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180章 学徒
  第180章 学徒

  “明天去我那里。”叶皓轩说。

  “干什么?”唐进问。

  “我店时忙,要招个伙计,你挺合适的。”叶皓轩说。

  “你要让我去给你当伙计?你等着吧。”唐进大怒。

  “你爷爷已经同意了。”叶皓轩说。

  “我不管,反正我是不会去的。”

  “你不去的话,你的银行卡明天就会冻结。”叶皓轩威胁道……

  “你……混蛋……”唐进气冲冲的跑进客厅里,显然是找唐老理论了。

  片刻之后,他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恨恨的瞪着叶皓轩。

  “明天八点,准时过去。”叶皓轩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虽然对叶皓轩恨得牙根直痒,但唐进也是无可奈何。

  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朱昊便心急火燎的开着一辆崭新的大众途观理到了悬壶居处。

  只是为时太早,他也不敢上去叫门,只得在外面守着,一想到自己的把柄在叶皓轩的手里抓着,他就觉得心里象火烧般的难受。

  这些东西虽然不至于要命,但事关他老子的前程与他的人身自由,他做的那些事他心里清楚,够叛他个十年八年的,这还是在一些严重的情节没有老实交待的情况下。

  六点钟,白悦便开了店门,芳芳跟她住在一起,她要一早起来送芳芳去上学。

  “你好,请问叶医生在吗?”一见到开门,朱昊连忙跑上前去,有些媚谄的笑道。

  “叶医生?他现在还没上班,你到八点以后在来吧。”白悦丢下了一句话,便带着芳芳离开。

  好不容易等到8点,但还是不见叶皓轩的踪影,朱昊开始急了,连忙跑到店中在问。

  “是这样的,叶医生交待过,要你在这里等,他今天有点事,可能会晚点来。”白悦依然是不紧不慢的说。

  “好,那我等。”朱昊咬牙切齿的说,在医院的一亩三分地上,他是太子,只有别人等他,他甩给别人脸子看,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叶皓轩的手里掌握着能要自己命的东西,让他不得不忍气吞声。

  他说着便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岂料白悦微笑道“不好意思,这里是诊所,你在这里会影响我们的病人心情的叶医生交待过,请你在门口等。”

  虽然气的咬牙切齿,但他还是不得不赔笑走到门口,老老实实的站着,现在虽然入秋,但秋老虎的天气还是让人受不了,火热不含一丝水分的太阳热辣辣的照着,让朱昊这个大少头晕目眩。

  虽然如此,但他还是不得不老老实实的等着,谁让自己有把柄在别人的手中呢?

  好不容易,叶皓轩来了,朱昊连忙迎上去,诚惶诚恐的说“叶少,你饶过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在也不敢了。”

  叶皓轩象是根本没有看到他一样,径自走到诊所中,朱昊不死心的跟上来,不顾一边前来看病患者诧异的目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叶少,只要您放过我这一次,以后我就是您身边的一条狗。”

  为了叶皓轩手中的把柄,朱昊算是豁出去了,也顾不上丢面子。

  “你的事一会儿在说,我现在正忙着呢,出去。”叶皓轩淡淡的说。

  朱昊咬咬牙,还是走了出去,然后象一尊门神一样站在门口,一动也不敢动。

  唐进受爷爷的把示来到叶皓轩这里跟叶皓轩学医,他气冲冲的走了进来,重重的坐倒在叶皓轩的身边,没好气的说:“今天是让我坐诊还是干别的什么?”

  叶皓轩刚好给一个病人看完病,随手写了个方子,交给唐进说:“去帮白姐抓药。”

  “你……”唐进大怒,想他堂堂针王唐渊的孙子,什么时候沦落到给人当伙计抓药的份上。

  “如果你不去,我现在就给你爷爷打电话。”叶皓轩半带威胁的说。

  “好,我去。”唐进咬咬牙,想想自家老爷子对自己的胁迫,还是接过药方去了。

  “抓完药后拿来给我看。”叶皓轩淡淡的说。

  唐进走到药柜前,三下五去二的将药抓好,然后麻利的用纸包好打捆,送到叶皓轩的跟前。

  岂料叶皓轩看都没看一眼,只是淡淡的说道:“当归少了一钱,黄莲多了一钱,重新抓。”

  “你故意整我是吧。”唐进怒道。

  “做为一个医生,你的职责是什么?”

  “救死护伤。”唐进想都没想就回答。

  “药都抓不好,你怎么救死扶伤?”叶皓轩问。

  “就差一点点,能有什么问题,你能保证你抓的药一分也不多,一分也不少?”唐进怒道。

  “中药讲究细致入微,一分一毫之差,药效之上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你这样多一钱少一钱,可能会导致病人的病更加严重。”叶皓轩说。

  “胡说八道,我抓药至少有十年了,从小就跟我爷爷学中医抓药,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唐进不相信的说。

  “所以你现在的医术,比起我来差了很远,医生不比别的职业,靠的是细致,一点偏差可以决定病情的走向,你这样根本不配做一个医生。”叶皓轩毫不客气的说。

  “你……”唐进一滞,被叶皓轩教训的无话可说。

  “重新去抓。”叶皓轩把药丢了回去。

  唐进憋着一股了气,然后在度回到药柜,细细的用称称好药量,然后仔细的确认了一下,这才将药拿给叶皓轩看。

  “菊花多了半钱。”叶皓轩依然看都没看一眼。

  “胡说,你又没有称,你怎么知道菊花多了。”唐进怒道。

  叶皓轩拿起药包打开,然后取出里面的菊花,来到药柜,将称柁放在三钱的位置一吊,称杆果真微微的翘了起来。

  “要得了这么细致吗,要不你抓?”唐进不服气的喝道。

  叶皓轩顺手将他抓的药丢到垃圾桶,然后也不用称,就这样直接把手伸进药柜里,三根手指一抓,过不多时,一包药便被抓好。

  “你可以称一下。”叶皓轩微微笑道。

  唐进当然不服,称都不用,他就不相信叶皓轩能把药量抓的一分一毫不少。

  唐进将药分开,然后放在称上,一称之下,然后嘴巴在也合不上了,只见叶皓轩所抓的药量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称杆平平的如一条直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