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31章 鹿死谁手(2)
  第731章鹿死谁手

  他心里可是一直都记恨着呢。

  林墨歌是权总的心上人,他自然是不敢怨恨的,如此一来,自然便将恨意都转到了杜予绝身上。所以这一次,一定要将杜予绝定罪!

  权简璃只觉得有趣,没想到兜兜转转,竟然又转了一个圈。

  原本以为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最后却无意的帮了他一把。

  可能杜予绝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落败得如此不明不白吧?

  而此时的杜予绝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因为他在计划着另外一件事。

  傍晚,伴着天边火红的云朵,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小身影正在草地上开心的跳跃着。

  “小星星,快点啊……”

  “姐姐欺负人……”小星星跌跌撞撞的追逐着,因为愤怒而小脸通红。

  一身嫩黄色的可爱衣服让他看起来越发远远滚滚,可爱至极。可头上短短的头发,却被月儿扎起一个冲天小辫子来,再加上红扑扑的小脸蛋,倒像是小苹果一般。

  身边,贝尔和小白也开心的玩在一起,画面生动而愉悦。

  别墅里,羽寒正乖巧的坐在老人身边钓鱼,他最近对钓鱼有了兴趣,而且还能听老人讲很多从上学不到的人生智慧,非常难得。

  原本羽寒对老人还是持有警戒心理的,可是妈妈说,如果他们喜欢的话,可以多陪陪老人。

  所以羽寒才放下戒心,慢慢与老人相处起来。

  这一相处才发现,老人的智慧和学识,可要比那些老师们更加渊博,所以羽寒便对老人越发产生了好感。

  林墨歌知道了老人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后,心里有过挣扎。

  可终究,还是恨不起来。

  而且她见孩子们和老人相处得那般融洽,自然也没有多加阻挠。

  就算是正常的邻居,住在一起时间久了都会产生感情的,更何况那是她的亲生父亲呢?

  血缘亲情,又如何能轻易割舍得下?

  而且当知道父亲终身未娶的时候,她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父亲和母亲这一生,恐怕都在等着对方吧?

  怨恨也好,纠缠也罢,终究还是因为爱得太深啊……

  否则,那位大叔那么好,在身边陪伴了二十多年,为何母亲依旧不嫁?

  还不是因为心里有一份想要守住的美好?

  正如她一般,无论如何找借口,无论权简璃对她有多凶多冷漠的时候,可依旧是他第一个爱的过的男人,也是唯一一个。

  或许这种执着,也是遗传吧?

  正如一首歌里唱的那般,有些人说不清楚哪里好,可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感情这东西,没有人可以控制得住的。只能任由它自然发展或者消亡……

  不过,她能看得出来,父亲对母亲还是有心的,否则也不会特意搬到这里来,还一次次故意出现在母亲面前了。

  其实她倒是希望母亲和父亲可以言归于好。

  母亲这半生过得太辛苦,至少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她希望母亲能有个幸福的晚年……

  “欧尼老师,你来了啊?”月儿被面前的男人吸引住目光的时候,小星星刚好跑了过来,狠狠一把抱住了姐姐。

  “抓到喽!小星星要报仇!……”

  “你们在玩什么啊?这么开心?让欧尼老师一起玩好不好?”杜予绝笑着蹲下身子,摸了摸小星星可爱的脸颊,宠溺一笑,“好可爱的小辫子啊,是姐姐给扎的么?”

  “恩恩,姐姐欺负人……”小星星告起状来。

  “才没有呢,小星星,姐姐这是爱你喔……”月儿得意的眨了眨眼。

  杜予绝被两个小家伙逗得笑了起来,然后又看了一眼别墅里,“月儿,小星星,老师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玩好不好?”

  “什么地方啊?”月儿马上来了兴趣。

  “去了才能告诉你!老师保证,一定会非常有趣的。”杜予绝意味深长道。

  月儿一听到有趣,马上便答应下来,“好啊好啊,月儿要去!”

  “那小星星也要去……”小星星就是个小跟屁虫,看到姐姐要去,他自然是要跟着了。

  “那我们也带哥哥一起去好不好?”月儿说着便想要去叫羽寒出来。

  杜予绝却把她拦住了,“哥哥不是在钓鱼么?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月儿想了想便点点头,反正哥哥肯定也不会去的。

  上了车,月儿才想起来要跟妈妈说一声的,却不料杜予绝已经发动了车子,“放心吧,老师已经跟你们妈妈说过了,她还等着我们一起回来吃晚饭呢。”

  听他这么一说,月儿自然就没有怀疑,便逗着小星星玩了起来,根本就不知道杜予绝要将车子开到哪里……

  几分钟后,一辆高级私家车缓缓驶来,岳勇刚把车停稳,权简璃就已经开门下了车,却是径直向着对面的别墅走去。

  岳勇看了璃爷一眼,自然而然的跟在后面。

  进了别墅,便一眼看到老人正坐在池边钓鱼,身边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是羽寒。

  他眉头微微一皱,平日里是月儿最爱往这边跑的,怎么今天反倒是羽寒主动过来了?

  “白先生,冒昧前来,不知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老人听到声音,冲他微微一笑,“自然。”

  然后冲着羽寒说了几句什么,似乎在交代让他注意着钓竿,然后便起身,带着权简璃向客厅走去。

  羽寒看着爸爸的表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

  可是又猜不透爸爸在想什么。

  想要问岳勇大叔,也知道岳勇大叔一定不会告诉他的。

  于是便只能安静的盯着池面,看着水下那些身形灵活的小鱼游来游去。

  客厅里,权简璃与老人面对面而坐,老人熟练的煮着茶,举止大气自然,颇有大家风范。

  权简璃也耐着性子坐着,他知道这种时候不能焦躁。

  “这是今春最好的茶了,你尝尝看……”老人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

  “看来白先生是已经料到我会来了?”权简璃意味深长一笑。

  “看来是我的身份曝光了?”老人也半玩笑半认真的笑了笑。

  二人话里皆没有挑明任何事,却又变相的承认了。

  权简璃眉头一挑,“如此,墨儿那边,想来我是不必担心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事想请白先生告知,不知白先生与家父之间有何恩怨?”

  听到这话,老人微微叹息一声,“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了,那段恩怨,终究还是要说出来啊……”

  老人简单将过往的事说了一遍,权简璃脸色并无什么变化,可是心底却有了更多的谜团。

  “如此说来,白先生倒是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了?好,就算你与我父亲有恩怨,又为何要对我小姑下手?”

  “小姑?……”老人眉心微蹙,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看着他的表情,权简璃只觉得好奇,“白先生不知道我小姑?”

  “当年倒是见过一面,后来我与你父亲反目后,便再无缘得见。你现在一提,我倒是想起了这件事……当年见她的时候,她也不过才上高中……”老人说着脸上微微带了笑意,因为那一段青葱岁月,于他来说,也是美好的。

  权简璃凤眸微眯,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些虚伪的表情,可是看了许久,还是失败了。

  因为他脸上只有回忆往事时的向往和温暖,根本没有一丝的恶毒!

  怎么回事,难道不是他?

  “那……”

  他刚要细问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着上面那串号码,脸色骤然一沉。

  “杜予绝!你想做什么?”

  一听到杜予绝三个字,老人脸色一变。

  电话那头的杜予绝却是笑得得意,“权简璃,看你最近春风得意,是不是把什么事给忘记了?”

  “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招?我问你,我父亲和小姑,是不是你杀的!?”权简璃之所以直接问出来,就是想要看看老人的面色有没有变化。

  “哈哈……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你不烦我都烦了!早就告诉过你,这事与我无关,你不如去问问那个整天缠在你身边的救命恩人?喔对了,我差点忘了,她已经变成厉鬼了吧……哈哈哈……”

  杜予绝笑得癫狂,“看来你也得做了鬼才能下去找她问个明白了,如果你要求我帮忙的话,我倒是不介意送你一程……”

  权简璃咬牙切齿,“够了!”

  “难道你只关心死人的事,就不想知道你的宝贝女儿和宝贝儿子去哪了么?”

  杜予绝的话一出,权简璃心里咯噔一下。

  马上站起身来冲到了玄关,一眼便看到羽寒正安静的坐在池边钓鱼,这才松了口气,“杜予绝,你以为狼来了的故事,对我有用么?”

  没想到电话那头的杜予绝却忽然惋惜道,“啧啧,没想到你心里就只有那个优秀的儿子啊,月儿和小星星真是好可怜呐……”

  一听到月儿和小星星,权简璃顿时愣住了,如同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一般,脑子里飞快的运转着。确实,他进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那姐弟二人……

  可他又担心只是那个疯子的计谋,所以故作镇定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权予绝似乎也不想再跟他开玩笑了,直接道,“我要你在半小时之内,将权氏所有的股份以最低价格抛售!记住,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否则,你那一双宝贝儿女的命,可就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