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猫分之三 > 第六十八章 诸君,咱喜欢黑化
  “你们借了我的钱,”钟离昧静静地扫视着他们的脸,“…会还么?”

  想都用不用想,陈浪直接回道,“会会,当然会。”

  没有一点诚意的样子。

  “……好吧,我确定了。”

  “嘿嘿,确定借钱了吗?”

  “确定你们是言而无信的人。”

  听到这话,李云涛脸色阴沉,他扯住了钟离昧的衣领,“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言而无信。”很奇怪,钟离昧并没有‘害怕’的感觉,“你们在撒谎,借了是不会还的。”

  本该是‘弱者’的他居然反抗了?

  李云涛本来看在这个‘小学生’很好欺负的份上才放过他的,“呵…呵…好呀,都学会顶嘴了。你知不知道四班谁说了算,小学生乖乖呆在家里玩过家家不好么,偏偏要来这里找死是吧?”

  陈浪跟刘亥文制止着他的动作,“涛哥,别激动,还在学校里面,先忍着点。”

  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李云涛狠狠的瞪了钟离昧一眼,撒开手,“哼,你给我等着。”

  “呼……”

  看着三人远去,钟离昧松了口气。

  这些人戾气太重了。

  这一个月以来,他认识了许多人。像是拳拳到胃的那几个‘花架子’,偏远地区的一窝壮汉,菜市场的大叔大妈……

  那些人虽然性格各异,个别几位大叔的爱好还有些奇怪,但都不是坏人。

  相比之下,这三个‘不良’逊色太多了。

  ………

  学校食堂。

  钟离昧走在路上,不断的有人盯着他看。

  可能是因为可爱的‘小学生模样的初三生’吧。

  午休时间已经过了半个钟了,食堂里用餐的学生也换了一批,相比之下,人也少了许多,入眼处有许多空位可以坐。

  一进来就看到了取餐口。

  在取餐口旁边,有八台自助点餐机器。

  按照手册里写的,在学校食堂用餐,需要先去购买餐票,然后再凭餐票去取餐口取餐。

  虽然没用过,但是......说明里已经写得够详细的了,而且机器看上去操作也很简单。

  番茄炒蛋、辣椒鱼肉、清炒时蔬、咸菜炒肉、汤面a、汤面b、炒饭……

  屏幕上有二十多个选项,其中近一半的选项都是暗的,只有十一个还亮着。

  哦,现在变十个了。

  他旁边有个人点了‘番茄炒蛋’的选项。

  不喜欢素食,“试一下辣椒鱼肉吧……”

  将钱塞进入钞口,叮铃铃~

  找的零钱跟餐票一同出来了。

  排队取了餐,找了处较为安静的位子坐下。

  “不合格。”——他是这样评价这份饭餐的。

  辣椒比鱼多,鱼骨比鱼肉多。

  与其说是鱼肉下饭,倒不如说是辣椒跟汤汁下饭……

  这道菜对不爱吃辣的同学非常不友好。

  难吃归难吃,为了下午不会有饥饿感,挑挑拣拣还是吃了一些。

  从食堂出来,他一只手捂着嘴巴,脸色不太好看,像是要吐出来似的,“……明天还是自己带饭吧……”

  ——难吃的饭菜——

  下午的课跟上午的差不多,都没有讲课,而是自习,或者让学生们适应开学后的氛围。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李云涛三人不断骚扰的缘故,钟离昧跟班上其他同学交谈的次数屈指可数……

  而且基本上都是科任老师好奇这位新同学而牵引出来的互动。

  从听其他人说话的过程中,他了解到了那三个人的组合外号——‘毒瘤三人组’。

  那三人明显是被四班主群体排斥的,因为他们跟自己走得这么近,所以连带着自己被‘殃及池鱼’了?

  大概理解了一些事情,不过一时间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很快,放学了。

  铃声一响,走廊就比肩继踵,一大堆人。

  “……”

  钟离昧看着外面的人流渐渐变少,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他才离开教室。

  跟来时的路一样。

  走下那条不算太陡的坡,穿街走巷……

  之前有说过,这条路线相对其他路线,是最少人走的。

  停留了十几分钟,错开了人潮,现在过往这里的人稀稀疏疏的。

  走在路上,有种宁静安逸的氛围。

  ——钟离昧这么想着,突然,一只手臂像老虎钳一样束缚住了他的脖子,同时耳边也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嘿,小妹妹,你怎么这么慢啊,我们等你好久了。”

  都不用回头,绝对是‘毒瘤三人组’。

  李云涛笑嘻嘻的,像是在跟‘朋友’开玩笑,强行把钟离昧拉进了小巷里。

  另外两人充当人墙,遮挡了视线,使得他这一行为没那么引人注意。

  脖子被勒得难受,钟离昧皱起眉头,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呵……”李云涛冷笑道,“干什么?当然是给你点教训啊。”

  “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关我锤子事。”

  对方松开了手,然后用力往他的胸口上一推。

  嘭!

  钟离昧的后背跟墙壁狠狠的撞了一下,冲击力震得他胸口难受,禁不住痛呼出声,“哼。”

  李云涛还不满意,他对另外两人说道,“把他抓住。”

  两个人分别抓住一只手,刘亥文担心他会打出大问题,提醒道,“涛哥,小点力气,别把人打死了。”

  “放心,我会尽量让他看上去像是自己摔了一跤。”

  他狞笑着拍了拍钟离昧的侧脸,“小蠢货,现在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吧?给爷跪下道歉,没准爷一时高兴,会放你一把。”

  扑通!

  扑通!

  ——心脏跳动的声音。

  很奇怪,这时候不是紧张得剧烈跳动,频率跟平常时候一样,但是每次跳动的时候,都感觉心脏扩张到了极限,然后缩回,如此反复……

  感觉…呼吸不同了。

  钟离昧表面上还是不变的三无脸,他想不到可行的、能够逃脱的办法,直觉也认为这一次只能被迫‘接受’……

  “我拒绝。”

  啪!

  对方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声音很响,侧脸上马上出现了一个红印子。

  李云涛阴翳地说道,“你再说一遍。”

  “我拒绝。”

  啪!又是一巴掌。

  脸上的痛楚是切切实实的,但比起这个,钟离昧更在意另一个问题,“你觉得欺负人有意思吗?”

  “哼,弱肉强食的世界,欺负的就是你。”

  “这样子的行径不是跟野蛮人一样吗?”

  “哈?”“野蛮人?”李云涛抓住了他的头发,一副狂妄的模样,“你睁大眼瞧瞧,我是野蛮人?我是强者,决定你命运的人。”

  钟离昧突然感觉这件事好好笑。

  “呵……”——附带‘善意的笑容’。

  也许老榕树爷爷说的是对的。

  ‘世界没有善恶,人类才会去分善恶。’

  ‘然后我问,那我该怎么分辨善恶?’

  ‘他说,你可能是只猫,猫才不分善恶呢。’

  所以——

  “啊…对不起,我说错了,我可能是只猫,我应该这么说,你觉得欺负猫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