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29章 善恶终有报(12)
  第729章善恶终有报

  “你们能过来陪着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呵呵……”

  听他这么一说,羽寒的态度也微微缓和了一些。

  “老爷爷,你自己住在这里啊?你的家人呢?为什么不陪着你啊。”月儿的好奇心已经上来了,便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老人倒也不生气,反而笑呵呵道,“因为爷爷年轻的时候做了错事,所以才没有办法跟她们在一起……”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做错了事只要道歉就好了啊,对不对哥哥?”月儿说着还问了问羽寒。

  羽寒看了她一眼,忽然意味深长的问道,“老爷爷,您犯的错很严重么?”

  “是啊,很严重,所以就算是道歉,她们也不一定会原谅我的……”老人说着,眼里流露出悲伤的情绪。

  现在别说是道歉了,莎莎连见都不想见他啊。

  月儿本就善良,此时有些于心不忍,轻轻的拉扯着他的衣角安慰道,“老爷爷,妈妈说过,做错了事就要认错,如果认错不行的话,就要弥补,这样才会得到原谅。”

  “弥补?……”老人似乎想到了什么。

  “恩,如果你弥补的话,她们一定会感受到你的真心的。”月儿说着,又看了一眼哥哥,担心哥哥会生气,便赶紧道,“老爷爷,我先回家了,等明天再来陪你钓鱼!”

  “哎,好。那这些鱼你们带回去吧,就当是爷爷的谢礼了。”老人说着把桶里的水倒出去,只留下两条鱼,可以让小家伙们轻易提起来。

  羽寒想要拒绝,可是月儿已经接了过来,“谢谢老爷爷,那我们先走了喔。再见!”

  “好,再见!明天要再来玩啊。”老人也笑着摆了摆手。

  “恩!……”

  月儿愉快的点了点头,便奋力提着水桶离开了。

  羽寒再次意味深长的看了那老爷爷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晚饭的时候,月儿一个劲的说鱼好吃,“苏珊阿姨做的糖醋鱼最好吃了!”

  苏珊笑的开心,“那是因为鱼很新鲜啊,没想到我们月儿还能带回这么新鲜的鱼呢。”

  “月儿带回来的?”林墨歌好奇道。

  “是啊,是对面的老爷爷亲自钓上来的呢,那个院子里有好多好多鱼喔,老爷爷还说以后都让月儿陪他去玩呢……那位老爷爷好可怜,自己一个人住,都没有人陪他呢……”

  月儿小嘴不停的说着,闫莎的脸色却越来越不好。

  偏偏月儿根本没有看到,还在自顾自的说着,“老爷爷说他年轻的时候犯了错,所以家人就都不理他了,真的好可怜喔,哥哥,我们明天再去陪他好不好……”

  “月儿,多吃点……”羽寒心思一向细腻,再加上之前的事,所以一直在观察着外婆的表情。

  此时看到外婆脸色不对劲,便冲着月儿使了个眼色。

  “我吃好了,先上去休息了,你们慢慢吃哈。”

  闫莎放下筷子,勉强笑了笑,便转身离开了。

  林墨歌也察觉出不对劲来了,却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不想影响大家的心情。

  吃过晚饭,她正在院子里散步,便看到羽寒安静的走了过来。

  “妈妈,我有话想说。”

  “什么事宝贝儿?”

  羽寒想了想,还是选择开口,“妈妈,对面别墅的那位老爷爷是谁啊?为什么每次外婆看到他都会很害怕的样子?”

  这件事,其实林墨歌也发现了,现在听到儿子都这么说了,也觉得这事不能再瞒下去了。

  “宝贝儿,妈妈也觉得有些蹊跷,这样吧,妈妈上去问问外婆。”

  “恩……”羽寒乖巧的点点头,或许有些事,让大人解决更好。

  林墨歌匆匆上了楼,却站在母亲房门外迟疑了。

  忽然间房门被打开,闫莎也看到了她,母女二人对视一眼,似乎已经明白了对方在想什么。

  闫莎叹了口气,“进来吧,我也正有话想跟你说……”

  林墨歌走进房间坐下,闫莎便再次把那个铁盒子拿了出来,然后将一张照片放在了床上。

  “我真的没想到,他竟然会一直纠缠。原本是不想再想起这些事来的,可事到如今,也不得不说了……墨歌啊,可能你已经猜想到了吧?住在对面别墅的那个人……就是你的亲生父亲……也就是当年背弃我,置我们母女于不顾的男人!”

  “妈!……”

  林墨歌心里一痛,虽然她已经预料到了,可是当母亲说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是很痛。

  闫莎双目含泪,“若不是他当年的背弃,我们母女二人,又何至于如此坎坷?妈后悔啊,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认识他,或许那样,这一生还会过得更加平顺一些……”

  “妈,我已经听羽寒说了,他……一生未娶……”

  闫莎微微动容,“那又如何?我是不会原谅他的……不过墨歌,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如果……你想与他相认,妈不会阻拦的……毕竟当初最对不起你的人是妈,妈也没有资格左右你的决定……”

  “妈,您别这么说,我从来都没有恨过您啊……这辈子能与您相认,我就已经很幸福了……”

  “墨歌,都是妈害了你啊……”

  母女二人相对泪流,心底,都是说不出的情愫。

  深夜,位于城东的拘留所内,却并不安宁。

  “我的律师不来,我是不会开口的,你们不要再妄想了!”吴玉洁双手抱胸,已经拒绝了警方的问话。

  警方一直都在说什么盗窃商业秘密,她嘴上不承认,可还是有些心虚的。

  毕竟那一夜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知道。

  只是,她不相信权简璃手里有证据,以为不过是权简璃与警方合在一起想要从她口中问出一些消息来罢了。

  她现在只等着羽晨接手了权氏,然后再把她救出去。

  所以才一直不开口,并且特别强调了要让叶律师来见她。

  因为她知道,叶律师是权氏律师团队的带头人,也钻打这种刁钻的案子。

  只要羽晨接手了权氏,自然有命令叶律师的权力。

  她哪里知道,羽晨接手的,不过是的一个过了气成为空壳的林氏罢了……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也是对她身份的一种侮辱。

  可从来就没有什么事是不会败露的,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逃得了一次两次,却没有办法再逃掉这一次……

  警方没有办法,便将消息传达给了权氏,最后,自然是通知到了岳勇那里。

  “璃爷,夫人那边一直说要见叶律师,叶律师不出现的话,她是不会开口的。可叶律师身为公司的首席律师,根本不可能去帮她打这场官司。”

  因为岳勇心知肚明,本就是璃爷将夫人将给警方的,怎么可能再自己动手把她救出来呢?

  权简璃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悲。

  “老三这几天在做什么?”

  “禀璃爷,三少爷两天前带着一位小明星去法国了……要把这件事告诉三少爷么?”

  “不用,就让他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吧,家里这肮脏的争斗,他不参与倒是一件好事。”权简璃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问道,“羽晨呢?”

  岳勇憨厚道,“羽晨少爷那边还没有什么动静,想来接手林氏的事让他很受打击,这几日夜夜买醉,根本无心打理公司。就连设计部也不常去了。至于您指派给羽晨少爷的那几位主管,这几日依旧在原岗位上工作,好像想蒙混过关。”

  听着他的汇报,权简璃微微点头。

  其实他已经料到会变成这样了。

  公司的那几位主管都是老油条,明知道把他们派到晨光分部后再没有什么实权,自然是不肯跟着羽晨过去的。

  至于羽晨,一向心高气傲,虽然对年轻人来说是常事,可也承受不住打击。很有可能,会一直这么颓废下去。

  其实原本,他是想再给羽晨一次机会的。

  毕竟父亲在遗嘱里特别说明了,让他在权氏内部给羽晨安排一个职位。

  至于能走到哪一步,就看羽晨自己的能力了。

  其实父亲是用心良苦,如果有一天,羽晨的能力真的比他的还要强了,他就要让出这总裁之位了吧?

  只可惜,羽晨想事情过于偏执,只低头看到眼前的深渊,却根本就不会后退几步纵观全局。若是退后几步,便会发现,在离他身边不远处,就有一座坚实的桥,横跨深渊……

  他修长的指节在桌子上轻轻敲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许久,终于下了决定,“让叶律师过去!按照她希望的做……”

  “璃爷……”

  岳勇有些不明白,璃爷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跟叶律师知会一声,他现在在羽晨的手下工作……”

  听璃爷这么一说,岳勇才恍然大悟,璃爷这是要顺藤摸瓜么?

  “我明白了璃爷!还有,这份资料是您让我调查的东西,关于那个人……可能……跟林小姐有关。”

  岳勇也没有想到,自己调查出来的结果竟然让他大吃一惊。

  一听说和墨儿有关,权简璃赶紧将资料打开,当看到里面的档案时,微微一愣,“也就是说,当初他曾经和伯母在一起过?而且这些年来,也一直在暗中寻找一对母女?”

  “是的璃爷,虽然他做的十分隐秘,可还是有疏漏的地方,刚好被我手下的调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