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75章 堕落的女神
  第75章 堕落的女神

  “报警?”他东方弘丢不起这个人,一来是这个圈子里有着圈子的规矩,有什么事是不会求助于警察的,不然会被其他的大少嘲笑的。

  况且对付叶皓轩这等没背影没后台的人都需要报警,这让他东方大少的脸往哪里搁?

  况且,他堂堂东方大少,现在被人打得象是死狗一样,他还去报警,嫌人丢的不够多吗?

  面色阴沉的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东方弘的脸色上露出一丝狠毒。

  “叶皓轩,你给老子等着。”

  一路上,萧海媚一言不发,就那样机械的跟在叶皓轩的身后,如同木偶一般向前走。

  看到这种情形,叶皓轩心中也不由得暗暗的叹息,任谁摊上这么一个极品丈夫,谁也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他就不知道谢新杰这个人渣,是怎么被萧海媚看上的。

  虽然他空有一身医术,但说实在的,这心病还真没法治。

  张了几次口,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反倒是萧海媚先开口了,她淡淡的说道:“叶皓轩,谢谢你。”

  叶皓轩说道:“不用谢,任谁也看不下去的,况且,我跟东方大少原本就有过节。”

  “叶皓轩,能陪我去喝酒吗?”萧海媚突然说道。

  叶皓轩一怔,随即微微的点点头,或许吧,现在喝醉了才能让萧海媚的心里会好受一点。

  酒吧中的舞池上,一个衣着火爆的女郎在努力的扭动着身躯围着一根钢管卖力的跳着。

  酒吧中无数男男女女在酒精的麻醉下疯狂的吼叫着,他们这些人中有白领,也有在白天一幅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只是在夜色另,他们全部退下白日的伪装,在充斥着糜烂的酒吧之中疯狂的放纵着。

  吧台之上,萧海媚拿着一只高脚杯,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的往嘴里灌着酒。

  高脚杯中的酒是伏特加,这种让经常喝酒的男人也感觉到皱眉的烈酒。

  而此时的萧海媚似乎根本没有把酒杯中的酒当做酒,一小品一小口啜着杯中的烈酒,就象是喝水一般。

  此时她的心已经麻木不堪,在烈的酒,也让她没有感觉。

  一杯酒下脚,萧海媚向前方的调酒师叫道:“在来一杯‘杀手’,马上……”

  所谓的‘杀手’则是1份伏特加、1份金酒、1份朗姆、3份百加得151°,兑合法,依次倒入杯子就可以了。酒精度平均下来70°左右。

  调酒师诧异的看了一眼萧海媚,这美女是不是疯了?这种烈酒,也是她能喝的?然后便即微微的摇摇头,便即开始了调酒。

  过不多时,一杯鸡尾酒在度放在萧海媚的面前。

  萧海媚一言不发,拿过高脚杯,便要向嘴里灌去。

  叶皓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一拦萧海媚说道:“你不能在喝了。”

  萧海媚注视着叶皓轩,喷出一口酒气,然后带着迷醉的笑意说道:“让我喝。”

  她的语气中不含一丝感情,似乎是心已死透,对世间一切失去了信心。

  叶皓轩此时也明白她的心情,微微叹息一声,便即放开手,萧海媚举起酒杯,便是一口烈酒灌了下去。

  此时的萧海媚一改往日白领精干的形象,一袭黑色长裙,头发高高挽起,将自己火辣狂热的一面完完全全的暴露了出来,而那略带媚意的面容,在酒精的麻醉下更是迷人。

  成熟中透着一种异样的狂野,让人不自由主的产生一种征服欲。

  酒吧之中大多是雄性生物,来来往往的人看向萧海媚的目光都是火热的,若不是叶皓轩在一旁坐着,怕是早就有人上来搭讪了。

  当然人群中自然不少一些自我感觉良好之辈,终于,一名衣冠楚楚,显得温文尔牙,自我感觉良好的成功男士走了过来。

  他直接无视叶皓轩,对萧海媚露出一个自认为很迷人的笑意,“小姐,我请你喝一杯如何?”

  说着还有意无意的将手放在吧台之上,露出了手腕处的一块劳力士来。

  男人经常混迹酒吧,深知女人的心,如果是一般的女人,只消手指上载几枚钻戒便能轻易的俘获女子的芳心。

  但那只能对一些没见识且爱慕虚荣的女人有用,萧海媚的气质与形象极佳,一看就知是成功的女士,这种女人的品味不同,所以他也要展现出他独有的魅力来。

  他手腕处的劳力士有一个名字叫保罗钮曼,是世界有名的名表曾拍出十万英磅的天价。

  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肯定不会不识货。

  此时的萧海媚已经有了七分醉意,她迷离的一笑,露出一个勾魂的笑意,“想泡我?问问我老公同意不。”

  说着还向着叶皓轩一指。

  男子的笑意登时僵在了脸上,他看了一眼略显尴尬的叶皓轩,然后讪讪而去。

  叶皓轩比较无语。

  看着男子仓皇而逃,萧海媚咯咯娇笑,她猛的扑到叶皓轩的身边,喷着迷醉的酒气说道:“我漂亮吗?”

  叶皓轩点点头。

  而萧海媚伸手勾住叶皓轩的脖子说道:“那今晚陪我行吗?”

  萧海媚原本就是一个尤物,尤其是现在她展现出魅惑的一面,竟然让定力不凡的叶皓轩也有种朦胧的感觉。

  “媚姐,为了一个不值得去想的男人,难道你就选择这样自甘坠落?”叶皓轩说道。

  “哈哈,是,我自甘堕落,我自甘堕落……”萧海媚突然放声大笑,笑声中有些嘶竭底里。

  “我自作自受,选择这么一个男人。”萧海媚的泪水不自由主的流下,她喃喃的说道:“叶皓轩,你知道吗,我的心已经死了……”

  看着萧海媚的样子,叶皓轩没由来的心中一痛,想起她前夫小人模样,叶皓轩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将萧海媚扶到吧台的椅子上,然后伸指在她身上的几处穴位上一按,将她身上的酒气抵消一点,让她有所清醒。

  “等我回来。”

  抛下这么一句话,叶皓轩便转身离开。

  “林哥,我要查一个人,最好是现在就知道他在哪里。”酒吧外,叶皓轩的神色阴沉,拔通了林建业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