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27章 善恶终有报(10)
  第727章善恶终有报

  “而且你与林氏又有一些渊源,二叔也不忍把你的才能埋没了。如今,你便从公司挑选几位能帮得上你的前辈们,一起把林氏再折腾起来……喔不,以后不叫林氏了,叫晨光分部如何?希望你能将晨光分部好好带领,成为权氏的一把利剑,所向披靡!……”

  说着,他还和蔼的拍了拍羽晨的背,然后似是无意的看着在座的高层们,淡淡道,“李部长,高组长,小李部长,喔,还有财务部的许组长,以后,你们就好好辅佐羽晨,如果他有什么不会的,也希望你们能尽心竭力的教导……”

  被叫到的几人脸色顿时发黑,脸上全都是冷汗。

  余下的人却个个红光满面,痛快淋漓。

  因为被权总指出来的四人,便是刚才站在羽晨那边吵得最凶的几个!没想到竟然一下就被权总拔了根!

  “那么,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大家尽快把手上的工作交接一下,尽快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好了,散会!”

  权简璃一声令下,众人便四散开来,个个神采奕奕地离开。

  权简璃也缓缓站起身来,意味深长的拍了拍羽晨的肩膀,“以后记住,想怎么斗,我陪你。可我权家的东西,绝对不会落入外人之手……”

  说罢,潇洒离去。

  羽晨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无血色。

  我权家的东西,绝对不会落入外人之手……

  所以,二叔给他一个晨光分部,是要让他培养羽翼,再次与二叔斗么?

  可是,他还有那份勇气和资格么?

  他可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将权氏股份拱手让人的罪人啊……

  “羽晨少爷!您可要帮我们说说话啊,我们在这里做了大半辈子,被调到那什么晨光分部,就等于是把我们赶出权氏了啊……”

  “是啊羽晨少爷,我还要给两个儿子买房的啊,如果失去了这份工作,我可怎么办啊……”

  几个人老泪纵横,苦苦哀求着。

  羽晨却如同没了知觉一般,双眼空洞的看着远方。

  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资格去求二叔?

  成王败寇,他输得,心服口服……

  走廊上,几位高层啧啧称奇,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权总真不愧是权总,今天我可真是长见识了……”

  “说的没错,权总可谓是商界的鬼才了!哪里有人敢骑在他头上?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咱们能跟着权总,真是几生的福分呐……哎,真不知道老李他是中了哪门子的邪了。”

  “嘘,小声点!以后他们几个可就是那边的人了,跟咱可没什么关系了,咱们呐,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吧。”

  几人说着闲话,才回了自己的岗位。

  电梯里,权简璃斜倚在门边,脸上却没有了刚才在会议室时的笑容,反而有些阴翳。

  “那边怎么样了?”

  “证据已经发给警方了,相信马上就会有消息传来……”

  “恩……”

  权简璃微微点头应了一声,眸光却越发黯淡。

  “岳勇,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太狠心了?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权家的人……”

  岳勇沉思半晌,一本正经道,“不璃爷,岳勇觉得您做的对。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您已经给过他们机会了,可他们不懂珍惜便罢了,反而变本加厉。如果您再不出手,权氏就真的要毁在他们手里了!相信老爷泉下有知,也会理解您的。”

  “真的么?你真的这么想?”权简璃像个孩子般追问着。

  岳勇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是的璃爷,您已经仁至义尽了。羽晨少爷年少轻狂,被人利用,而您把林氏给他,也是给了他一个机会。如果他真的可以洗心革面,理解您的心意的话,相信一定可以把林氏打理得风声水起的。也算是证明了自己。至于夫人那边……她做的确实太过火了,如今也不过是得到该有的惩罚而已……”

  权简璃苦涩一笑,心底有些凄凉。

  爸,你不会怪我吧?

  我也只是,想要保住权氏罢了……想要帮您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成器的孙子……

  寂静的权家老宅外,突然传来刺耳的警笛声。

  佣人们惊慌失措的跑进客厅禀报,“夫人,不好了夫人!警察来了……好像是来抓人的……”

  “慌什么慌!成何体统!?扶我出去看看……”

  吴玉洁狠狠瞪了那警察一眼,便由佣人搀扶着走了出去。

  几位警官威风凛凛的走了进来,将证件晃了晃,“吴玉洁女士,你涉嫌一起盗取商业秘密案件,请跟我们走一趟。”

  “放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哪能由得你们胡来?”吴玉洁雷霆大怒,“来人,给我把他们赶出去!”

  几个佣人互相看了一眼,谁也不敢动。

  这可是警察啊,要是真动了手,那可是袭警,犯法的!

  不过佣人们也觉得奇怪,怎么夫人还会犯法?

  正纠结的时候,警官脸色一沉,“吴玉洁女士,请配合我们调查,否则情况只会对你更加不利!带走!”

  他一声令下,身后的警官马上便走了上来,二话不说,将一把明晃晃,冷冰冰的手铐铐到了吴玉洁手腕上。

  吴玉洁脸色瞬间惨白,她活了大半辈子,哪里遇到过这种屈辱?

  在警官的威严震慑下,早已经全身颤抖。临上车时,还不忘吩咐佣人们,“快去找简璃!让他救我……”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推进了车子。

  紧接着,警车扬长而去。

  只留下几个佣人和管家大眼瞪小眼。

  权氏大楼,总裁办公室。

  岳勇接起电话来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挂断。

  “璃爷,已经带走了。是管家打来的电话。”

  “恩,我知道了。”权简璃随口应了一句,却没有再说什么。

  “璃爷,您真是神机妙算,夫人肯定如何都不会猜到,您早就在书房里安装了针孔摄像机,将她的行动都拍了个清清楚楚!……不过,我一直想不明白,您怎么知道他们要偷股份证明文件呢?”

  虽然现在结果已经明了,可岳勇心里的问题却很多。

  璃爷所做的一切,看起来不过是一些不成章的小片段罢了,可是一联系起来,却能达到惊人的效果。

  而且,他当初也不过是向璃爷报告了夫人和大少爷以及羽晨少爷见面的事,没想到璃爷竟然能预料到这么多。

  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名侦探了。

  权简璃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吸了一口,辛辣的烟草味道,呛得人嗓子干疼。

  “因为我知道当初老爷子生病,也是因为吴玉洁……”

  “夫人?可当初三少爷不是说,老爷是被大少爷气坏的么?”岳勇更加迷惑了。

  权简璃摇摇头,“一开始,我也这么认为。可是后来,是羽晨告诉我实情。那一天,他刚好听到吴玉洁和老爷子吵架,说起了当年的事……

  原来当年,她之所以嫁入权家,无非是没有办法了。其实她原本是想要嫁给另一个男人的,可是被对方无情的抛弃了,只因为老爷子有权有势,而且还喜欢她的姐妹,所以,她才嫉妒心作祟,想要从中破坏,证明自己的魅力。

  而且听羽寒说,她口中曾经说起过两个女人的名字……一个是莎莎……还有一个,是小柔……”

  直到他把事情说完,岳勇才回过神来,“您是说……”

  权简璃点了点头,吴玉洁口中的两个女人,正是苏依柔和闫莎。

  岳勇感叹道,“怪不得老爷生病期间,夫人连看都没去看过,原来如此啊。所以您这次才会对夫人彻底死了心是么?”

  “恩,如果她不做得这么绝,我也不会把她逼到死路的。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权简璃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记得当初父亲为了娶吴玉洁,他们父子二人还曾吵过几架。

  却没想到,连父亲也被吴玉洁蒙蔽了这么多年。

  父亲知道真相后,该有多受打击,才会一病不起?

  陪伴了自己三十年的妻子,原来只是因为嫉妒自己的姐妹,才想将姐妹的丈夫抢过来占为己有……

  却对他,根本就没有一丝感情。

  这种事,想来哪个男人都无法接受吧?

  如今,父亲死了,吴玉洁便想要将权氏掌控在她的手中,这种事,权简璃自然是不会让她得逞的。

  哪怕是为父亲出这一口气,他也要让吴玉洁受到惨痛的代价。

  骊山,一座别墅内。

  杜予绝正坐在沙发上,听着对面的老人诉说着一个时隔了三十年的故事。

  正是权简璃方才与岳勇所说的那一个。

  只是版本,更加荒谬罢了。

  当初,吴玉洁爱上的男人,其实是坐在他面前的这位老人,也就是林墨歌的亲生父亲。

  而他爱的人,却是闫莎。

  吴玉洁气不过,便向他的家人告密,说闫莎勾引了他,还用肚子里的孩子威胁他。

  他的家人自然容不下闫莎那种势力的女人,这才下令封杀闫莎。

  可是他却看透了吴玉洁的小手段,狠狠的怒骂了吴玉洁。企图带着闫莎远走高飞。不料他们要离开的事再次被吴玉洁知晓,暗中通知了他的家人阻挠。

  最后自然是没有走成,闫莎一直苦苦的等了他许久,他都没有出现。

  并不是不想出现,而是那个时候的他,已经被家人关了起来,强行带出了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