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72章 灵火针
  第172章 灵火针

  “我倒有些不同的看法。”桂老拿出皮尔的病例说“大凡人身上有五气,而病人的气行到腿部时因某种原因淤塞,虽然腿部经络坏死,但如果用针灸辅以药石,唤醒他腿部的经络也不是不可能。”

  桂老是中医国手,一身医术出神入化,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行之处,只是他的话看直来简单,但实践起来着实是太难。

  “桂老打算用什么药辅以什么针法?”一名专家问道。

  “灵火针,加六种毒虫,而且必须是奇毒无比的毒虫。”桂老说。

  “毒虫?”众人不解。

  “病人的双腿淤结太久,用什么药都无济于事,唯有用毒,方才可能唤醒他腿部经脉。”桂老解释道。

  “桂老是以毒唤醒,然后在医,就是先毒后医?”有人问道。

  “不错,正是这个道理,只是毕竟用毒有一定的风险性,而且这个方法只能一试,不能保证成功,要当事人同意我们的方案才行。”桂老说道。

  “好,我马上去跟他沟通。”中医院长连忙跑了过去,虽然这个方法令人难以接受,但毕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你告诉他,要用五毒蝎、天狼蛛、斑尾蜈蚣、六足蛇这些至毒之物,而且是生是死还是半半之数,如果他接受不了这个方法,我们也无能为力了。”桂老说。

  片刻之后,皮尔的助理已经传出杀猪般的吼叫:“荒唐,荒唐,这是救人还是害人?这些都是毒物,如果出了什么三长两短,谁来负责?”

  “oh,买糕的……太可怕了,你们太可怕了,我不同意用这个治疗方案。”一想起那些毒虫的样子,皮尔便沉独头皮一阵发麻,如果让他用这种方案治疗,他还不如直接截肢了算了。

  “你们用这种极端的方法,根本没有一点科学依据,你们在欺骗我们外宾的感情,你们这些是害人的东西……我会向大使馆提出抗议的。”助理跑到桂老的跟前吼道。

  桂老等一干人的脸马上沉了下来,想他堂堂中南海御医,平时都是为一些身份非同小可的人物看病,现在屈尊为他一个外国佬看病已经是破例了,而这助理还在不知死活的叫嚣着要抗议,这让这一众国手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如果不是因为上边下了任务,恐怕桂老等人甩手就走,你爱治不治,在华夏,成天排着队求我治病的一大车一大车的。

  “那除此之外,我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桂老说。

  “我不管,你们今天必须给我想出一个其他的方法来,不然的话我让你们好看。”助理叫嚣着。

  众人的脸登时都不好看了起来,他们是什么身份?整天接触的是什么人物?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小小的假洋鬼子来指手划脚?别说他一个小小假洋鬼子,就算是清源市的一指手来了,对这些御医也得恭恭敬敬的。

  “我在说一次,我只有这一个办法,如果你们不想试的话可以另请高明,还有,那鬼子的腿部神经大部分已经坏死,如果截肢的话要尽快,否则的话病情将进一步恶化,到时候就算是把下半身切了也无济于事。”桂老沉声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要抗议,我要抗议……”那助理嚣张惯了,根本不知道眼前这几个人都是什么身份,不顾一切的叫道。

  “随便你,如果确定不治,我们就回去了。”桂老拂袖道。

  “桂老,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要不……在想想其他的办法?”中医院院长哭丧着脸说。

  即使是这洋鬼子死到这里跟桂老他们都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他不一样,可以说他的人生都压在这老外的身上,治的好老外,他平步青云,治不好,他扒了这身院长的皮。

  所以说这中医院院长现在比皮尔还要着急。

  “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现在他双腿神经坏死,经脉全断,就象是一棵树,里面的筋坏死了,这颗树还能活吗?”桂老说。

  “可是……”院长欲哭无泪。

  而此时皮尔突然叫喊了起来,他操着半生不熟的中文叫道“我不相信没有别的办法,你们一定还有更好的医生,这几个医生的医术不行,我要换人……”

  这话一出口,桂老等一众专家团的脸上便有些挂不住了,桂老是谁?全国首屈一指的大国医的,现在竟然有人当着他的面说他的医术不行,这让这一众专家团情何以堪?

  “我可以告诉你,这里的几个人,是全国最好的中医,连我们都治不了的病,别人一定也治不了。”桂老几乎被气晕了。

  皮尔一愣,然后询问了助理几句,他的神色有些沉默,然后他突然激动的用英文大叫了起来。

  “里面是什么人?”叶皓轩来了之后只能与唐冰一起站在门口,挤不进去,但室内的淡话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一个美国财团的儿子,得了怪病,我看症状挺新奇的,便叫你过来看看有没有办法。”唐冰说。

  “办法是有,只是这些家伙们会相信我吗?”叶皓轩远远了看了片刻,心中便已经有数。

  而此时皮尔大声用英语叫喊了起来。

  “他说什么?”叶皓轩的英文不是很好。

  唐冰微微皱眉说:“他说他以前觉得中医很神奇,但现在他对中医失望透顶了,中医只不过是骗人的把戏。”

  叶皓轩大怒,推开门走了进去,喝道:“谁说中医是骗人的把戏?你的病,我来治。”

  就在这倾刻间,室几几十名医生的目光都落在了叶皓轩的身上。

  “你是谁?”中医院长皱眉道。

  “我是谁不重要,我可以治好他的病,但是前提是他要为他刚才说过的话道歉。”叶皓轩说。

  皮尔看了看叶皓轩,然后操着生碍的普通话说:“如果你能治好,我可以先你道歉,但前提是不能用一些极端的方法……否则我拒绝治疗……”

  “你最理想的治疗方法是什么?”叶皓轩问。

  “传说中的中医是用针灸和草药,如果你能用这个方法将我治好,我可以向你道歉。”皮尔想了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