓人。

  “因为我不想再跟你继续猜忌下去,也不想再忽视自己的心……权简璃,就算我拼了的告诉自己,我应该恨你,我和你不会有未来,靠近你,只会受伤害。可是,我的心还是在向着你跳动,我控制不住……”

  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他以热烈的吻封了唇……

  那般炙热,如同他对她的爱意一般,连同他内心的冰山,都足以融化……

  她提着的心,也终于缓缓落下,滚烫的泪水,悄然划过脸颊,带着丝丝甘甜与喜悦……

  许久许久,他将她紧紧拥在怀里,修长的指尖心疼的抚过她沾湿了泪痕的脸颊,嗓音里满是抱怨,“为什么不告诉我?知不知道我有多心疼?生孩子是那么辛苦可怕的过程,你竟然自己撑了过来……谢谢你墨儿……”

  “谢我什么?”她的嗓音也已经沙哑,心,是从未有过的安定。

  “谢谢你为我生下三个孩子,也谢谢,你愿意相信我,告诉我……还谢谢……你爱上我。”

  这个向来只会逃跑的女人,今天竟然会如此主动的站在他面前,将她最脆弱的最害怕的一面赤裸裸的展现在他面前,这份信任,他又如何能辜负呢?

  “其实,我真的很害怕很害怕,我怕我说出来之后,你会再次把小星星抢走。所以我才想一直瞒着你的……可是,我答应过小姑要把这件事告诉你,而且,是干爹点醒了我,相爱的时间都那么短暂,又怎么舍得再浪费时间互相猜忌逃避呢?”

  她躺在他怀里,伸手抚摸过他那冷漠俊逸,此刻却极其温柔的脸颊,“权简璃,以后我不会逃避了,就算路途艰辛,会摔倒,会受伤,我也想陪着你一起走下去……”

  他鼻子一酸,眼眶早已通红,可一颗心,却欢呼雀跃,“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和孩子们受一点点伤,相信我么?”

  “恩,我信……”

  夜,渐深。

  喧闹声,也成了背景。

  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二人,两颗心靠在一起,噗通,噗通,幸福的跳动……

  自那日二人将话说开之后,感情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就连在开会的时候,权简璃也是捧着手机默默期待着。

  若是收到墨儿的回信,便如痴汉一般露出魅惑众生的笑来。

  可她的信息若迟迟不来,某人又如同更年期患者般烦躁易怒,稍一触碰,便轻易点燃。

  幸好岳勇同样在热恋期,懂得璃爷的心思。

  所以二人倒是很谈得来,相对于之前只谈工作的两只闷葫芦,现在在一起讨论的,竟都是约会的场所,甚至包括了育儿经。

  这边正陷入浓情蜜意的时候,另一边,一场阴谋,却正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傍晚时分又下起雨来,今年s市的雨水特别丰沛。

  樱花尚在枝头留恋着不愿意离去,在雨水中摇摇欲坠。

  其他的花儿便已经争先恐后的冒出了花骨朵,宣示着自己才是下一季的王者。

  如今的权家老宅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喧哗,安静森然的氛围,倒有种古宅深院的错觉。

  晚饭过后,月儿和贝尔在客厅里追逐着玩球,吴玉洁因为心情不好便一直在卧室里休息。

  休息的权幻却并没有在家,自从那日从咖啡店离开后,便干脆关了手机,不与家里联系,独自逍遥去了。

  “贝尔,你说大叔这几天怎么了?好奇怪喔,每次给月儿上课的时候都在想别的事,一点都不像以前的大叔了……”

  “嗷呜……”

  贝尔趴在地上,冲着月儿摇了摇尾巴,可能是大叔谈恋爱了吧?

  月儿舒服的靠在贝尔身上,它的肚子热乎乎的,让人想要睡觉。

  “贝尔,我们明天再去找小星星玩好不好?上次我答应过小星星这周末要去找他玩的……”

  “呜呜……”贝尔又咕噜咕噜几声,它也好想出去玩呢,好想小主人呢。

  一人一狗的对话,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回荡着,渐渐地,被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淹没……

  入夜,雨下得更大了。

  偶尔还有一道惊雷响彻天际。

  幸好月儿睡得熟,又有贝尔陪着,才没有被吓醒。

  权家老宅里漆黑一片,显得越发阴森空荡。

  “吱呀……”

  一道轻浅的开门声音响起,却马上被窗外的雨声淹没。

  二楼的书房里,一道黑影正悄悄的行动着,不敢开灯,只用手机屏幕勉强分辨着方向。

  窸窸窣窣在书房里找了许久,才走到办公桌前。

  几个抽屉均是锁着的,只听吧嗒吧嗒几声,抽屉的锁被轻易打开。

  然后,黑影便将抽屉里的东西翻找个遍。

  可似乎并没有找到需要的东西,便不甘心的起身,黝黑如鬼魅般的眼神在书房中打量。

  许久,忽然灵机一动,向着书架靠近。

  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弱光线,将书一排排看去,目光最终落在一本厚厚的蓝色相册上。

  点着脚尖将相册取下,当翻开里面时,惊喜得险些叫出声来!

  因为相册根本就是个空壳!里面竟然放着几个档案袋!

  将档案袋一一打开看过,似乎是找到了自己要找的那一份,赶紧将其余的放回原处,然后,又是一阵窸窸窣窣声响起,那道黑色的身影,带着得逞的喜悦,迅速消失在漆黑的走廊里……

  当清晨的阳光洒进房间时,林墨歌微微皱眉,只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翻了个身,想要再多睡一会儿。

  耳边却传来一道沙哑而魅惑的嗓音,“小懒虫,再不起上班该迟到了。”

  林墨歌猛然间惊醒,被刺眼的阳光迷蒙了双眼,许久才看清楚面前那张笑得得逞又暧昧的大脸。

  这才记起昨天是被他“绑架”过来的……

  “怎么?想不起昨天晚上的事了?要不要,我再帮你回忆一下?”权简璃暧昧的气息喷吐在她耳边,令人越发脸红心跳。

  “咳咳,那个……我要迟到了……先去洗澡。”

  林墨歌逃也似的扯着被子冲进浴室,却听到身后男人不满的咆哮,“好歹把被子留下啊……”

  因着昨夜的春风得意,璃爷心情一直不错。

  以至于许久才发现岳勇脸色不对。

  “怎么了?该不会是昨天灵儿又让你睡沙发了吧?一大早的,就摆着一张怨妇的脸。”权简璃忍不住打趣道。

  岳勇尴尬的笑笑,虽然他不是因为这事发愁的,不过昨天晚上确实是睡的沙发。因为灵儿嫌他打呼噜声音太吵……

  “璃爷,羽晨少爷他……又召集了公司所有高层在会议室……说是要宣布什么重大的决定。您看……”

  权简璃眉头一挑,似是很感兴趣一般,“那我倒要去看一看了。”

  会议室里,高层们正襟危坐,看着站在前面的羽晨,没有一个敢吭声。

  自从羽晨进入公司,并且掌管设计部以来,公司内部就渐渐发生了一些偏差。

  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却又选择明哲保身,各自在心里打着小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