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07章 萧家老东西
  第307章 萧家老东西

  六楼一间套房中,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医疗器械,套房有十几名白大褂的医生在不停的忙碌着。

  一名满脸皱纹的老人躺在床上,他满脸蜡黄,没有一点人色,如果不是仪器上显示微弱的心跳,别人甚至以为他已经没了气息。

  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就是萧付文,也就是萧海媚的生父,看到叶皓轩的年龄,他微微有些惊讶,但还是伸出手道:“叶医生,家父的病,就拜托你了。”

  萧付文兄弟三人,他是老大,因为家族的生意不能耽搁,所以这次只有他夫妇两人赶到清源,一边一名打扮的珠光宝器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苏琴。

  叶皓轩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径直走到萧益弘的病床前,微微一搭脉。

  一搭之下,叶皓轩心中便已经有数,这老头子病的不轻,可以说是在生死线徘徊,虽然能救他一命,但是自己也要使出吃奶的力。

  思索了一下,叶皓轩才道:“之前我已经说了,如果能让他今后跟正常人一样生活,我最多保证他有三年寿命,保持这种形态,有五年,你们怎么看。”

  “跟正常人一样?你在开玩笑吧。”一边的一名医生已经忍不住开腔讽刺了“萧老先生身体器管衰退,顶多还有两个月的寿命。”

  自从叶皓轩进来,这些医生的脸色都不好看,萧益弘的病已经被他们宣判了死刑,可是萧家的人硬是要到清源求医,这表明了看不起他们的医术嘛。

  在者他们找个中医也就算了,可是还找了个这么年轻的中医,萧家的人也是病急乱投医,所以这些医生对叶皓轩充满敌意。

  “如果想让我治病,把西医都请出去。”叶皓轩淡淡的说,这些自以为是的专家他见的多了,他不想浪费自己的口舌,自己的医术没必要让他们认可。

  “出去吧。”萧付文一挥手。

  “萧总,这……”

  “我说让你们出去。”萧益弘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容质疑的威严,做为下一任的萧家萧主,这点气场还是有的。

  那一群专家不敢做声了,他们有些无奈的出去。

  “请叶医生为家父治疗,事成之后,萧家必有重谢,与其让家父这样生死不如的活过五年,倒不如让他能象正常人一样生活。”萧付文叹息道。

  叶皓轩点点头,其实他一来就知道萧家人会有此选择,萧海媚也说过,她这个父亲经营有头脑,但做事喜欢举棋不定,所以萧家老头子如果现在死了,整个萧家马上会一落千丈。

  而萧益弘的三个儿子一个比一个不争气,唯有萧付文还算有些头脑,这也是萧煜不惜一切代价,在叶皓轩面前忍气吞声的原因。

  叶皓轩取出医药箱,拿了箱中的保命金针,这金针用来针灸效果奇好,萧益弘因病了太久,混身血液都有所不畅,叶皓轩先用太乙神针为他疏通血脉。

  太乙神针施展完了之后,叶皓轩又施出鬼门十三针,以唤醒萧益弘的意识。

  数种针法施出,叶皓轩也颇为吃力,他所施出的针法必须以气御针才能达到奇效,半个小时一过,他体内的真气便有些跟不上,他只得服下一颗自己平时制作的益气丸,这才得以继续下去。

  萧付文见叶皓轩慎重的神色,但悄悄的一挥手,室内的人都到了套间的侧室中,以免打扰到他。

  其实萧海媚一到场萧付文就已经认出来这是自己的女儿,只是情况紧急,他才没有说话。

  一到侧室,萧付文的脸上露出一丝愧疚的神色,“媚媚,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

  “我过的好与不好,与你有关系吗?”萧海媚神色淡然,对于这个抛弃母亲,最后又不认自己的人,她没有半点感情可言。

  “媚媚,我知道当初我们那样对你是我们的错,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毕竟,血浓于水。”萧付文叹息道。

  “你不用在这里假惺惺的,我受委屈无所谓,可是我母亲对你一片痴心,临终时对你还念念不忘,你有去看过她一眼吗?你有想过她一次吗?”

  “我……对不起。”萧付文神色凄凉,当初虽然他也有苦衷,但归根结底,还是他没有魄力,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任由他父亲把萧海媚赶出家门。

  “对不起有用吗?你负了一个女人。”萧海媚恨恨的说。

  “说什么对不起?背着我出去找别的女人,你难道对不起我了吗?”一边的苏琴冷哼道。

  她转身扫了一眼萧海媚,十多年不见,当初那个懵懂的小丫头现在亭亭玉立,甚至比她当年她母亲还漂亮,这让她心中岔岔不平。

  她冷声道:“你母亲那是自甘堕落,做小三还有理了?她还不是奔着萧家的家业去的?落到这一步,活该。”

  萧海媚不理会苏琴的冷嘲热讽,她只是盯着萧付文沉声道:“我母亲当初是不是冲着你有钱去的,你心里应该清楚,还有,她并不知道你已经有了家室,这是你骗了她,你也清楚。”

  萧海媚盯着萧付文,希望他能为母亲说一句公道话,可是萧付文原本就是魄力不足,没担当的男人,他目光有些躲闪,不敢与萧海媚对视。

  在这瞬间,萧海媚对这个没担当的男人彻底失望。

  “还有,萧家家大业大,不是随便什么一个人都能进得了家门的,当年老爷子不允许,现在我还不允许。”苏琴冷冷的盯着萧海媚。

  萧海媚突然转过身,淡然一笑道:“自从萧家当年把我赶出去之后,我就在也没有想过要回萧家,你们的施舍,我不需要,我现在能养活自己,为什么要看你们萧家的脸色?”

  “你倒有自知之名,哼,妖里妖气,跟你母亲一个样。”苏琴见萧海媚出众的气质,心里就一阵不舒服,当年的那个狐狸精,生出来个女儿竟然还这么漂亮。

  萧海媚眼光突然变冷,她盯着苏琴冷声道:“如果你敢在侮辱我母亲,我让你好看。”

  “我说的有错吗?除了会勾引别人的男人,她还有什么用?”

  “你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难道你就有本事了?丈夫出轨,你就不找找自已的原因?”萧海媚冷笑道“老女人了,打扮的在好看,也勾不住男人的心了,你可得当心点自己的丈夫,说不定哪天又出来一个跟你儿子争家业的。”

  “你……你这个野种,你说什么……”苏琴气极败坏的尖叫道。

  女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自己老女人,萧海媚一张嘴也凌厉无比,开起骂来根本不输于苏琴。

  “我要是野种,你的男人就是野男人,你的儿子也是野种,你自己也是一个野女人。”萧海媚不甘示弱的冷笑道。

  “小贱人,你说什么……”苏琴几乎要晕撅过去了,这些年来她久居豪门,哪里见过如此粗俗的骂声,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接口。

  “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老爷子怎么样了,我们出去看看吧。”萧付文实在忍无可忍。

  在外面,叶皓轩依然在紧张的跟萧益弘施针,一时间别人了不敢打扰。

  “媚媚,这次能带叶医生来,谢谢你了。”萧付文叹道。

  “不用谢我,我只是不想这老东西死那么容易。”萧海媚冷笑。

  “萧付文,你也不管管你生下来的小野种……”苏琴终于抓住萧海媚的把柄,老爷子是萧家威严所以,萧海媚竟然骂他老东西,这是犯了大忌。

  “住口。”

  果真,萧付文神色一变。

  “你刚才骂谁?”叶皓轩手中本来只剩下了最后一根金针,他听了苏琴的话突然停住了手。

  “当然是骂这人小贱人。”苏琴冷眼向萧海媚一看。

  叶皓轩缓缓的收起了手中的金针,他沉声道:“她是我女人,你在骂一句试试……”

  瞬间,这夫妇二人呆住了,他们并不知道叶皓轩跟萧海媚竟然还有这一层关系。

  “对不起,叶医生,请你继续。”萧付文连忙说。

  “让她跪下向我女人道歉,不然的话,我拒绝治疗。”叶皓轩走到萧海媚的身边冷声道。

  “让我向她道歉?不可能。”苏琴又惊又怒,她是绝对不可能向那个贱人的女人下跪道歉的。

  “如果我这一针扎下去,那老头子马上就能醒来,跟正常人一样。”如果这一针不扎,等于说前功尽弃。

  叶皓轩看了看时间道:“你还有五分钟时间,如果五分钟过了,就算这一针扎下去了,也没有用。”

  “媚媚,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请叶医生赶快帮你爷爷治病吧。”萧付文犹豫了一下,他知道苏琴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是不可能向萧海媚下跪的……

  “你没听清楚吗?我要她,下跪道歉。”叶皓轩一字一顿的说。

  “不……不可能。”苏琴怒道。

  “还有四分钟。”叶皓轩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这个时候病床上的萧益弘突然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他猛的睁开双眼,直直的看向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