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19章 斗医
  第319章 斗医

  “就是,秒杀他。”

  看毛宜仁嚣张的样子,中医院所有的学生都怒了,这货是哪里跑来的货,竟然敢向他们的叶老师挑战,不知死活。

  对于毛宜仁的嚣张,叶皓轩也是心头火起,这货充其量就是一个二流医生,借着媒体的势才得一个神医的名头,也敢在自己面前嚣张?

  对于自找其辱的人,叶皓轩向来是满足他的愿望,他微微笑道:“那好,今天就跟你比一场,不过总要有些彩头吧,神医这个名头不须你让,我现在已经是了,换点别的吧。”

  “你……”毛宜仁大怒,他喝道,“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不过你要是输了,把悬壶居让给我。”

  叶皓轩心中一怔,这货的胃口倒是不小,自己的悬壶居现在极为火爆,几乎可以抵得上一个小型医院了,吃相这么难看,也不怕把自己撑死了。

  “悬壶居就算给你,你也撑不起来。”叶皓轩冷冷笑道,“这样吧,之前八大流派中温补派的刘老赠我一套金针,是医者难得的极品金针,我要输了,这个就归你怎么样?”

  对于刘老的那三十八根保命金针,毛宜仁也是仰慕已久,没想到现在竟然在叶皓轩的手里,他眼前一亮,“好,就这么办。”

  “但是如果你要是输了,以后就拜我为师,今后十年,你都必须在我悬壶居行医。”叶皓轩笑道。

  “你……”毛宜仁大怒,自己都四五十岁的人了,如果真的要叫一个年轻人当师父,那是极落面子的事。

  但是他转念一想,自己要真是输了,那说明叶皓轩真有独道之处,就算是叫他一声师父又怎么样,当下他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叶皓轩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现在他正是缺人之际,毛宜仁的医术虽然一般,但毕竟有几十年的行医经验,自己只要稍加点拔,一定会有所进步的。

  “怎么比,你说了算……”毛宜仁笑道。

  叶皓轩环顾了一周,四周都是自己的学生,他笑道:“这里都是我的学生,如果从他们当中挑人出来,有失公证,这样吧,出了校门,我们一同在校门口义诊,效果好不好,让患者说话。”

  “那好……就这么说。”

  毛宜仁显然今天是有准备而来的,他行医几十年,也有几个弟子,他的几个弟子片刻便在大门口做好了准备,摆上两张桌子,然后挂出义诊的牌子。

  礼堂里近千人都兴奋了起来,两大高手比拼医术,这是多少年难遇到的场景,于是有人拿出手机进行现场直播。

  不管怎么说,毛宜仁也是名声在外,叶皓轩这几天更是风头正盛,两大神医义诊,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

  由于学生太多,两人的义诊地点设在了操场里,很快有人闻讯而来,现在的人亚健康的比较多,身体多多少少有一些毛病,就算是没病,让两神医把把脉,讲几句养生的方法也是好的。

  一连几个,都是身体没大毛病的人,所以也没比出个所以然来。

  终于,一个年迈的老太太,在一个八岁左右的小女孩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老太太年纪极大,走路都有些蹒跚,她边走边剧烈的咳嗽着,而且嘴唇还时不时的溢出些血丝。

  小女孩长得机灵活现,只是身体有些单薄,显然这一老一少的生活并不是很好。

  “两位神医,是在义诊吗?咳咳……”老人剧烈的喘息了半天,这才问,刚才走的那段路似乎是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姥姥,你没事吧。”小女孩为老人抚着后心。

  一个中医院的学生连忙搬来一张椅子,帮小女孩扶着老人坐下。

  毛宜仁当仁不让的先去为老太太把脉,然后又问了她几个问题,已经胸有成竹,他转身坐下便开始写药方。

  两分钟不到,他的药方便已经写成,只见叶皓轩依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且神色上微微露出一丝凄凉的异样。

  “叶医生,你怎么还不动?难道你知道看不好这老太太的病?”毛宜仁冷笑道。

  叶皓轩走到老太太的跟前,轻声问:“老人家今年高龄多少了?”

  “我老婆子已经八十三岁了,咳咳……”老太太说几句话便剧烈的咳嗽一阵。

  叶皓轩点点头,转身向小女孩问道:“小姑娘,这是你姥姥?”

  “是的,我认识你,你的医术很高明,能起死回生,医生,帮我姥姥看看吧,她病了好久了。”小姑娘点点头。

  “你的爸爸妈妈,还有舅舅们呢?”叶皓轩问。

  小女孩一怔,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老太太。

  “医生,我只有一个女儿,这孩子他父亲不在了,母亲跟着一个有钱人跑了,现在就我们两个了。”老太太问。

  叶皓轩有些揪心,他问道:“能联系上你女儿吗?”

  老太太摇摇头:“我那个女儿,根本没把我们两的死活放在眼里,她是不会管我们的。”

  “叶皓轩,你到底看不看病?”毛宜仁的一个弟子冷笑道,“如果不会看,就趁早认输了吧,我师父才是当仁不让的神医。”

  “你放屁,叶老师才是神医……”

  中医院的学生也不示弱。

  毛宜仁摆摆手,示意他的弟子稍安勿躁,他抬头笑道,“叶医生,你不看病,问些无关的问题做什么?你是不是诊断不出来这老太太的病,要不我的方子你过过目?”

  “不用了。”叶皓轩淡淡的说“你的诊断无非是肺痨,所开的药不过是百合固金汤,方中有百合、麦冬、玄参,生地……”

  叶皓轩一口气说出了毛宜仁的方子,甚至把他的药方用量都一一道来,说的分毫不差。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叶皓轩似是知道毛宜仁的水平,叶皓轩所述的方子和自己的方子一模一样,毛宜仁咬牙切齿的把方子撕成粉碎。

  因为他知道,叶皓轩一旦说出他的方子,他的方子多半无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虽然没看到他的方子上写的什么,但看毛宜仁猪肝一样的脸色,围观的人都已经猜出大概了。

  “叶老师果然厉害,连他什么方子都知道。”

  “可不是嘛,连用量都说的一清二楚,真厉害。”

  “你这个方子,虽然对症,但是治不了老太太的病。”叶皓轩淡淡的说。

  “那你说,用什么方子治她的病。”毛宜仁怒道。

  “你的诊断虽然没错,但有些东西,你没看出来。”叶皓轩说。

  “混账,我有什么没看出来。”毛宜仁大怒,自己行医几十年,很少看走眼,可叶皓轩竟然说自己没看出来,这是让他最生气的地方。

  “你不懂玄学,没看出来也是正常的,我今天就教你一招。”

  叶皓轩指着老太太说:“现在老太太身上有五个特点,衣服垢秽,头上华蓬,腋下流汗,身体气秽,不乐本座……”

  叶皓轩每说出一个特征,毛宜仁都神色就变了一分,叶皓轩说完,他整个人震惊在当场,叶皓轩所说的这几句话,他师父临终时对他也说过。

  毛宜仁的资质虽然一般,但他的师父也是当时有名的名医,他这些年混得风生水起,其中也不乏他师父的影响力。

  只是他师父说完这几句话,只是告诉他“宜仁,师父的大限到了,不能教你什么东西了,你的资质一般,为师的医术虽然传给了你,但你不能全部领会贯通,以后有人如果解释出这几句话的意思,你便可以拜他为师,让他教你。”

  他师父说完便撒手离世,这么多年来他也没少向一些名医请教这几句话,可惜没有人知道这几话是什么意思。

  今天叶皓轩陡然说出这几句话,让毛宜仁整个人都震惊在当场。

  “这,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毛宜仁震动余,急切的问叶皓轩。

  叶皓轩不答,只是看了一眼老太太,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老太太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她微微一叹道:“医生,我老婆子活了近百年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常言道,五十而知天命,我今年八十多岁,有些东西,也看透了,直说了吧,是不是我的大限到了?”

  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转身向毛宜仁道:“刚才的那几句话,便是天人五衰,也就是说,人的阳寿将尽所显出的异象。”

  “天人五衰,竟然是天人五衰,师父,你临终前原来是以自己的五衰之相来告诉我这就是天人五衰,弟子没用,这么多年都没能体会你的意思。”

  毛宜仁突然老泪纵横,他跪倒在空地上,恭恭敬敬的对着天空连拜三次。

  围观的学生们都吃了一惊,目瞪口呆的看着毛宜仁,心想他疯了吗?

  刚才这货还牛逼哄哄的来挑战叶老师,可是一眨眼,自己就跪在地上哭了起来,这是为什么。

  毛宜仁师徒感情极深,他师父是当代名医,医术超绝,可惜他领会的不多,叶皓轩今天既然解释出了这几句话,那便说明叶皓轩的医术是真才实学,甚至能与他师父比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