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秦破军给松岩打了一个电话,让松岩过来一趟。

  毕竟松岩和叶寻欢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且松岩活了大半辈子,所要知道的事情,定然比叶寻欢多的多。

  所以问一下松岩绝对不多,绝对不是一件多余的事情!

  而且护国者这次对叶寻欢的态度,让秦破军感觉这里面透着一些古怪和猫腻。

  秦破军给松岩打过电话之后,便和叶寻欢闲聊了起来,没过多久,松岩便从外面走了过来。

  来到秦破军的身边后,松岩略显恭敬的对着秦破军道:“老爷……”

  “坐吧!”秦破军摆了摆手,示意松岩不用和他多礼。

  松岩跟了秦破军数十年,深知秦破军的脾气,而且两人看似是主仆,但实则是和兄弟一样,所以松岩也没有和秦破军客气,便直接坐在了一旁。

  “老爷,您这个时候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秦破军没有立即开口,而是慢慢的将目光落在了叶寻欢的身上,然后缓缓的开口道:“你来说吧!”

  虽然叶寻欢将事情给他说了,但是这种事情还是让叶寻欢亲自说比较合适,毕竟叶寻欢才是经历者!

  下一刻,叶寻欢便对着松岩道:“松岩爷爷,你可知道护国者?”

  听到叶寻欢说起护国者,松岩的脸色微微一变不说,就连眸子之中也在这一刻露出了一丝的惧意:“你遇到了他们?”

  叶寻欢点了点头,便将在燕家所遇到的事情给松岩说了一遍。

  听完叶寻欢的诉说之后,松岩的眉头微微皱在了一起,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看着松岩这幅若有所思的样子,无论是叶寻欢和秦破军都没有开口打断松岩的思考。

  约莫片刻,松岩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这个玄真的确是护国者不假,而他对你这份态度,我也搞不清楚!”

  “不过黑榜大赛在即,应该和这件事情有关系,同时你又是元帅,最重要的是你是一个华夏人!”

  “什么意思?”

  “护国者虽然强大,但是却和国外的一些势力互相牵扯,就比如说现在的教廷,还有从来没有出现过在人前的狼族,甚至还有血族等!”松岩满脸认真的说道:“他们彼此之间虽然没有发生过什么摩擦,近年来也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争斗。”

  “但是我这一辈的人几乎都知道,其实黑榜大赛就是他们的战场。”

  “在黑榜大赛上面,是所有年轻强者齐聚之地,每一届的黑榜大赛都异常的引人注目,但同时也会有无数的天才可能会陨落……”

  “难道黑榜大赛上面还可以杀人?”

  “如果有人认输的话,是不可以的,但若是不认输,那么就以谁站到最后为标准,不过一般想要认输也必须要有机会才行啊!”松岩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

  “而且华夏的武者在西方并不是很受欢迎,曾经护国者也想插手到地下世界之中,但是最终却以失败而告终!”

  “几十年里面,华夏没有一个人能够成为地下世界之中的领袖人物,能够成为霸主,你是一个例外,你不是护国者扶持的,而且现在你的位置也已经稳如泰山,同时你又和血凰交好,换句话说,血凰自己就代表着三分之一的血族!”

  “他们估计是看中了你这一层身份,毕竟你是华夏人,你的王国之中高手绝对不少,不说你能够帮他们,但是到了要发生大规模战斗的时候,你也应该不会帮别人吗?”

  “而且黑榜大赛在即,华夏一直再输,护国者脸上已经很是没有面子了,如今你是霸主,算是裁判,换言之你也可以加入争斗之中,只要你盛,无论你是不是护国者的人,都无关紧要,因为你是华夏人!”

  “护国者要的是扬眉吐气,让所有人都知道华夏其实并不弱,明白吗?”

  听完松岩的诉说之后,叶寻欢的脸上慢慢的浮现了一道明悟之色:“你的意思是说,玄真之所以对我这么客气,甚至还威胁燕峥嵘,为的就是华夏的面子,为的就是要扬眉吐气!”

  “十有八九是这样。”松岩并不是很确定的说道:“不过他们既然没有恶意,那么这对你来说是好事,而且有他们约束燕峥嵘,燕峥嵘绝对不敢妄动!”

  “你目前很安全,不会有人来招惹你的。”

  “如果我在黑榜大赛没有帮他们扬眉吐气呢?”

  “但是你霸主!”松岩重重的说道:“你的身份已经说明一切。”

  “他们倒是挺聪明的,无论我怎么样,都特么的是代表着华夏!”

  “没错,你是华夏人,必然会代表华夏,即使你说不是,外人也不会相信的。”松岩满脸认真的说道:“更何况你还是裁判,你总不能看着华夏人死吧?”

  这一刻叶寻欢有些明白为什么龙首要派柳倾城去参加这什么黑榜大赛了,感情打的就是自己的牌啊!

  老东西,老狐狸,真是好算计。

  话音落下,松岩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道:“不过,不管怎么样,护国者目前而言对你没有敌意,但你也不能够挑战他们的底线!”

  “他们动起手来,可不是其他人那样小打小闹,而是雷霆之势,同时护国者的势力和其中的高手,远非你能够想想出来的!”

  松岩的语气慢慢变得凝重了起来。

  对于护国者,松岩多少知道一些。

  也正是因为知道的这一些,让松岩对护国者极为忌惮。

  这特么的就和一头沉睡的老虎一般,不睁眼则已,一睁眼,便特么的是杀意!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叶寻欢不去挑战护国者的底线的话,那么叶寻欢完全可以高枕无忧。

  当然如果叶寻欢在帮护国者帮点事情的话,那么绝对是最好的。

  可是以叶寻欢这脾气,让他帮护国者办事,可能吗?

  “别人不来招惹我,我自然不会去招惹别人。”叶寻欢淡淡的说道:“若是别人来招惹我的话,那么就要另当别论了。”

  松岩仿佛早就猜到了叶寻欢会这么说一般,没有丝毫的意外,显得很是平静!

  “你的身份是把双刃剑,利用好了,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松岩重重的说道:“但同时护国者也是悬在你头上的一把悬剑,如果你过界了,他们定会对你动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