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 > 第1893章 关于叶寻欢父亲的消息
  无论是君王还是那个救走叶寻欢的神秘男人恐怕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海底之中竟然还潜藏着一艘潜水艇,而且在他们相继离开之后,对方才出现!

  如果君王和那个神秘男人知道的话,恐怕会未必这么痛快的离去。

  就在男人为之喃喃自语的时候,从这潜水艇之中又走出了一个女人。

  女人很是年轻,一张精致的鹅蛋脸毫无瑕疵,同时女人的五官无论是分开来看,还是组合在一起,都给人一种及其靓丽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冬天降临,空气变的寒冷的缘故,女人穿着一件红色长款风衣,但即使如此,宽松的风衣依旧无法遮挡住女人那凹凸有致的娇躯。

  女人在从游艇之中走出来,看了一眼这慢慢沉下去的货船,涂抹着唇膏的红唇为之轻启:“这就是你一直想要太极印,而又不敢妄动的缘故吗?”

  男人看了一眼女人,轻笑道:“你觉得呢?”

  “之前我还疑惑不解,你为什么这么怂,不过现在我明白了!”女人轻声道:“有这个男人在,想要动元帅身上的太极印,确实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

  “不过这元帅也够大胆的,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秋若曦。”

  “你所看到的不过是表面上的!”男人淡淡的说道:“你当君王之前不知道太极印在秋若曦的身上吗?”

  “什么意思?”

  “有些人,哪怕是一个普通人,某些东西在她身上,比在一个高手的身上还要安全!”男人轻声道:“太极印在秋若曦的身上,君王绝对不敢去动,我也是!”

  女人那细如柳叶的黛眉为之一蹙,随即便问道:“为什么?”

  在她看来,太极印在秋若曦的身上,可是非常容易抢夺的,为什么不敢去动呢?

  就因为秋若曦的外公是夏侯云霆吗?

  可即使如此,也不可能让人不敢去抢,夏侯云霆可震慑不住那么多人。

  “你所看到的东西不过只是表面而已。”男人淡淡的说道:“而我所看到的是内部!”

  “你能说明白一点吗?”

  “以后你就知道了。”男人轻声道:“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我的猜测而已!”

  “真没劲,神神叨叨的!”女人很是不满的看了一眼男人,颇有怨言的说道。

  男人也没有在意女人的这份态度,从而岔开话题道:“你跟着风间少司学的怎么样了?”

  风间少司,扶桑伊势神宫之主。

  不过昔日,风间少司在和叶寻欢动手之后,被一个神秘男人给挫败,并且被其给带走。。

  如今这个男人这么说,显然他就是那个挫败风间少司的神秘男人,而这个女人也正是昔日率先伏击风间少司的女人!

  女人在听到那男那女人说起风间少司之后,立即轻哼一声:“他那东西太难练了,也不知道他怎么练下去的!”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回去接着跟他去学!”

  “不,我不学了!”

  “不行!”男人的声音陡然一变,不在像是之前那样温和,而是变得极为严厉了起来:“既然你已经开始学,就必须要学成,不然你下次休想给我出来!”

  看到男人的一张脸慢慢的紧绷起来,女人虽然心中很不满,但是却也没有敢顶撞这个男人,而悻悻淡淡低下了头!

  随后男人也不在多说什么,直接转身走进了潜水艇之中!

  ………

  此刻那个神秘男人在带走叶寻欢和秋若曦等女人后,便直接让人开着潜水艇朝着岸边而去。

  潜水艇之中的空间很大,至少将叶寻欢等人给容纳之下,还有很大的空间。

  潜水艇虽然很大,但是其中的装饰却很是寻常,除了一些座椅外,几乎没有其他的东西。

  此时男人已经让叶寻欢将上身的衣服给脱了下来,并且扔给了秋若曦一瓶药,让秋若曦给叶寻欢敷在伤口之上,然后用白纱布包扎起来。

  秋若曦在给叶寻欢上药的时候,显得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叶寻欢,并且看着叶寻欢身上这一道道的伤口,秋若曦的内心中也是充满了疼痛!

  本来叶寻欢身上的伤口就一道道的如同一副古朴的山河图一般,同时原本的伤疤还在,如今又添新伤,使得叶寻欢整个人就像是用碎步缝补在一起,异常刺人眼球。

  就在秋若曦给叶寻欢包扎伤口的时候,叶寻欢盯着男人问道:“上次也是你救的我?”

  男人没有否认,直接点头承认了下来:“没错!”

  “你是什么人,和我母亲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救我?”叶寻欢一口气问出了三个问题!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不是你的敌人就可以。”男人淡淡的说道:“我和你母亲是朋友,受过你父母的恩惠,我答应过你母亲,在你危难之际,会出帮你!”

  父母!

  叶寻欢在听到这两个字之后,脸色为之一凛,因为这个男人说的是父母,而不是母亲!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认识他叶寻欢的父亲。

  在叶寻欢的印象之中,只有母亲秦凤凰的印象,至于父亲,叶寻欢从来没有任何的印象。

  也从来没有人在他的面前提起过他的父亲,如今这个男人完全是第一个在他面前这么说的!

  “你……你认识我父亲?”

  叶寻欢的声音之中慢慢的涌现了一股颤音,其中还带着一丝的复杂之意!

  在他叶寻欢的童年之中没有父亲,看着别的小朋友有父亲,别的小朋友骑在自己父亲的脖子上玩耍时,他叶寻欢也曾哭着吵着和秦凤凰要爸爸!

  当别人骂他是一个有人生没人养的孩子时,他会和对方动手,无论输与赢,他都会给秦凤凰要爸爸!

  但是随着年龄变大的缘故,叶寻欢也慢慢懂得了许多东西,也就在也没有提过爸爸这个词!

  而且这个词,也慢慢成为了叶寻欢人生之中的一种奢侈品!

  男人慢慢的扭过头,随意的在叶寻欢身上扫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嗯,我认识他!”

  听到男人的话后,叶寻欢脸上立即涌现出了一道激动之色,随即几乎是本能的问道:“他是谁,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