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28章 善恶终有报(11)
  第728章善恶终有报

  后来,家人曾想让他娶了吴玉洁,他却死都不肯。

  吴玉洁知道自己没有了机会,便转身又将目光放到了权老爷子身上。

  最后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竟然成功的嫁进了权家。

  甚至据传当时吴的苏依柔与权老爷子彻底决裂,其中也有吴玉洁的“功劳”。

  听着老人苍凉的嗓音,将这尘封了三十年的故事娓娓道来,就连杜予绝也不由得被感染上了悲凉的心绪。

  烟雾缭绕间,老人的故事终于讲完,然后轻轻靠回到沙发上,吐出一口烟圈。

  “我明白了干爹,所以您这次才会让我主动去找吴玉洁,引诱她出手,如此一来,就算是事情曝光,也不会把我们牵扯进去,反而还会让她付出相应的代价。”

  杜予绝说着忽然冷笑起来,“眼睁睁看着权家内斗,心情还真是不错呢。干爹的计谋果然高明!”

  老人摇摇头,目光依旧阴霾,“我只是想出一口恶气罢了……当我看到莎莎她那么恨我的时候,我才知道,当初的失约,对她打击有多大……所以,才会越发的痛恨那个女人……”

  “那您后来为什么没有去找她呢?”杜予绝又问道。

  “当然找过……”老人缓缓道,“在国外的时候,无论我做什么都有人跟着,所以根本找不到方法离开。直到两年后,我才能有机会回国。可那个时候,却已经没有了莎莎的消息,就连与莎莎关系最亲密的小柔都死了,我没有办法,只能暗地里联系了吴玉洁,希望从她口中能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却不料……她竟告诉我,莎莎恨我入骨,为了忘记我,甚至亲手把我与她生下的女儿给丢弃了!我当时年轻气盛,一赌气,便再次出了国……

  直到几年以后,对莎莎的思念与日俱增,才懊悔当初为何没有继续找她。就算她真的把孩子丢弃了,也是被逼到绝路了啊,我怎么能把走投无路的她抛下呢……谁知道,一切都晚了,这一找,就是三十年啊……”

  杜予绝默然,原来干爹终身未娶,竟然还有如此原因。

  他与闫莎分别三十年,一方面是因为他年轻气盛,容易被人蛊惑,而另一方面,就是吴玉洁从中作梗了。

  所以现在干爹想要找吴玉洁报仇,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可是干爹,权简璃那边……您打算怎么做?”

  “让我再想想……”老人有些为难,他与权老爷子间的仇恨,是否应该随着权老爷子的去世而一笔勾销?

  权简璃毕竟是墨歌喜欢的男人啊……也是外孙们的父亲……

  想到这里,忽然问道,“你说墨歌和权简璃只生了一对双胞胎?”

  “是的干爹,难道有什么不对么?”杜予绝有些好奇。

  当初他把月儿和羽寒的照片给干爹看了之后,干爹的表情很是奇怪。

  后来又执意要搬到骊山来住,说是为了能经常看到闫莎。

  老人眉心微微一皱,“那日我过去时,看到莎莎怀里抱着一个小娃娃,也只有两三岁大,模样……竟与羽寒非常相似……”

  “竟然会有这种事?那我再去调查一下……”

  “恩,如果墨歌与权简璃间的感情比我预料的还要更深……那我也该重新考虑看看了……毕竟,人死如灯灭啊。”

  听着老人的话,杜予绝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他的命是干爹救的,原本,干爹说的话他不能违背。

  可是,他恨权简璃,如果干爹真的不与权简璃为敌的话,那么他就要自己行动了!

  待他离开之后,老人又缓缓踱出了别墅,站在院子里,看着对面。

  隐隐能听到对面别墅的院子里传来孩童吵闹的声音。

  他的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扬。

  想来一定是那个小娃娃吧?

  如果那小娃娃真的是墨歌的儿子,他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可爱的外孙?

  仰头,望着那湛蓝天空中飘荡着的几缕白云,心底一片苦涩。

  忘记了曾经从哪里看到过,人死之后,灵魂会飞升到天空,化为没有形状的云彩,随风飘荡。

  忽而轻声叹息,“权霸天,我与你的仇,到底该如何了结?……当年是你背信弃义,出卖了我们之间的兄弟情谊,才换取了权氏的转机。所以,我一心想要把你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权氏毁了,好让你懊恼后悔!可是如今,这权氏里,也有了我外孙的一部分,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你到好,死了一了百了,偏偏给我留下这难解的难题……”

  s市某贵族学校。

  放学的铃声刚刚响起,月儿便急不可待的冲出了教室。

  因为刚才上课的时候,便宜老爸给她发了信息,说晚上让她和哥哥一起回妈妈那里去。

  月儿兴奋得一节课都没有听进去,昨天还在发愁,周末的时候要怎么偷偷溜去找小星星玩呢,没想到便宜老爸今天就给她放了假。

  没想到便宜老爸有时候也是很贴心的嘛。

  “哥哥!”月儿在羽寒的教室外等了好半天,才看到羽寒和一位大姐姐说着什么走了出来,顿时便跑了过去,冲着他挤眉弄眼道,“那位大姐姐长得还不错……”

  羽寒无奈的瞥了她一眼,“你以为我跟你一样?”

  “哼,不一样么?喔,我差点忘了,哥哥你喜欢幼稚的小女生,可是能跟你有共同语言的,也就只有这种年纪大一些的了……”

  月儿跟在他身后,小嘴一刻不停。

  羽寒被她吵得没办法,最后才想起问她为什么会跟他上了同一辆车。

  “这可是便宜老爸说的喔,他让我今天跟你一起走的,对不对啊王伯伯?”月儿一脸得意的看着王师傅问道。

  王师傅赶紧笑了笑,“是的小少爷,是二少爷吩咐,往后小小姐都会住在林小姐这边……”

  羽寒漂亮的眉头微微一皱,“王伯伯,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因为夫人有事出门去了,所以二少爷担心没有人照顾小小姐,才让小小姐暂时住在这边的。”

  王师傅说话的时候并不敢看羽寒,这些话是二少爷帮他编好的,要是他自己的话,恐怕就得把夫人被抓走的事说出来了。

  原本他是不清楚的,可是晚上回到老宅之后,就听佣人们绘声绘色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所以才会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奶奶去哪了?怎么没有告诉我呢?”月儿眨巴着眼睛天真的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王师傅含糊其辞,生怕小小姐再问下去。

  “那贝尔怎么办?它一个人在家里好孤单的……”月儿难得的关心贝尔,如果它知道的话,一定会感动死的。因为平时月儿只知道欺负它。

  “二少爷说,一会儿他会顺便把贝尔带过来。”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月儿咧嘴一笑,越发觉得便宜老爸人性化了。

  羽寒看不到王师傅的表情,可他总觉得这事有些蹊跷。

  因为从小到大,奶奶从来就不会无缘无故的离开家好几天。

  就算是去国外旅行,也是最多三天就回来了。

  可是现在听王伯伯的话,似乎奶奶要走很久的样子……

  在月儿的叽叽喳喳下,车子很快便回到了别墅。

  月儿先下了车,就看到贝尔正开心的在路边的草丛里翻找着什么,然后叼着一颗漂亮的足球跑了出来,却是冲着对面的别墅跑去。

  然后从另一边的草丛里,又跳出一条浑身雪白雪白的漂亮狗狗,个头倒是与贝尔相似,可是一看就是性子温顺的那种类型。

  “哇,好漂亮的狗狗喔,哥哥你看!”月儿用小手指着说道。

  “月儿,我们先回家……”

  羽寒的话还没有说完,月儿就已经跑到了对面的别墅前了。

  羽寒无奈,只能请王伯伯帮他们把书包拿进去,然后赶紧追着月儿过去。

  这小妮子若是一不看紧的话,就会惹出事来的。

  果然,他跑过去的时候,只看到贝尔和那条漂亮的狗狗在玩耍,却没有看到月儿的身影。

  “贝尔,月儿去哪了?”

  “汪汪!……”贝尔冲着他直摇尾巴,显然是许久未见非常兴奋。

  “乖,先告诉我月儿去哪了!”羽寒摸了摸贝尔的头又问了一遍。

  “汪汪!……”

  这时候,那只雪白的狗狗冲他叫了几声,然后跑进了别墅里。

  羽寒想了想,也只能跟进去。

  刚进了别墅,就听到了月儿开心的声音,“哇,老爷爷,你好厉害喔,真的能钓到鱼呢。”

  他松了一口气,循着声音找去,这才看到月儿正乖巧的坐在一位老人身边,看着鱼塘里的鱼发呆。

  而那位老人,正是那天晚上过去问好,却也让外婆神色大变的老人。

  “月儿!不是说了不让你乱跑么?”羽寒沉着脸说了一句,便大步走过去。

  “哥哥,你看这里有好多鱼喔……”月儿殷勤的陪着笑脸,生怕被哥哥骂。

  羽寒走到月儿身边,将她拉到了身后,冲着老人礼貌道,“对不起老爷爷,打扰您钓鱼了,我们马上就走。”

  “你是羽寒吧?果然很乖巧呢。你们没有打扰我,反而是我应该谢谢你们呢……”

  “为什么要谢谢我们?”月儿好奇的问道。

  老人慈祥的笑了笑,“因为我这孤寡老人自己住在这里,太过孤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