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36章 大师
  第336章 大师

  “那有劳大师了。”赵天华连连道谢。

  大师取过一个精神的小瓶,里面装有黑狗血,他们易学协会是被国家承认的存在,平时做的就是这个行当,所以说并不是那些江湖骗子可比的。

  而且他们身上的家伙齐全,这位大师行走江湖多年,经验极其丰富,他黑狗血向赵阳身上一撒,然后一声大喝,一面阴阳镜已经拿了出来,遥遥向赵阳一照。

  原本室内阴气森森,大家虽然看不到,但是总觉得有种阴气直冷到骨头里,大师的阴阳铜镜一出,一抹肉眼不可见的光华充满室内,整个室内遍地升辉,那股阴寒的气息马上消失不见,所有人都感觉到身上暖烘烘的。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大师现在威风凛凛,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让觉得极为踏实。

  赵天华心里才踏实了下来,看来这大师果真有些真本事,儿子一定会有救的。

  正在这个时候,大师突然一声闷哼,一鲜血喷了出来,铜镜突然失控制一样向他胸口么噬而来。

  也好在他一身本事不是吹出来的,他连忙向后一滚,叭一声脆响,他的阴阳镜碎成碎片。

  大师心疼的直打哆嗦,他这一件阴阳镜可是一件法器啊,就这样毁了,这让他几乎要哭出来。

  心疼之余,大师身后也出了一身冷汗,他已经确定,是有人要整赵阳,而且对方的修为高出他不少。

  “大师,怎么样,怎么样了?”赵天华连忙把大师扶起来。

  “太凶了,这鬼太凶了,赵总,令公子的事情恕我无能为力,你另请高明吧。”大师慌慌张张的说,在也不敢在室内多留一分钟,他转身就跑。

  “大师,请你务必帮帮忙,你开多少钱我都可以,五百万,只要我儿子没事,我出五百万。”赵天华惊慌拉着大师。

  “五百万,我刚才碎的那个法器,你一千万也买不来。”大师摇摇头,逃也似的离开,开玩笑,对方可是个玄学高手,他跟别人比就是渣渣一个,哪里敢跟人家叫板?

  另外一间病房里,叶皓轩收起手中的金钱剑,他冷笑道:“赵天华,你不是有钱吗,我看你有钱,能买来你儿子的命不能。”

  “爸……爸……”

  昏迷的赵阳突然醒了过来,由于他刚才自残,所以身上被包满了绷带,就象是一个木乃伊一样。

  “儿子,你醒了,你没事了吧。”赵天华连忙扑到床边,但是他还是不敢上前去,生怕他儿子一发起狂来把他的耳朵咬下来。

  “我感觉好多了,我没事了,没事了……”

  赵阳喃喃的说,刚才的事情依然让他心有余悸,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好象身体里有另外一人他,控制着他,根本停不下来自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赵天华看儿子双眼清澈,应该是没事了,不管大师怎么说,只要儿子好了就行,他吩咐保镖把儿子的绳子解开。

  他离儿子远远的,看儿子真的没事了,他这才敢靠近。

  “儿子,养好伤,咱们快点出院,不呆在这里了。”赵天华心有余悸的说。

  “好,我要快点好起来。”赵阳失血过多,整个脸都惨白惨白的。

  正在这个时候,赵天华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他的助理打来了。

  “什么事,没事别来烦老子。”赵天华不耐烦的喝道。

  “赵总,你快来世纪新区看看吧,那些工人又闹事了。”话筒里传出他秘书的声音。

  “你看着办就行了,妈的,这点小事也要烦老子,老子要你干什么的?”赵天华不耐烦的一通骂。

  “赵总,这一次玩的有些大了,他们上百号人都在工地赌着要钱,有些设备已经被他们占了,扬言说不给钱就到我们售楼中心去砸招牌了。”秘书苦逼的说。

  “混蛋,是谁带头的,你等着,老子马上过去。”赵天华大怒,不就是欠了他们点工钱吗,至于闹成这样吗?

  “儿子,你养好伤,我去教训那些混蛋,马上就回来。”赵天华转身就走。

  赵天华是房地产大鳄,他的地产是清源数一数二的,前段时间一个新区竣工,但是那些工人的工资被他扣了大半年的,不是没钱,就是不想给他们发。

  赶到工地的时候,上百号工人手持铁铲正在围着自己的助理要钱。

  “都滚开,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妈的,敢问老子要钱,你们活得不耐烦了?”下了车,赵天华一声吼,推开人群,站到一个台阶上。

  “他就是赵天华,地产老板。”

  “找他要钱,黑心老板……”

  “对,我们要钱,你拖欠我们的工钱。”

  现场的工人们情绪激动了起来,不过工地的保安人数也不少,他们虎视眈眈的看着那些民工,手里拿着家伙,让民工们不能挤上前来。

  “谁上带头的,上来说话。”赵天华吼道“麻痹的一人一嗓子,老子怎么能听明白。”

  一个包工头被推举了上来,他走到赵天华的跟前喝道:“赵天华,工程已经完成了,为什么你们还押着我们的工钱不发,我们这些人一家老小,全指望这点钱活着呢。”

  “谁欠你们钱了?工程款已经结清,你们还堵着我要钱,这是勒索。”赵天华冷笑道。

  “你放屁,还有至少年半的工钱没结,下来有几十万,你就是想赖着不给。”工头怒道。

  “妈的,那些钱是扣的机械磨损费,老子的设备不是用钱买来的?还有你以为开个楼盘容易,老子不用上下打点啊,要不是老子开楼盘让你们来打工,你们哪里有钱拿?老子养活了你们,你们不感恩,还来闹事,你们这些个白眼狼。”

  “赵天华,你说这话还有人性吗?我们辛辛苦苦给你盖楼让你赚钱,到底是谁养活谁,今天这钱你不结,你就不要想离开。”

  “你作死是吧,揍他。”赵天华一脚揣了过去,马上有几个保安过来对着工头一顿拳打脚踢。

  “妈的,你敢动手……兄弟们,我们被这黑心老板逼的不活路了,打他。”现在一触即动,混乱了起来。

  这边的小混混也不在少数,一场械斗马上开始。

  这个时候警察赶到了现在,这才制止了一场混乱没有发生。

  “赵天华,我们每个人出来赚的都是辛苦钱,你黑我们的血汗钱,不怕遭报应吗?”工头愤怒的吼道。

  “鬼怕恶人,老子不怕报应,直白告诉你,老子是混黑出身的,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就你们这几个小杂鱼,也敢来这里勒索我?省省吧。”赵天华大笑道。

  “我就明目张胆的黑你们的钱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们去上访啊,我告诉你,老子上上下下都打点好的,你们告都没有地方告,我支付你们半年薪水已经是大发善心了,谁敢闹事,我弄死他。”

  “快看,有人要跳楼。”

  一位民工惊呼。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在这坐三十多层高的顶楼,还未来得及拆下来的机械臂上,有一个人战战兢兢的爬了上去,在高空中显得心惊胆战。

  “是哪位兄弟,快,快救他下来,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不知道啊,我们的人都在这里。”

  民工这方慌张了起来,他们只当是自己这方的人,一时想不开,跳楼去寻短见。

  “兄弟,钱没了可以在挣,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工头大叫,可是机械臂离地面几十丈,上面的人根本听不到,他走到机械臂的边缘处,颤抖着站直了身子。

  “赵天华,你看看,你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要闹出人命了,你的良心过意的去吗?”

  “妈的。想拿这招来威胁老子,老子告诉你老子不怕,你有种就跳啊,你跳啊,跳给老子看,跳下来老子就把工钱给你。”赵天华狞笑道。

  说真的,这招对他来说已经不灵了,他做这一行二十多年了,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每次都是大呼小叫的要自杀,可是到头来不还是乖乖的下来了。

  他就不相信有人会为了一两万的工钱想不开跳楼,就算跳下来,他照样一分钱不赔。

  赵天华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半空中的人站定,双手张开,摆了一个迎风飘扬的姿势,直挺挺的从三十楼的机械臂上跳了下来。

  下面的人群中传出一阵惊呼,由于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根本没有人来得及通知消防准备气垫什么的。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了过来,众人纷纷侧让,跳楼的那人哼都没有哼一声,叭在地上便没了声息,一滩殷红的鲜血从他身下缓缓的溢出来。

  “妈的,真跳,活该摔死你。”赵天华啐了一口,他黑白两道都混过来,说真的,还真没有把这条人命放在眼里,况且这又是他自己跳下来的,大不了花点钱息事宁人。

  话一出口,他突然觉得不对劲,跳楼者身上缠满了纱布,就象是一个木乃伊一样,他猛然想起来自己的儿子在医院自残,貌似就是被包成这个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