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00章 无形的打脸
  第100章 无形的打脸

  大家纷纷举杯,轮番向叶皓轩敬酒。

  大家欢聚一场,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便纷纷离去。

  虽然刚才秦局那么给叶皓轩面子,但萧欢还是不认为叶皓轩多有能耐。

  走到门口时,萧欢指着一辆宝马说道:“这是我的车,有顺道一起的吗?”

  然后有意无意的瞟着叶皓轩。

  其实萧欢与叶皓轩的事情几乎是公开的,大家都知道,也知道萧欢这是故意给叶皓轩看。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全部落在叶皓轩的身上。

  叶皓轩一言不发,然后径自走上停车场,片刻后,一辆火红的法拉利呼啸而出。

  一个甩尾,车停在了大家的面前,摇下车窗玻璃,叶皓轩笑道:“有顺路的吗。”

  “我靠,法拉利laferrari,这得上千万吧。”

  “没见识了吧,这是法拉利laferrari终极版的,全球也就十几台,没个几千万下不来。”

  “哇,好漂亮……”一些女生的眼中满是小星星。

  当下便有几个拜金的腐女一涌而上,不管顺不顺路,先坐上感受一下在说。

  一瞬间,萧欢只觉得被人重重抽了几耳光一样难受,她本想告诉叶皓轩,没有你,我会过的更好,顺道着想踩几脚他。

  只是没有想到,叶皓轩根本懒得理会她,而且用行动狠狠的抽了她一耳光,一瞬间,她觉得无比的失败。

  好不容易将车上的一车腐女请下车,叶皓轩这才开车回到了家中。

  刘芸还没睡,只是在做着一些小手工,平时没事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熬到半夜,以贴补家用。

  叶皓轩不由得鼻子一酸,母亲忙碌的身影让他心里极为不好受,他说道:“妈,不要做这些了,以后儿子能挣钱了。”

  “没办法,做习惯了,就算你能挣钱,我也不用你养,将来娶了媳妇,就不能老为妈着想了。”刘芸笑道。

  “那可不行,娶媳妇第一要孝顺,不然我还不要呢。”叶皓轩笑道。

  “皓轩,有女朋友了,不管以后怎么样,都不能辜负人家。”刘芸有些失神的说道,似是想起了什么往事。

  “妈,你放心吧,我不会辜负任何人的。”叶皓轩知道母亲又想起那从未谋面的父亲,心中也是一阵替母亲难过。

  “好了,时间不早了,睡吧,明天早上去陵园里看看你外公。”刘芸故做轻松的笑了笑,然后收拾一番,回到房间里去了。

  第二天一早,叶皓轩便与母亲一起起了个大早,然后去香纸店里买了些蜡烛与黄纸,买上一壶小酒,带上几样外公生平最喜欢吃的小菜,向蒙山陵园赶去。

  蒙山山势较高,一面环水,而陵园所在的位置依山傍水,风水极好,所以一般情况下元城县去世的人骨灰都存放在里。

  而此时从陵园的大门口处,走出来了一群人。

  为首的一人是一位年近七十的老者,只见他精神极好,身格挺拔,非但没有显出老象,反而显得有些精神奕奕,而且气势不凡,显然非一般之人。

  在他的身后,是一对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夫妇,只是男的坐在轮椅上,他的妻子在后面推着他。

  在后面是一群保镖模样的人,只是这些保镖神色冷峻,目光锐利,显然是军队出身,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军队。

  老者站在门口处,神色有一丝失望,他叹道:“没想到,刘老神医竟然已经过世这么多年了,可惜了。”

  “爷爷,不碍事的,这些年我都已经习惯了。”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淡淡的说道,只是他虽然双腿瘫痪,但坐姿端正,显然也是军队出身。

  “邵辉,这些年,苦了你和江冰了。”老者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爷爷,别这么说,我跟邵辉是夫妻,谈不上苦不苦,他这样一辈子,我就照料他一辈子。”轮椅后面的女子坚定的说,神色上毫无怨言。

  “爷爷,我是军人,只要为国争光,走到这一步,我也毫无怨言。”轮椅上的年轻人说道,丝毫不为自己瘫痪感到难过。

  老者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位刘老医生,是一位医术高明的中医,当年我这老毛病,就是他治好的,可惜他不在了,否则他可能会有办法治好你的。”

  “爷爷……回去吧,这都是命。”年轻人淡淡的说道。

  那老者点点头,举步就向前走去,而此时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脚下一个踉跄便向一边歪去。

  “爷爷……黄老。”身后的一群人大惊,连忙一涌而上,将老者的身体扶住,然后平放在地上。

  老者的身体痛苦的倦成一团,呼吸急促……

  “快,严军医,看看黄老。”一名军人急急的喝道。

  当下人群中便跑过来一名手提医药箱的人,为黄老一把脉,然后听听心跳,当下急急的说道:“黄老的心脏病又犯了。”

  “带药了吗?”轮椅上的黄邵辉急急的问道。

  “一直带着。”严医生连忙从医药箱中取出一枚药丸,便要向黄老的嘴里送去。

  同时他的心中还在暗自庆幸,幸好自己多了一手准备,黄老这心脏病已经十几年不犯了,谁知道今天又犯了,如果没带药在身边,麻烦就大了。

  “住手,你这药不对症。”

  当他即将要把药送到黄老的嘴里时,耳边突然传过来一声大喝,把严医生吓了一跳,手一抖,药差点掉在了地上。

  “什么人……”一直警惕的随从马上警戒了起来,将黄老黄邵辉及江冰围在中心,同时手摸身腰间,他们的腰间鼓起一部分,显是带了枪的。

  “这老人家不是心脏病,你给他吃这个药,会害死他的。”随着说话声,叶皓轩与母亲一起赶了过来。

  为首的警卫眉头一皱,喝道:“老人家之前有过心脏病,你怎么知道药不对症。”

  如果不是叶皓轩看着是普通人,他都几乎怀疑是叶皓轩有意图的接近。

  叶皓轩急道:“老人家有心脏病是不错,但老人家这次不是心脏病犯了,他是因为天气太热,有些中暑,加上心情不好,虚火上升,这才导致心率异常而昏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