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听到狄西的话后,叶寻欢的脸色微微一凛:“你以为他能够在我面前冲过去吗?”

  说着叶寻欢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哈尔。

  刚刚虽然哈尔和狄西两人配合的不错,一人使用塔罗牌,另外一人也同时对着自己动手。

  但是现在狄西已经被他用利刃给架在了脖子上,只要他稍微一动狄西便会身首异处,同时哈尔就在他旁边的不远处,叶寻欢杀狄西完全只是一个呼吸间就可以做到,所以有着足够的时间再次的对付哈尔!

  看到叶寻欢没有将自己给一剑斩杀,狄西急忙说道:“元帅,我们既然知道你厉害,也不好招惹,同时更明白,如果落在你的手中会死无葬身之地,你觉得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会没有其他的准备吗?”

  “或者说,换成你是我们,你会什么都不做吗?”

  听到狄西这么一说,叶寻欢心头猛的咯噔了一下,脑海中忍不住的浮现了之前狄西让他在黑榜大赛上面帮他们做一件事情,而且还要控制秋若曦。

  难道他们已经对秋若曦下毒了?

  想到这里,叶寻欢的脸色立即变得无比阴沉了下来:“你们对我老婆做了什么?”

  “元帅,你果然够聪明!”狄西长舒一口气道:“巫毒你应该知道吧?”

  巫毒!

  听到这两个字之后,叶寻欢的脸色陡然一变,同时那架在狄西脖子上的利刃也陡然为之一动。

  叶寻欢这轻微的动作直接将狄西脖子上的皮给划破,溢出了丝丝的鲜血!

  轻微的他疼痛使得狄西的脸色立即大变:“元帅,你杀了我,你老婆的巫毒没人能解,你可以让你老婆自己看看她手腕上是不是有一条青线,等这条青线变得有十厘米长的时候,就是你老婆的死期!”

  不远处的秋若曦在听听到狄西的话后,立即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一眼,果然手腕处有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青线,大概有一厘米左右!

  “狄西,你在找死!”

  这一刻叶寻欢身上充满了杀意,整个人完全就像是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恶魔一般,浑身上下毫无半点生机可言,有的只是浓厚的死意。

  对于巫毒,叶寻欢还是知道,这是一种起源在非洲的东西,也是目前最为人熟悉的非洲信仰。

  现已经传播非洲以外地区和西方世界!

  而且在海地,以无数和神明法力围住的五毒教,是还低的两大官方信仰之一,至于另外一个信仰则是天主教。

  经常看恐怖片和其他一些惊悚影片的人都会知道,在许许多多的恐怖片之中,都会有人用布娃娃害人,或者说用对方的头发或者其他东西来害人!

  而巫毒教之中的巫毒娃娃,则是世间最毒的一种秘术!

  尤其是在泰国,更是容易看到这种巫毒娃娃!

  叶寻欢没有和巫毒教的人打过交道,但是却知道,巫毒教很可怕,而且他们还和天主教在一地分庭抗礼,而且还被誉为邪教,由此可想巫毒教的厉害。

  同时巫毒到底是一种什么毒,叶寻欢自己也不知道,反正这东西绝对不好招惹。

  可以说他叶寻欢做梦都没有想到,狄西竟然会用巫毒来对付秋若曦,更为准确的说是用巫毒来用秋若曦牵制自己。

  “元帅,放了我,我给你解药!”狄西满脸凝重的对着叶寻欢说道:“不然你杀了我们,你的妻子也要给我们陪葬!”

  “在你眼中,我们或许是蝼蚁,但你的妻子你也能够视为蝼蚁吗?”

  叶寻欢满脸阴沉的盯着狄西:“狄西,你若是识相,立刻把解药交出来……”

  “元帅,解药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放了我!”狄西重重的说道。

  叶寻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可以放了你,但是你必须先给我妻子解毒!”

  狄西冷笑一声:“元帅,你觉得可能吗?”

  “狄西,你不要逼我!”叶寻欢冷冷的说道:“虽然我没有接触过巫毒,但是不代表我找不到懂巫毒的人!”

  “逼急了我,我会杀了你,然后带着我老婆去找巫毒教,我想他们的教主应该会卖我三分薄面吧?”叶寻欢重重的说道:“霸主的人情可不小!”

  “元帅,不是所有的巫毒,巫毒教的人都能够解除的!”狄西重重的说道:“你可以试试看,巫毒教能不能帮你!”

  “而且就算他们能够找到办法,你的妻子能够有那么多时间来等待吗?”

  “你……”

  “元帅,放了我,我将解药给你。”狄西满脸认真的说道:“不然我们就玉石俱焚!”

  叶寻欢没有吭声,而是死死的盯着狄西和哈尔。

  狄西看到叶寻欢停手,便知道,秋若曦在叶寻欢心中的地位,比他想象中的要大的多,所以也没有之前那么慌乱,整个人显得冷静了不少。

  叶寻欢没有吭声,狄西也没有开口,就这么静静的和叶寻欢对视。

  不知道过了多久,狄西缓缓的开口说道:“元帅,你不用想着对我审讯,没用!”

  “你清楚,我也清楚,如果我低头就是死,左右的都是死,我何不拉着一个垫背的!”

  “你倒不如好好的考虑和我做了这笔交易。”

  叶寻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是无奈的说道:“你赢了,我放你们走,解药给我留下!”

  听到叶寻欢这么说,狄西的脸上立即露出了一道笑容:“你爽快,我也痛快!”

  说着狄西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作势就要将叶寻欢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利刃给拿掉。

  但下一刻,叶寻欢的右手陡然一抖,直接将狄西的手给震到了一旁:“太极印给我留下,不然你是走不掉的!”

  “元帅,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哈尔忽然开口道:“狄西,将太极印还给他!”

  听到哈尔的话后,狄西的脸上慢慢的涌现了一道不甘之色,然后将太极印再次扔给了叶寻欢。

  看到叶寻欢将太极印给收起来之后,哈尔再次开口道:“元帅,太极印给你了,我们给你解药,你是不是可以把你的剑给拿下来了!”

  “先拿解药!”

  “元帅,你不傻,我们兄弟也不傻,现在给你解药,就等于是找死!”哈尔重重的说道:“这样,我将解药放在一旁,你自己去拿!”

  “这样你放心,我们也安全,如何?”

  “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在耍我?”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现在你和我们只有赌了。”哈尔缓缓的说道:“赌我们没有骗你,赌我们能够逃走!”

  “你们最好不要耍我,不然的话,天上地下,我定将你们给挫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