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猫分之三 > 第十八章 凡事都需要个过程
  “小昧,有想要尝试的菜色吗?”

  老榕树点菜只是为了过个形式,有小昧的水果糕跟肉干,那些凡人做的料理,他才看不上呢。

  “有好多鱼都是没吃过的,”钟离昧翻看着跟鱼有关的菜目,“我要这个,清蒸老鼠斑。”

  看名字挑的。

  “不好意思,我们店并没有专门的养鱼池,这个鱼供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死的,新鲜程度上没办法跟活鱼比较,请问这样你还要吗?”

  钟离昧偶然翻看过供应给病院厨房的食材价目明细,上面跟鱼有关的,特别是海鱼一类,价钱大都比其他肉类高出好一大截。

  “是因为活鱼的成本高吗?”

  服务员没想到这个小少年会问这个,她愣了愣,然后点点头,对对方笑了笑,“对。”

  “那没关系,就要这个。”

  “好的。”

  沟通完了点菜细节之后,服务员便去通知后厨了。

  “老榕树爷爷,一个普通的、在青竹市工作的大人,他一个月的生活开销大概是多少?”

  “这个呀……”老榕树想了想,决定用个特别一点的形容,“只考虑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大概跟我们刚才点的那些菜的总价钱差不多。”

  换言之,他们随随便便点的一餐饭,就足够一个普通人一个月的生活花费了。

  见小昧又在思考事情,老榕树也猜到了一些,他笑着说道,“外面的世界就是这么不友好,你问的还是个有工作的成年人,如果是没有经济来源的未成年人,独自生活倒是可能,但是独立生活,就很困难了。”

  两个聪明的人说话会很省心,像是‘独自生活’跟‘独立生活’,他这边说完了,对方就理解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钟离昧只有最近半年的记忆,之前的好像从来没有过一样。

  有关自己的身世、家人的情况、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没有任何亲人来探望过他,还有为什么病院内的人从不谈及他以前的情况……

  种种这些虽然充满了迷雾色彩,但钟离昧对此并不感兴趣,不感兴趣,那些就统统不必理会了。

  只是,那些东西构成了如今的现状,就是他出了偏执精神病院,如果再没有病院的人帮助,那他就真的无依无靠,孑然一身了。

  如果钟离昧真的是个普通人的话,这种情况绝对会让他寸步难行,然而,他一点也不普通。

  “老榕树爷爷,我在想象了我在外面生活的样子,”钟离昧脸上的表情也确实是这样的,“我什么时候可以真正的出来啊?”

  “诶?”老榕树疑惑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哈哈~也是,老头子我又把自个当人了,你才不用担心那些呢。”

  “嗯?”

  “我是说,小昧你呀,很快就可以出来了。”

  钟离昧表现出了强烈的意愿,“我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我还没准备好呢。”老榕树笑笑地回道。

  你一言,我一语,在问答之间,时间慢慢过去了。

  没过多久,菜就上齐了。

  钟离昧向服务员要了个空盘子,并将水果糕跟肉干放了上去。

  “嗯~”

  老榕树拿了块水果糕,咬了一口,他享受的眯起了眼。

  水果的芬芳,跟糕点的松软香糯完美相容,令人欲罢不能的小点心。

  而钟离昧则夹了餐厅里的菜。

  夹了块鱼肉:“不合格。”

  夹了牛肉:“不合格。”

  如果这是在病院厨房,这些可都得倒掉的。

  这里不是,所以就算觉得难吃,他还是强忍着吃了一些。

  见小昧没有吃水果糕跟肉干的欲望,老榕树怎么想不到他的想法。

  也没有道破,这餐饭吃得格外温馨。

  ………

  午饭之后,‘爷孙俩’又逛了许多地方,像是百货商城、小吃街、地铁站、二手市场、菜市场等等,大部分都是走了个过场,但对钟离昧而言,这已经足够了。

  临近傍晚,天气凉快了许多,公园附近也多了许多牵着狗散步游走的人。

  “坐下,回去。”

  这是钟离昧第十七次被‘野生’的狗子缠上了。

  遇得多了,下起命令来也变得没有一丁点的犹豫,隐隐之间有了种‘驯犬高人’的痕迹。

  “呼……”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对身边的老人道:“老榕树爷爷,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诶,其实老榕树老早就想这么说的,但因为想到了什么,然后为了那点私心,就没提出来。

  “不必着急,你看这个公园。”

  这是个社区公园,精致是精致,漂亮也漂亮,但就是没特色。

  不过,城市之中有点绿色,在这里生活的人们对此还是很满意的。

  “这些风景还是很漂亮的呀。”

  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想晚些回去,回去就没饭吃了,那该怎么办呢?这就得拜托他眼前的厨师长了。

  “没感觉。”

  “是人的风景。”

  “?”钟离昧小脑袋一侧,他观察了几眼公园里的人群,“看不懂。”

  他们此时正站在公园内一处地势较高的草地上,那里视野广阔,大半个公园都能揽入眼中。

  “抱歉抱歉,我可能说错话了。”

  “诶?为什么是说错话了?”

  “因为那种风景是给有心人看的。”

  “哦。”

  钟离昧对这样的话题一直感觉索然无味,很多时候他并非真的不懂,而是没兴趣去懂这个,所以干脆就说‘不懂’了。

  老榕树背负着双手,“我们回去吧。”

  钟离昧跟在他后面,忽然间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勾起,“等一下,老榕树爷爷,我想到了有趣的事。”

  “嗯?”老榕树回过头来,“什么事?让我看看。”

  扫视了一圈,视线之内一共有……七只狗。

  钟离昧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他走到灌木丛前面,那儿能挡住他大半的身子。

  脸上的表情有些兴奋,很俏皮的模样,煞是可爱。

  “喵呜~”

  居然是学猫叫……

  不得不说,这声猫叫听起来非常的有感觉,而且这叫的模样也是,把猫的灵气儿都学了三分。

  老榕树被他这可爱模样逗笑了,然后——

  “嗷呜~”

  “嗷呜~”

  ……

  公园里的狗子突然兴奋异常,一只只朝着天空奋力嚎叫了起来。

  “嗷呜~”

  “嗷呜~”

  ……

  犬叫声从这个公园发起,像是传染一样,公园外的狗子受此牵引,也跟着嚎叫起来。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太神奇了!”

  “我闻到了大新闻的味道。”

  “我的吉娃娃,怎么你也跟着叫起来了?”

  ……

  老榕树怔怔地看着这神奇的场面,眨了眨眼,马上就恢复了过来。

  “……还真是有趣的事情啊。”

  他是非常的期待,小昧后续的成长会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