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 > 969.第969章 谁动他,我和谁玩命
  魏振兴的脸色立即黑了下来。

  他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就是生了一个比自己有性格的儿子,这辈子最失败的事情也是生了这么一个太有性格的儿子!

  这家伙完全就是六亲不认,没有任何的亲情感,同时除了一些老人之外,这家伙对谁都不知道尊敬和客气是什么!

  就算是面对他的时候,也能够把你给气个半死。

  魏振兴拿自己的这个儿子,没有一点的办法,完全就是不服管教,比特么的哪咤还哪咤!

  “你……你……”

  说着魏振兴就要抡起巴掌,去抽魏子胥。

  但下一刻,焦兰馨便直接挡在了自己儿子的面前:“你个老东西,你没看到儿子都断了一条腿,你竟然还打他……”

  看着护犊子的焦兰馨,魏振兴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心有不甘的将手给放了下来。

  “儿子也没有说错啊,这本来就不是他能够选择的!”

  “就是!”魏子胥在背后附和道:“妈,你看他每次见我都想打我,你老实的告诉我,我到底是他亲生的,还是在外面野生的……”

  “混账东西,你在敢老子乱**一句,今天我……”

  “妈,他又要打我……”

  “魏振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焦兰馨死死的护着魏子胥,就如同一头护犊的母老虎般,目光凌厉而又充满侵略性的盯着魏振兴:“儿子是不是你亲生的,你不知道吗?”

  “而他什么脾气,你第一天知道吗,他就这样,嘴上说说,你还真要下手啊……”

  魏振兴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满是无奈的说道:“你就护着他吧,早晚惹出大事来!”

  “妈,你当初怎么看上他了,要不你现在和他离婚,在给我找个好爹,不打我的,咱们不和他过了……”

  “你少说两句吧!”焦兰馨在魏子胥的脑袋上轻轻的戳了一下:“你真要把你爹给气死啊!”

  魏子胥讪讪一笑,很是识趣的没有在说什么。

  魏振兴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那波荡起伏的内心:“你确定不要我帮你出头?”

  “我都多大人了,屁大点事都要喊家长,那不是和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我才不会做这么丢人的事情呢!”魏子胥满脸认真的说道:“你老老实实的做你的公务员,上你的班得了,操那么多心干嘛!”

  “魏子胥,咱们爷俩是不是就不能够好好聊天?”

  “能!”

  “好,现在你给我好好说话。”魏振兴重重的说道:“这次的事情,你不恨叶寻欢是不是?”

  “我自己欠揍,和别人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魏子胥,虽然六亲不认,也让很多人厌恶,但却爱恨分明,是自己的错,就是自己的错,不是自己的,打死都不承认!

  “你也不要让家里的人帮你讨个说法?”

  “这是魏升津那种没出息的家伙才会干的事情。”魏子胥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

  “成,那你就自己处理吧!”魏振兴满脸凝重的说道:“我看你是不是能够上天!”

  “顺便你帮我给老爷子说一下,别因为后辈出现一点事情,就嚷嚷着要去报仇,要去出气!”魏子胥淡淡的说道:“自己作死怪不得任何人!”

  “你……”

  看到魏振兴要发怒,魏子胥再次的开口说道:“换言之,幸亏叶寻欢没事,不然你看秦如梦那疯婆子敢不敢把魏家给一把火烧了!”

  听到魏子胥这句话后,魏振兴冷哼一声,虽然他很是不想承认魏子胥说的话,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魏子胥说的很对。

  一切都是魏升津自己找死,和旁人无关,而且幸亏叶寻欢没事,不然魏家真的很有可能会在一场大火之下消失。

  “好了,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免得你看着我来气,我看着你也不舒服!”

  “我看活该你断腿!”

  话音落下,魏振兴甩手便离开了病房中。

  走出病房后,魏振兴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脸上充满了苦涩。

  虽然他很是恼怒自己的这个儿子,但毕竟是他亲儿子,即使他在气人,魏振兴也不可能不管他。

  随即魏振兴便去找了医生。

  魏振兴离开后,焦兰馨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望着并从床上的魏子胥道:“子胥,你干嘛有事没事就气你爹……”

  “我看不惯他那虚伪劲!”魏子胥撇了撇嘴道。

  “你这孩子……”

  “妈,魏升津没死吗?”

  “没,好像变成植物人了吧!”焦兰馨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那还不如死了呢!”魏子胥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这样一来就不用找人照顾他了,他也不用受罪了!”

  “不行,找个机会,我得帮他解脱……”

  “你别给我乱来!”焦兰馨的脸色微微一变,严厉的说道:“魏升津怎么说都是你堂弟,你绝对不能够把他给弄死了!”

  对此,魏子胥根本没有理会。

  深知自己儿子脾气的焦兰馨见状,满脸凝重的说道:“子胥,算妈求你了,你三叔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要是把他给弄死了,你三叔会疯的……”

  “好了,好了,我也就随口一说而已!”魏子胥不耐烦的说道。

  焦兰馨见状,满脸无奈的说道:“你三婶因为他儿子的事情,已经去你爷爷那里哭闹了一场!”

  “我爷爷怎么说?”

  “你爷爷一句话都没有说,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老不死的能有什么意思,自己理亏呗!”魏子胥淡淡的说道:“自己的孙子害人不成,自己自食其果,他能够有什么办法!”

  “子胥,你告诉妈,叶寻欢都打断了你的腿,你为什么还帮他说话?”焦兰馨有些不解的问道。

  “妈,我这个人虽然混,但我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本来人家就没错,你们干嘛要找人家麻烦,就凭我是魏家的人?”魏子胥有些不爽的说道:“人家还是秦凤凰的独子呢1”

  “再者说了,就算是普通人,你们也不能动,普通人的命,也是命啊!”魏子胥轻叹一声,满脸苦涩的说道:“没有谁的命是贱命,大家都一样!”

  “不要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就可以目空一切,有朝一日,他们有可能就是站在金字塔的人!”

  “子胥,你……”

  “妈,反正我绝对不许你们动叶寻欢,魏家谁动他,我和谁玩命,老不死的也是!”魏子胥阴森森的说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解决,魏升津的事情,有本事自己站起来去找叶寻欢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