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 > 968.第968章 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在重新回到华夏后,叶寻欢的宗旨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

  当然如果不是太严重的话,也没有必要全部都杀了。

  柳倾城在听到叶寻欢的话后,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确实如此,叶寻欢自从和秋若曦结婚后,一直都很消停,完全是得过且过,可是好景不长,就会有些不知死活的东西来招惹他!

  一时间,柳倾城只感觉叶寻欢就像是一坨便便一样,总是有些狗,闻味而来。

  虽然这个比喻很是不雅,但事实就是如此。

  当然也很有可能是叶寻欢是金子,无论到任何地方,只要时间长了,就会发光,这样一来,依旧会招惹不少人。

  叶寻欢从口中吐出了一口浓密的烟雾道:“我只是想要安静的过日子而已,别人不来招惹我,我定然也不会去招惹别人!”

  “你不用担心那么多,这个世界上能够让我死的人不多!”

  “好吧,你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叶寻欢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便和柳倾城随意的闲聊了起来。

  与此同时,魏子胥在被送到医院之后,便立即接受了手术,不过好在叶寻欢没有下狠手,手术很是顺利,只要魏子胥修养一段时间便不会有什么大碍。

  此刻,魏子胥正躺在病床上,盯着天花板,内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道凌乱的脚步声。

  下一刻,病房的房门直接被从外面给推开了。

  听到推门声后,魏子胥立即扭头朝着门口看去,随即一男一女的身影立即映入到了魏子胥的视线之中。

  男的身材魁梧,轮廓清晰,眸子炯炯有神;单从长相上来看,魏子胥和这个男人有着三分的相似。

  男人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下身是一条笔直的西裤,整个人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种属于上位者的气息。

  女人的头发盘起,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下身是一条过膝的长裙,一身黑色的打扮,让她整个人给人一种精明能干的感觉。

  看到这一男一女之后,魏子胥有些不高兴的说道:“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魏子胥的父亲魏振兴和母亲焦兰馨!

  魏振兴和焦兰馨两人在知道魏子胥被人给打断了腿送到了医院之后,一颗心立即提了起来不说,同时便慌慌张张的赶到了医院之中。

  焦兰馨看着魏子胥那打着石膏和缠着白色绷带的左脚,脸上立即出现了慌乱和心疼:“子胥,你怎么样疼不疼,告诉妈……”

  “能不疼吗?”魏子胥如实的说道:“都断了!”

  “谁打的,你告诉妈,我饶不了他……”焦兰馨如同炸毛的母老虎般,脸色有些狰狞的说道。

  当初魏子胥被秦如梦的人给打断了一条腿,焦兰馨就想要去找秦如梦去理论。

  怎么说秦如梦也是一个长辈,即使魏子胥做的在不对,也不用下那么狠的手吧?

  不过当时,焦兰馨被魏家的人给拦住了,找秦如梦理论,那不是没事找事吗?

  整个京城中谁不知道秦如梦什么脾气。

  “不用,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搞定!”魏子胥淡淡的说道:“你们谁都不能够帮我报仇,不然的话,我给你们急眼……”

  “你这孩子……”

  “好了!”沉默的魏振兴忽然开口道:“谁打的?”

  “叶寻欢!”魏子胥如实的说道。

  听到叶寻欢这三个字之后,焦兰馨的眸子中立即闪过一道厉色:“这个小杂种,差点要了你升津的命不说,现在竟然又断了你一腿,他以为他是谁,整个天下就没有人能够治的了他吗?”

  “妈,我在给你说一遍,你不能够对叶寻欢动手,谁也不能,魏家的人谁敢对他动手,我第一个就和他翻脸,你也是!”魏子胥满脸冷冽的说道:“你们谁都不能给我动他!”

  深知儿子脾气的焦兰馨在听到魏子胥这句话后,微微一怔:“子胥你……”

  “为什么?”魏振兴再次开口说道。

  “那家伙好厉害啊,我今天去云间山庄堵他,他竟然三下五除二的就把我给放倒了!”魏子胥满脸兴奋的说道:“而且我能够感觉到,这家伙要是想要杀我,很容易,可是他没有杀我,只是打断了我一条腿,让我不要缠着他!”

  “他都不杀我,我为什么要去杀他,为什么要去找他的麻烦,而且我还没有和他比车呢,还要和他再打一架呢……”

  如果叶寻欢在这里,听到魏子胥的这一番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这特么的真的就是一个神经病啊,不过神经的很可爱。

  “他都打断了你的腿……”

  “换成是他缠着我,我也打断他的腿!”魏子胥撇了撇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过段时间就好了!”

  说着魏子胥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急忙对着焦兰馨问道:“妈,三叔他家的那个废物死没死……”

  焦兰馨在听到魏子胥的话后,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孽子,你还有脸说,昨天你去医院对你三叔做了什么?”魏振兴紧绷着一张脸说道。

  “是他自己要找打,能够怪我吗?”魏子胥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犯错,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道:“而且魏升津那个废物活着也是浪费资源,浪费空气和土地,死了不好吗?”

  “这样三叔就可以在要一个了……”

  听到魏子胥这一番理论,身为老子的魏振兴顿时气的浑身上下直发抖:“你……你……”

  “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魏子胥正儿八经的说道:“视频你肯定看了,人家故意给他设计了一个陷阱,他还撞,脑子进大便了,还是被门给挤了!”

  “就他还想要追唐雨柔,将唐雨柔给追到手,好和我抗衡,就他也配!”魏子胥十分不屑的说道:“幸亏唐雨柔没可i安上他,不然老子非拆散他们,那个人渣就知道玩女人,人家唐雨柔多好的一个女孩,怎么能够被她给毁了……”

  “魏子胥,你知道不知道,你到底姓什么,你是谁的种,谁亲谁近……”

  “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够决定我亲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