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 > 第1840章 咱能要点脸吗
  如果说隐龙的存在是华夏对抗国外其他势力的屏障,那么护国者的存在便是震慑国外无数势力的猛兽。

  而身为护国者之首的君王,更是一头残暴的洪水猛兽!

  如今君王受伤,那么肯定会去疗伤,根据传言说,君王是在华夏苗疆受伤的,身中蛊虫,暂时还没有和护国者任何人联系。

  也就是说,目前护国者群龙无首,同时在加上苗疆的事情,就算是护国者其他人来挑大梁的话,那么也应该是针对苗疆,而他们要动的是元帅,是叶寻欢。

  两者之间根本不冲突。

  之前因为华夏一片祥和,很是太平,即使某些人想要夺取叶寻欢手中的太极印,也担心进入华夏会被华夏的护国者给盯上,从而使得他们完全就是有贼心没贼胆。

  但如今可不一样了,苗疆的异势力再次的出现,君王又受伤消失,他们肯定会首先将目光放在苗疆上面。

  他们来了华夏,只要不去触碰华夏护国者的禁忌,只针对叶寻欢做点什么的话,恐怕这个时候就算是护国者知道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这对于那些一直以来都想要叶寻欢手中太极印,但却一直都没有下手的人来说,是一个机会,而且还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可惜的是,对于这些叶寻欢浑然不知。

  此刻的叶寻欢完全还在温柔乡之中。

  现如今燕京饭店的一间总统套房之中的沙发上一片狼藉,由此可见刚刚的激战有多么的激烈。

  即使是现在,白玫瑰依旧衣衫不整靠在沙发上,脸上带着一丝酡红之色,如同春水般的迷人,一双美眸之中更是充满了无尽的春意,显得格外的娇艳动人,让人内心之中忍不住的就会升起一股将其给按在沙发上好好蹂躏一番的邪恶感!

  俗话说,事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寻欢已经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满脸享受的抽着。

  下一刻,白玫瑰慢慢的起身,双眸含春的看着叶寻欢说道:“叶少,我去洗个澡!”

  虽然现如今叶寻欢没有在将她白玫瑰给当做禁脔,但是白玫瑰却一直都无法从角色之中彻底的走出来,只要是在叶寻欢的面前,白玫瑰就觉得自己是叶寻欢的禁脔,是叶寻欢的奴仆,或者是陪床的丫环,任何事情都要给叶寻欢打招呼,让叶寻欢点头。

  不然的话,她白玫瑰根本就不敢离去。

  “去吧!”

  见叶寻欢答应下来,白玫瑰这才离开,而叶寻欢则是坐在沙发上,静静的抽着香烟,内心之中也不知道都在想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白玫瑰从里面的卧室之中走了出来。

  这一刻,白玫瑰身上只裹着一件浴巾,大片欺霜晒雪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同时一双美~~腿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之中晃人眼球。

  即使是叶寻欢刚刚和白玫瑰嘿嘿嘿后,但是如今在看到白玫瑰这幅娇艳动人的样子,心中依旧忍不住的升起了一团邪火,不过却被叶寻欢给压在了心头。

  “叶少……”

  “该坐就坐,不用在我面前显得很是拘谨!”叶寻欢淡淡的说道。

  叶寻欢一点都搞不明白白玫瑰,这女人在和自己嘿嘿嘿的时候,可是十分火辣而又热情的,但是除了嘿嘿嘿之后,白玫瑰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在叶寻欢面前显得十分的拘谨而又不好意思。

  白玫瑰没有多说什么,慢慢的坐在了沙发旁边。

  “玫瑰,最近魏子胥怎么样?”

  “这点我倒是没有关注!”白玫瑰立即说道:“魏子胥本来在京城之中就是一个异类,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朋友,同时你只要不招惹他,他也不会去招惹你,算是一个谈不上低调,也算不上高调的人。”

  “同时也没有多少人会去在意魏子胥!”

  正如白玫瑰所说的,魏子胥在京城之中完全就是一个异类,鲜少有什么人会和他一起玩耍。

  如果魏子胥忽然引人注意了,那么绝对是做了什么大事,闹的整个京城都知道,不然的话,没有人会去在意魏子胥。

  “叶少,您是想要让我暗中观察魏子胥……”

  “不是!”叶寻欢立即说道:“只是前几天他住院了,我想要看看他好了没有?”

  “应该好了!”白玫瑰轻声道:“我昨天还是前天见过他!”

  叶寻欢又和白玫瑰聊了一会,便离开了这里,至于去了什么地方,白玫瑰就不知道了。

  再者说了,叶寻欢的行踪,也不是她敢去询问的。

  …………

  叶寻欢回到京城的事情,除了燕静初和白玫瑰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所以也就没有造成任何的轰动。

  叶寻欢在离开燕京饭店后,就回了秦家老宅,准备去看看秦破军这老头。

  秦家之中虽然戒备森严,但是叶寻欢身为秦破军的外孙,秦家上下所有人几乎都认得。

  毕竟叶寻欢这又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秦家,之前他还带着秋若曦一起会回来过呢!

  当叶寻欢来到秦家的时候,秦破军正在和一个年龄和叶寻欢相仿的青年男子坐在阳光下聊着天,而在两人的面前则是摆放着一副象棋,两人正在棋盘之上厮杀!

  或许是因为姜还是老的辣的缘故,青年男子已经被的軍和马将军,老将根本就动弹不得,从而形成了一个死局!

  “爷爷,我不玩了,说什么都不玩了!”青年男子在投降后,很是坚决的说道。

  他和秦破军已经连续杀了三局,但全部都为之败北,从而使得青年男子几乎失去了所有玩下去的兴致!

  秦破军笑呵呵的说道:“文轩啊,你这棋艺可是距离你表弟叶寻欢差远了,若是这小子在,肯定能够和杀个不分上下!”

  秦文轩,秦破军面前的这个男人乃是燕京四王之一的秦文轩,而且还和叶寻欢有过一面之缘。

  同时还是在宴会上,更为重要的是,在宴会上还发生了一场厮杀,甚至差点没有嫁祸给他!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忽然响起:“老爷子,脸呢,咱能要点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