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13章 在次站起来
  第113章 在次站起来

  叶皓轩被带到黄邵辉住处后,替他把了把脉,然后便取出银针为他行针,约半个小时后,第一遍行针便即完成。

  然后在用雷火灸为他诸多奇经八脉处灸了一遍,当这一切弄完,已经是中等时分了。

  叶皓轩抹去脑门上的一把汗,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小叶,怎么样了?”黄老急切的问道。

  “很顺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黄大哥现在便可以试着站起来了。”叶皓轩笑道。

  “真的?”黄邵辉又惊又喜。

  叶皓轩点点头,示意他试一下。

  黄邵辉缓缓的移动一下双腿,只觉得腿中一阵热流在缓缓的流动。

  之前他因强直性脊柱炎的缘故,造成两条腿神经坏死,两条腿根本都没有一丝知觉,然而遇到叶皓轩之后,短短两三天之内他竟然能在次站起来。

  这让他有一种犹如在梦里的感觉一般。

  缓缓的支起双腿,他一咬牙,猛的一用力,双腿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我站起来了,我终于又能站起来了。”黄邵辉激动的说道。

  “好……好,邵辉终于能站起来了,这样一来,我百年之后也有脸去见仍然的父亲了。”黄老神色上充满了激动,不觉间老泪纵横。

  黄老的儿子同样是一名军人,在世时候为这片疆土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也是一位铁血铮铮的铁血军人,只是在一次参与反恐行动时不幸牺牲,年仅三十岁,儿媳也因此郁郁而终。

  孙子十八岁时参军入伍,二十岁通过特种兵选拔,后经几年东奔西走,立下无数功勋,只可惜苍天无眼,这个年轻的军人患上强直性脊柱炎,面临退伍的境地。

  只是孙子一腔热血,不愿意离开军队,于是隐瞒下了自己身体的病情,这才导致病情进一步恶化,造成双腿瘫痪。

  接下来的几年求医都没有效果,在京城享誉全国的一名专家看后无奈的摇头说这种情况只能截肢。

  若非遇到叶皓轩,他这唯一的孙子,怕是后半生都要面临着坐在轮椅上的命运。

  “小叶,我黄家,欠你一条命。”黄老感激的说道。

  “黄老请不要这么说,你是我外公的朋友,而黄哥又是一位铁血军人,我将他治好是应该的。”叶皓轩微微笑道。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们黄家的大恩人,日后如果能用得到的话,我黄家人,必赴汤蹈火。”黄老正色道。

  “黄老客气了……”

  “小叶,那邵辉的这病个,算不算全好了?”江冰在一边问道,丈夫能够重新站起来,她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到地下了。

  “病根还没除尽,估计要在清源住上一段日子,我每个星期为黄哥施针两次,持续一个月左右便没事了,只不过以后黄哥还是最好不要执行任务了,留在军中做教官一类的比较好。”叶皓轩说道。

  黄老点点头,其实就算是叶皓轩不说,他也不会让自己的孙子在上战场了,儿子为国捐躯,孙子无论如何在也不能出事了。

  叶皓轩随手写了一个方子,然后看了看,斟酌片刻,这才交给江冰说道:“以后这个方子每天两次,要吃上三个月。”

  江冰点点头,接过方子。

  而此时一个警卫走了进来,向黄老林老行了个军礼,然后把手中的一个盒子递给叶皓轩说道:“叶医生,这是你的东西。”

  “多谢了。”叶皓轩接过盒子,打开一看,只见那株百年人参还完好无损的放在盒子之中,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当下他取过一把刀,把人参的三分之一切除了下来,交给江冰说道:“嫂子,这是百年老参,具有滋补的功效,大哥病的太久,身体亏空的严重,用这个滋补身体为最好,平时炖一营养品的时候切两片放进去,大哥的身体会恢复的很快的。”

  “皓轩,谢谢,真的谢谢你,以后你就是我们黄家的亲人。”江冰感激的说道。

  “嫂子,快别这么说,都说了,以后都是自己人了。”叶皓轩笑道。

  “老弟,过段时间,我请你好好喝一顿。”黄邵辉笑道。

  “那好,我就等着黄哥的酒了。”叶皓轩笑道。

  在这里吃过午饭,叶皓轩便辞别了黄老和林老而去。

  看着叶皓轩离去的背影,黄老喃喃的说道:“我说老林,这小叶怎么越看越熟悉,是不是长得象我们认识的某个人。”

  “哈哈,老黄,你还不至于到了老眼昏花的地步嘛。”林老大笑道。

  “这话怎么说,难道小叶真的是我们某位故人之后?”黄老吃了一惊说道。

  “不错,想想他姓什么,然后又跟京城某家是不是一姓,然后在想想他长得象谁?”林老提示道。

  黄老微微一思索,登时吃了一惊:“京城叶家?莫非他与叶兴国有些关系?”

  “是有关系。”林老喝了一口茶,然后有些高深莫测的说道。

  “让我想想,叶家自老太爷以后有叶兴国掌舵,然后第三代人中有一个叶庆辰算得上人中龙凤,大有望执掌叶家……”说到这里,黄老的双眼猛的一瞪,喝道“我想起来了,他与叶庆辰长得很象,几乎与叶庆辰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莫非?”

  “不错,前些日子我已经跟叶兴国打过电话,从他的反应看来,八九不离十,现在估计叶家正在暗中调查。”林老笑道。

  “庆辰这孩子年轻的时候的事我听说过一些,他本来是与杨家大小姐杨淑华有过婚约,但是后来好象是移情别恋,找了个农家姑娘相恋,后来遭到叶家极力反对”黄老缓缓的说道。

  “后来的事,我知道的就不多了。”

  林老笑道:“庆辰这孩子脾气比较倔强,认定了的事,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与那位农村的姑娘有过一段情,后来杨家怀恨在心,在加上叶家极力反对,这才不得已与那姑娘分开,虽然如此,但他心中怀念着那姑娘,至今未娶。”

  黄老点点头,“这个我倒是知道,后来杨淑华嫁给了一个小世家的儿子,叶家与杨家也因此反目,唉,政治联姻害人不浅那。”他疑惑说道“扯远了,这跟小叶有什么关系?”

  林老叹道:“老黄,你上位久了,脑袋反而有些不开化了?我调查过小叶这孩子,母亲未婚先孕,他从小,是与母亲一起长大的。”

  黄老闻言吃了一惊,他猛的站起来说道:“还有这种事,莫非,小叶是庆辰的儿子?”

  “八九不离十,我想叶家现在应该已经调查清楚了,现在估计正瞒着庆辰呢,这孩子现在正在仕途的关键时刻,叶杨两家好不容易这些年井水不犯河水了,现在这敏感时期,出不得半点意外,所以这也是叶家迟迟没有相认的原因吧。”林老感叹道。

  “原来是这样。”黄老的眉头舒展开了,他笑道“果真是故人之后。”

  继而他又象是想起来了什么一般,盯着林老大笑道:“老林,你真是个老狐狸,哈哈。”

  “我怎么老狐狸了?”林老笑道。

  “雨彤是你孙女吧,你让堂堂一个市委千金跟一个没出身的小子走这么近,怕是早有预谋吧,哈哈。”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是有意撮合他们,但之前我并不知道小叶还有这层身份。”林老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