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45章 惊艳
  第45章 惊艳

  叶皓轩趴在花眼砖墙上向里面看了一眼,一瞬间,被院落内的惊艳所惊动。

  当然,院子里没有女人,现在的院子里,满面春光,只见院落里面的建筑错落有致,在一侧有一个小花园,春光正盛,里面的数种小花百花争艳,让人一眼看去,就有种惊艳的感觉。

  院子里没有人,叶皓轩还感觉到有些诧异,刚才唐老他们说过,人在家的,可是现在怎么没有人?

  他走到了正门前,只见上面挂着一把很古老的锁,不过这锁对叶皓轩来说,根本没有一点阻止性,他右手轻轻的一动,锁就开了。

  叶皓轩走了进去,他走到了院子里的小花园里面,看着院落里的小花,这里的花朵很香,他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真的,他很久没有闻到过花香了,在这里百花争艳,这让他的心境里面一片安祥。

  闻了花之后,叶皓轩看到了一朵花,开的十分的鲜艳,他心里一阵痒痒,他伸出手去,向那朵放在架子上的花摘去。

  刚摘下花,一张愤怒,冰冷的几乎能让人感觉到寒意的面孔出现在叶皓轩的眼前。

  叶皓轩吓了一跳,顺着那张脸透过架子向前看去,只见一幅玲珑透彻的身材映入眼帘,这是一具只裹了浴袍的女人身体。

  叶皓轩感觉到十分的惊悚,他下意识的告诉自己,非礼勿视,但是这幅躯体实在是太诱人了,让他不自由主的多看了几眼。

  “好看吗?”女人开口说话了,听得出来,她的语气里面含着一丝愤怒,她的语气冰冷无比,让人听了有种惊悚的感觉。

  “好看。”叶皓轩顺着她的意思一点头,但随即他看到了女人愤怒的脸色,他连忙摇头道,“不,不好看。”

  但是这句话一出口,女人的神色似乎是更怒,他连连摇手道:“不不不,我不是说你的身材不好,你的身材很好,我只是……”

  越是慌乱,越是解释不清楚。

  “滚出去。”女人冷冷的盯着叶皓轩,她丝毫不客气的吓了逐客令。

  “好,我滚。”叶皓轩无奈,他转身就走,但走了几步,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啊,他是在唐老家里,是唐老请他过来的好不好。

  “我说,你叫唐冰吗?”叶皓轩回头问。

  “什么事?”女人眉头一皱,显得极其不耐烦,她的神色流露出一种深深的厌恶,这种厌恶让叶皓轩感觉到有些自惭形秽。

  “哦,我是叶皓轩,是中医,是唐老的朋友。”叶皓轩道:“我来这里,是找你的,唐老说……”

  “我爷爷说什么?”唐冰盯着叶皓轩,她的戒备心很强。

  “他说,你有些……”叶皓轩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他本来想说你有病的,但是他觉得这样太直接了不好,而且,他还没有看出来这个女人有什么病。

  “我没病,现在,马上滚。”唐冰向外一指。

  只是她这一指,本来抓着浴袍的手松开了,她这一松开,春光乍现。

  叶皓轩的双眼又直了,但可惜的是春光只是一现,唐冰一把抓起浴袍,转身快速的回到了屋子里面去。

  片刻以后,她已经换了一件衣服走了出来,她这一穿衣服,叶皓轩又愣住了,只见一位冷艳的气质美女站在跟前。

  一件鹅黄色的衬衫加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短裤,一双修长的腿纤细光滑,而那微微显得有些生气,但实则高冷的脸漂亮的不象话,这是一个十分感性的女人,但是她又很高冷,冷的让叶皓轩不敢逼视。

  “要么我报警,要么你滚。”唐冰向外一指。

  正在叶皓轩尴尬的不知道是进是退时,她的手机响了,她瞪了叶皓轩一眼,然后走到一边去讲电话了,一边讲,一边还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叶皓轩。

  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讲什么,但是叶皓轩觉得一定是唐老打来的。

  片刻以后,她打完了电话,转身走了回来,走到了叶皓轩的跟前道:“你是医生?”

  “是,我是中医。”叶皓轩一点头。

  “我听我爷爷的话,但是我告诉你,我没有一点问题,我爷爷太神经质了,现在给你三分钟时间,看完了,马上滚。”唐冰向外一指。

  “需要把脉。”叶皓轩道。

  “不能。”唐冰眉头一皱,她的目光明显有些厌恶:“我不喜欢任何男人碰我。”

  “摸下手腕,就一下。”叶皓轩道。

  “半下也不行。”

  “你这样不配合,我很为难啊。”叶皓轩道。

  “我一向这样,接受不了你可以走,而且你可以向我爷爷交差了。”唐冰丝毫不肯放松。

  “你有病。”叶皓轩认真的一点头道。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我是医生,你有没有病我有发言权。”叶皓轩说道。

  “我也是医生,中医院主治医生,我自己的身体有没有病,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唐冰依旧冷冰冰的说道。

  “呃……”叶皓轩神色一滞,倒感觉自己有些班门弄斧了,自己虽然懂医术,但还是一个医师资格证都没有学生。

  “我指的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叶皓轩说道。

  “你才有神经病……你整个人上上下下都透着精神不正常。”

  “我不是说你有精神病,而是……”叶皓轩有些越描越黑。

  唐冰的面色始终是冷冰冰的,而且双目之中不含一丝感情,看她的目光,似乎是对世间一切都绝望了一般。

  从她的表情已及精、气、神上判断出来,她有感情抑郁症的倾向,而且病情还不是一般的严重。

  大凡这种人,是精神上受过打击,或者感情上受过挫折,也难怪中世医家的唐渊都没有办法,只得向叶皓轩求助。

  “你应该……恐婚,厌恶男人。”叶皓轩不确定的说。

  “我是厌恶男人,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是最讨厌的。”唐冰不耐烦的说。

  “你封闭,与外界的交流不多,而且你还会经常头晕失眠,这导致你的精神越来越差,你是医生,你应该知道,这种情况是不正常的。”叶皓轩道。

  “就算是真的,这也与你无关。”唐冰冷冷的瞥了叶皓轩一眼道:“狗咬耗子,多管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