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 > 468.第468章 祁世杰的生父
  叶寻欢浑身上下忍不住的为之一震!

  这一刻,他完全的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跟踪他了,原来是给祁世杰报仇的。

  只是让叶寻欢纳闷的是,祁婕妤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这样的高手?

  叶寻欢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明显的要比当初的虚云要强,恐怕强的不止一筹!

  忽然叶寻欢的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了小九对自己说的话。

  祁婕妤现在的老公蒋文豪并不是祁世杰的亲生父亲,祁世杰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

  难道这个男人是祁世杰的亲生父亲?

  “你是祁世杰的亲生父亲?”叶寻欢试探性的问道。

  男人脸上闪过一道诧异之色:“没有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

  “不错,我就是祁世杰的亲生父亲——石云峰!”

  当初石云峰结识祁婕妤的时候完全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那一次,石云峰奉师命去办一件事情,虽然事情办成了,但是却被人给打成了重伤,逃窜到了中海省。

  无巧不成书,石云峰遇到了祁婕妤,更为准确的说是闯到了祁家,躲到了祁婕妤的闺房之中。

  第一次看到石云峰的时候,祁婕妤吓了一跳,当时的石云峰浑身上下完全的被鲜血给染红,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如同难民窟之中的难民一般。

  闺房之中多了一个男人,祁婕妤自然是吓了一个半死,本能的想要发出尖叫,但是却被石云峰给一把捂住了嘴巴,不要让祁婕妤乱喊。

  可以说,祁婕妤和石云峰的缘份和爱情就是从那一次开始的。

  当时,石云峰重伤,祁婕妤悉心的照顾他,这一照顾就是三个月,两人心中慢慢的产生了情愫。

  随后很自然的发生了关系。

  只不过,石云峰不可能留在这里,而且当时石云峰已经结婚了,自然不可能娶祁婕妤,所以两人只能够是有缘无份。

  但是谁知道祁婕妤却怀上了石云峰的儿子。

  未婚先孕对于现在来说虽然算不上什么,但是放在二十年前那绝对是一件丑闻,而且当初的祁家已经在中海省颇有盛名!

  祁婕妤恨石云峰,恨他不娶自己,恨他明明已经有了妻子还要引诱她,她想要把孩子给打掉,可是却又不舍得。

  因为这个孩子是她和石云峰的。

  可以说是爱之深恨之切。

  那一段时间,祁婕妤陷入到了迷茫和困境之中,每天几乎都是买醉,而那个时候蒋文豪早就出现在了祁婕妤的身边,而且还一直在追着祁婕妤。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酒吧之中,祁婕妤拉着蒋文豪喝酒,两人喝了一个酩酊大醉!

  酒吧之中,醉酒之后的男女很容易发生一点旖旎暧昧的事情。

  也是因为那一次的关系,使得祁婕妤和蒋文豪慢慢的走入到了婚姻的殿堂之中,蒋文豪也从此成为了祁世杰名义上的父亲。

  嫁给蒋文豪之后,祁婕妤基本上就没有和石云峰联系过,如果不是这次祁世杰被杀,祁婕妤恐怕依旧不会联系石云峰。

  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同时石云峰虽然知道祁世杰是他的儿子,但是却又不能够将其给带走,只能够留在祁婕妤的身边,可是谁想竟然被叶寻欢给杀了。

  叶寻欢有些惊讶的看着石云峰。

  卧槽,祁世杰还真不是蒋文豪的儿子啊,还真的是祁婕妤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蒋文豪娶祁婕妤完全是买一送一啊!

  起初的时候,小九在告诉叶寻欢这件事情的时候,叶寻欢是抱着迟疑的态度的,但是现在看来,蒋文豪说的都特么的可能是真的,他娶祁婕妤是为了复仇。

  这个蒋文豪也够可怕啊,娶了仇人的女儿,而且还替别人养着儿子,一养就是二十多年。

  虽然这基本上没有花蒋文豪的什么钱,但是你却不得不承认蒋文豪的这份隐忍不是常人所能够比拟的。

  这一刻,叶寻欢感觉蒋文豪可以堪比古时卧薪尝胆的勾践了。

  “你杀了我唯一的儿子……”

  “是他先招惹我的!”叶寻欢不轻不重的说道:“我给过他生路,是他非要找死!”

  石云峰冷哼一声:“杀了就是杀了,怎么你还要为自己开脱?”

  “我可没有为自己开脱。”叶寻欢轻声道:“只是想要告诉你,有人想要找死,我自然会好心帮他一把。”

  “做好事嘛,咱们华夏的传统美德,你不用感谢我!”

  石云峰在听到叶寻欢这句话后,心头立即燃起了一团怒火,双眸之中闪过一道厉色。

  虽然他没有拉扯过祁世杰,但祁世杰却是他的儿子,是他唯一的儿子,而且石云峰也经常在暗中关注着祁世杰。

  而且就连祁婕妤身边的黑衣四人都是他石云峰安排在祁婕妤身边的,为的就是保护祁婕妤和祁世杰母子两人。

  可是谁想,黑衣四人他们全部被杀,祁世杰也被叶寻欢给弄死了。

  当听到这件消息之后,石云峰可谓是恼怒无比,本来他是来争夺玄石,也就是所谓的河洛,但是却没有去出手,而是让其他人去办,他则是要诛杀叶寻欢,为祁世杰报仇,可是谁知道叶寻欢忽然也消失了。

  不过好在叶寻欢如今又回来了。

  “那么今天我也做回好事,送你去地狱!”

  “我可不想死!”

  “你说的不算!”

  石云峰的话音刚刚落下,右手微微一抖,那系在腰间的软剑直接把握在了手中,整个人更是以奔雷之势朝着叶寻欢呼啸而去。

  叶寻欢脸色微微一凛,他没有想到石云峰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而且一出手就是杀招!

  软剑,因其剑身柔软如绢,力道不易掌握运用,习练时又须精、气、神高度集中,所以,在剑器种类中属高难型剑术,是与硬剑完全不同的剑器。

  在《重赠卢湛诗》中就有赞誉软剑的诗句:“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同时在《梦溪笔谈》里也有记载软剑的踪迹,“用力屈之如钩,纵之铿然有声,复直如弦……”

  由此可见软剑的韧性极大,而且不适合砍和刺,并且及其难掌握,一个控制不好,就会伤到自己,但若是将软剑给掌握住后,那么它的杀伤力则是十分巨大。

  彻底掌握住软剑,软剑就会如同鞭子一般,可以随意的抽打,即使一击不中只要一抖就可以迅速下一击,让人防不胜防。

  如今石云峰手中的软剑虽然不像是鞭子一般抽打而出,但是却如同一条无骨的毒蛇一般,弯弯曲曲朝着叶寻欢呼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