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 > 第1618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望着叶寻欢这满脸惊讶的样子,夏侯云霆点了点头:“曾经拥有过,不过也只是一段时间而已,而且也没有研究出多少的东西来!”

  “那怎么有失去了?”叶寻欢显得很是好奇的问道。

  过去的夏侯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叶寻欢不知道,但是如今的夏侯家都这么牛逼,想必过去夏侯家也是非常强大的存在。

  可就是这个一个强大的存在,太极印怎么会丢失呢?

  “圣战!”夏侯云霆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圣战爆发,整个华夏的武者全部都为之出动,从而使得太极印也在那一战之中为之丢失!”

  如果是圣战爆发,使得太极印丢失,叶寻欢倒是没有了多少的意外。

  虽然他没有经历过圣战,但是在奥利维亚等人耳熏目染之下,也知道圣战是多么的可怕。

  在爆发圣战的情况下,太极印为之丢失,可谓是并不奇怪!

  毕竟那是东西方的旷世之战,定然会各施手段,同时也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也定然会有些人为了个人的利益,从而当汉奸!

  “外公,既然夏侯家曾经在拥有过太极印,这武侯谜是什么,您可知道?”

  夏侯云霆先是一愣,随即摇摇头道:“这我不清楚,你听谁说的?”

  “那个老道士!”

  “等下次有机会你遇到他,自己问问吧,那老道士一直以来都神神叨叨的,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见夏侯云霆这么说,叶寻欢也就没有在问什么,随即叶寻欢又随意的和夏侯云霆聊了两句,便离开了。

  不过在叶寻欢离开的时候,脚步微微迟疑了一下,仿佛他还想说什么一般,但是最终还是再次抬起脚步离开了。

  对于夏侯云霆之前给叶寻欢说的话,看似没有丝毫的破绽,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无论是羊皮卷还是夏侯雨竹。

  可如果细想之下就会发现,夏侯云霆却逃避了叶寻欢的不少问题,完全是左右而言其他,并且还成功的将话题给转移了。

  夏侯云霆在逃避什么,有什么是不能够告诉自己的?

  叶寻欢想不明白,但是却知道夏侯家之中所拥有很多的秘密。

  虽然想不明白,但叶寻欢也没有去多想什么,无论夏侯家拥有什么样的秘密,叶寻欢都相信夏侯云霆是不会害自己的。

  所以叶寻欢根本没有必要去多想什么,他相信等时间到了,自己该知道的东西就会知道了。

  时光如同白驹过隙,飞速流逝,转眼就过去了两天。

  这两天之中,叶寻欢和秋若曦两人也没有怎么出去,完全就是待在夏侯家。

  秋若曦则是陪着穆淑仪,没事的时候溜溜狗,而叶寻欢则是和夏侯云霆以及傲无痕待在一起。

  当然叶寻欢也不是和夏侯云霆以及傲无痕白白待在一起的,他们两个完全是在指点叶寻欢,希望能够让叶寻欢少走一些弯路!

  虽然仅仅只是两天的时间,但是叶寻欢的实力却又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这可谓是让叶寻欢欣喜若狂,自从上次叶寻欢挨了君王一掌之后,叶寻欢就开始对力量有种强烈的欲望,渴望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如今实力再次得到提升,叶寻欢怎么可能会不高兴!

  这个世界上自古以来都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叶寻欢是高兴不已,但是燕家却是完全被一股压抑的气息所笼罩。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则是燕青君的伤!

  在东南市燕青君身上的伤,根本就得不到治愈,燕峥嵘就派人过来,将燕青君给带回了京城!

  为此燕峥嵘请来了国内外骨科无数的专家,但是这些专家在给燕青君检查,以及会诊之后,所得出的结论和在东南完全的一样,都对燕青君身上的伤,无可奈何!

  这使得燕峥嵘的一颗心之中的戾气更是蹭蹭的上升,尤其是在看到燕青君半死不活的样子,燕峥嵘心头的戾气就更加的浓厚。

  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已经经历了两次,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对他有任何的打击,但实则不然。

  他内心中早就充满了戾气和杀意,只是燕峥嵘知道有些仇恨和耻辱,不是你说一句雪耻,就能够立即雪耻的。

  如今燕青君变成了一个废人,而且他每天都要看到,这仿佛是有人拿着一把刀,每天在他的身上割来割去,让他的心每日无时无刻不都在滴血。

  燕峥嵘的心是在滴血,但是东南之中的常家和任家何尝不是如此呢?

  本来按照常立安的想法,那就是在东南弄死燕青君。

  反正燕青君是被叶寻欢给废掉的,如果燕青君死了的话,那么燕家十有八九会将这笔账算在叶寻欢的身上。

  但是谁想燕青君被燕家的人给接走了,从而使得他们最初的想法为之破灭。

  想要杀叶寻欢,可是叶寻欢完全龟缩在夏侯家,根本不外出,这让他们根本没有机会!

  这两日,无论是常家还是任家都可谓是度日如年。

  不过那个在背后推波助澜的老人,却显得很是淡定,即使是燕青君离开东南,回了京城之中,他都没有丝毫的慌乱。

  在他看来燕青君被带回到京城之中,完全是一件最为正常的事情。

  毕竟在东南无法治愈,燕家肯定会想办法让其他人来给燕青君震断。

  老人表现的是很淡定,计子焱更是淡定无比,尤其是这两天之中,计子焱可谓是意气风发。

  无论是常家还是任家都没有人找他的麻烦,同时耿家的所有家产他也全部都得到了,并且耿静秋也被他给一脚踢开了。

  要知道计子焱本来不过就是想要借助耿静秋往上爬而已,如今他想要的都已经得到,根本就没有必要在依附在耿静秋的身边,如同一个玩物般!

  在得到耿家所有的财产之后,计子焱的野心开始疯狂的滋生,便开始想着称霸东南,成为东南的无冕之王了。

  不过那个老人最近什么都没有让他做,也没有找他,在加上他刚刚得到耿家的一切,也没有去联系这个老人!

  只是计子焱开始好奇了起来,对方会用什么办法,将自己给扶持上位呢?

  毕竟常家和任家可不是好对付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