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30章 鹿死谁手(1)
  第730章鹿死谁手

  权简璃点了点头,“怪不得,他竟然会搬到骊山去住,还有伯母看到他的时候那种眼神,我原以为只是害怕,现在想来,倒是怨恨更多一些……”

  “那璃爷,要不要我想办法把他……”

  权简璃瞪了岳勇一眼,“你以为你是项傲阳?一言不合就下黑手?既然他很有可能是墨儿的亲生父亲,那就没有必要做什么了。”

  岳勇犹豫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开口道,“可是璃爷,我最近在调查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个问题……杜予绝……曾多次在那里出现过。而且之前杜予绝曾经出现在琉璃醉酒店的时候,他刚好也住在那里……”

  岳勇是有些自责的,因为这件事他发现得太晚了。

  之前在调查老爷子意外事件的时候,一心只想着调查杜予绝,根本就没有想过,在杜予绝的身后,竟然还藏着另一座大山!

  权简璃脸色顿时一沉,双眼微眯,瞳孔紧缩。

  他也没有想到,杜予绝竟然会跟墨儿的亲生父亲有所关联!

  若不是岳勇说起,他倒还真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只因为这些日子,杜予绝太过安静了……

  那么,那个人接近墨儿,到底有什么打算!?杜予绝对他做的那些事中,又有多少是这个人的授意……

  事情,似乎越发混乱纠缠了……

  总是在真相即将揭开时,被蒙上一层厚重的乌云,将一切变得扑朔迷离。

  “先盯紧了!在没有查清楚他的真正意图前,不能让他随便接近墨儿和孩子们。”

  “我明白了璃爷。”

  岳勇走后,权简璃的眸底越发深邃。

  虽然知道虎毒不食子,可他心里总觉得不安……

  看来,有必要与那个人亲自见一面了……

  拘留所内。

  叶律师打开带来的笔记本电脑放在桌子上,看向坐在对面的吴玉洁。

  只是两天而已,她的脸色就憔悴了不少。

  想来岁月并不饶人,也一向都是公平的。

  没有了那些名贵化妆品的支撑,脸上的皱纹,也在阳光下愈加明显了。

  “叶律师,是羽晨派你来的么?现在公司里一切都好吧?……”吴玉洁有些焦急的想要知道公司的情况,可又不能问得太唐突了,便只能顾左右而言他。

  叶律师会心一笑,“是羽晨少爷派我来的,公司一切也都正常运转。近日还新增设了一处分部,所以夫人您不必担忧。”

  “还新增设了分部啊?这就好……”吴玉洁并没有多想什么,她只是以为新增的分部,也是因为羽晨的功劳。

  本来啊,若是公司还是权简璃掌控的话,怎么可能会让叶律师来呢?

  如此看来,事情一定是已经办妥了。

  想到这里,脸色也好了很多。

  叶律师又开口道,“夫人,事情我已经从警方那边了解了一些,不过……这次的事情有些难办……”

  “怎么会难办呢?我是被冤枉的啊……”吴玉洁刚想再说些什么,可是一接触到叶律师的眼神,便马上垂下了眼眸,“叶律师,其实关起门来也不过是家事而已,怎么还能变成什么盗窃商业秘密呢?你说是不是?”

  叶律师为难的摇摇头,“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可以这么说,可是现在警方那里有切实的证据,可以证明是您亲手将秘密文件拿走的,而权总……喔不,二少爷那边又想要利用这份证据来扳回一成,所以一定会咬死不放的。如此一来,您就被隔在了中间,左右为难啊。”

  说到这里,他忽然向前探了探身子,压低声音道,“夫人,不瞒您说,现在的事情有些难办。公司里,其实并不像我说的那么平静……二少爷这些年来下的功夫不少,就算他不在公司了,公司的高层也依旧是站在他那一边的,随时等着二少爷回去呢……”

  这事吴玉洁也明白,就如同当初权简璃接手权氏的时候一样,他可是把公司里所有老爷这边的人都辞退了。

  如今既然羽晨上位了,也必须要经过同样的过程才行。

  而这个过程,一旦处理得不好,被人抓到把柄,说不定就会前功尽弃。

  “叶律师,你说的我都明白,那现在应该怎么做?羽晨既然派你来了,你一定要想办法解决好这件事啊……”

  “夫人您放心,我自然会一心帮您办好这件事的。说句实在话,其实羽晨少爷和二少爷谁做主,都与我无关。我不过是个律师而已,代表了权氏。而不代表权氏的某一个人。”

  叶律师这么一说,吴玉洁便明白了。

  他这是在变着法的向她表明,他是中立的。只一方给他薪酬,他便为哪一方办事。

  这样的人,倒是能在家族企业中生存得长久。

  “我明白了叶律师,既然我一开始就选择你,自然就是相信你的。可是如今你也说了,警方有足够的证据,那我该怎么办?”

  叶律师想了想道,“其实这事说简单也简单……只要您一口咬定,这事与您无关!”

  吴玉洁愣住了,“可你刚才不是说……”

  “没错,监控确实拍到了您亲自将重要文件拿走,可眼见的并不一点为实啊。既然您是权家的人,权氏又是权家的产业,您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您根本就没有必要冒着风险做出这种事吃力不讨好的事来不是么?”

  “没错……”

  “所以,您一定是听信了什么人的话,才会做出这种违背常理的举动的……只要您把那个人……”

  叶律师点到为止,吴玉洁却眼前一亮。

  眼神里是隐藏不住的兴奋,可是却又有些小心翼翼,似乎想说什么,却还有所顾虑。

  见此,叶律师便将笔记本电脑合上,将面前的文件简单整理了一下,“夫人,您可以慢慢想,等您想清楚了以后再通知我……”

  一见他要走,吴玉洁才急了。

  她可不想再在这种冰冷可怕的地方再待下去了。

  “等一下叶律师!我……我有事要说……”

  叶律师看了她一眼,重新坐正,“夫人请讲。”

  吴玉洁眉头紧皱,似乎是下了决定一般,压低声音开口,“我房间的床头柜里有我平时用的手机,手机里面有一份录音文件,那个可以证明我是被人指使的……”

  可叶律师却并没有表现出释然的模样,反而面色越发凝重了,然后重重叹息一声,“夫人,录音文件虽然也可以做为证据,却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因为对方很有可能是变了声音的,而对方的律师也可能会指认出这录音不过是您提前录好后播放出来的……”

  听到这话,吴玉洁顿时气馁下来。

  然后一咬牙,“是不是只要证明这份录音里的声音是谁的,就可以了?”

  “是的夫的。”叶律师点点头。

  “好吧,叶律师,那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好了。我手机里有一个带密码的视频,里面是我一次偶然拍下来的画面,看了那个,你就能明白了……”

  “好,那夫人,我马上就去办。”

  “恩,叶律师,这件事就拜托你了。我不想再待在这种地方了。”

  “夫人,您放心吧,我一定很快帮您把事情解决掉。”

  叶律师说罢,这才心满意足的带着东西离开。

  吴玉洁提着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至少她知道羽晨是不会放弃她的。

  只不过,那段视频里,有对羽晨不利的东西。

  不过,她相信叶律师一定会解决好的……

  一个小时后,权简璃优雅的坐在沙发上,把玩着一部香槟色的手机。

  “她这么轻易就开口了?”

  坐在他对面的叶律师点点头,“是的权总,我只是按照您所说的说了一遍,夫人就开口了。”

  权简璃点了点头,这才在手机里翻找起来。

  果然找到了她所说的那一段录音文件,里面无非就是杜予绝指使她去偷文件的话,而且还说他也是站在羽晨那一边的,甚至还保证这件事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哼,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天下岂有这般好的事?”权简璃冷笑一声。

  “不过,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的智商通常会被麻痹。只会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事。”叶律师淡淡道。

  权简璃意味深长的笑笑,“没想到叶律师看得如此通透。”

  叶律师讪讪一笑,赶紧让他找那段视频。

  当看到视频时,权简璃和叶律师都满意的笑了。

  因为视频确实拍摄得很清楚,就连对话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还刚好是在杜予绝的正面,将他的脸照得一清二楚。

  而羽晨只露出一个背影,若是不熟悉的人,倒也认不出是他来。

  从他们二人的话听来,应该是之前二人设计要对权氏的股价动手脚时了,权简璃一直猜测这事与他有关,没想到竟在这里找到了答案。

  想来是吴玉洁逛街的时候刚好看到羽晨,想要上前打招呼,可是后来却发现了不对,偷偷拍下了这段视频。

  可是不管怎么说,吴玉洁这一次,总算是帮了他一个忙。

  “叶律师,有了这两份证据,指控杜予绝的几率有多大?”

  “恶意控制股价,再加上教唆他人盗窃商业秘密……这次,一定可以将他绳之以法!”叶律师说得咬牙切齿。

  因为上一次差一点就可以把杜予绝定罪了,却不料证人突然反水,才害得他输给了林墨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