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42章 请帖
  第342章 请帖

  “这个……我刚才已经对你老丈人说了,文老爷子的病是隐疾,发作起来要命的,你老丈人不听,反而认为我在巴结他,我还是不出去丢人现眼吧。”叶皓轩摇摇头。

  “还有这种事……”林建业目瞪口呆,他是知道叶皓轩脾气的,他看病可以不收钱,但前提是不能质疑他的医术,他心中暗急,自己那老丈人心高气傲,难免会得罪人,这下麻烦了。

  “你等会儿哈,我让他亲自来请你,就当给哥们儿这个面子。”林建业着急的说。

  “你的面子我肯定要给的。”叶皓轩点点头。

  林建业匆匆忙忙的向包厢里跑去。

  林建业刚走,宁永元便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他的屁总算是放完了,他用沐浴露在身上搓了几遍才算罢休,换完了衣服后他就气冲冲的回来找叶皓轩的麻烦了。

  “我现在以这里主人的身份,命令你马上滚出去。”宁永元再也顾不上自己的绅士形象了,一出场他便气势汹汹的向外一指。

  他身后还跟着两个膀大腰圆的保安,两人往那里一站,就象是铁塔一样。

  “你是这里的主人?”叶皓轩感觉到好笑,这货的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

  他充其量是文家的表亲,而且宁氏集团也不算很有钱,竟然敢这么大言不惭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当然,如果我是你,就马上出去了,你就是一个来混吃混喝的神棍,谁请你来了,你的请帖呢?”宁永元愤怒的说。

  刚才叶皓轩让他在众人的眼前丢尽了脸,如果不是顾忌着今天大喜,他早就找人教训叶皓轩一顿了,现在他先把叶皓轩请出去,然后在教训他一顿。

  “我有没有请帖,管你什么事?”叶皓轩看傻逼一样的看宁永元。

  “这是高档酒店,你以为是地摊小餐饮?想来就来,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身份?滚出去。”宁永元喝道。

  “我什么身份你管不着,我是人请来的,你让我出去,首先你得有这个资格。”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当然有这个资格,我说过我是文小姐的表亲,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出现在文小姐的大订仪式上?”宁永元喝道。

  “看来你的自我感觉挺良好的。”叶皓轩站起身来,如果不是今天是好友的大喜日子,他都忍不住出手教训这货一顿了。

  “当然,你一个小医生,有资格在这里?我在说一遍,滚出去。”宁永元喝道。

  他身后的两个保安齐齐向前一步,看来叶皓轩在不出去,他们恐怕就要动手了。

  “你确定要这么做?”叶皓轩冷笑道。

  “走吧,我看等会儿他怎么收场。”林雨彤站起来淡淡的说。

  “好,走,我请你去吃饭。”叶皓轩也不习惯这的样场合,他和林雨彤一起离开。

  宁永元冷冷一笑,跟了上去,他已经研究着让叶皓轩怎么跪地求饶。

  “叶医生请留步,叶医生这是要去哪里?”

  叶皓轩刚走到门口,文岳伦匆忙的声音传了过来。

  现在文老的病情严重,文岳伦这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神医就是神医,本来想着自己的准女婿跟叶皓轩是好朋友,想借着女婿的面子请请叶皓轩。

  谁知道没过一会儿林建业就匆匆的跑了回来,把前一段时间钟华灿的事情讲了一下,文氏集团在强,也强不过港首富,文岳伦也是能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这不就匆匆的赶过来道歉了。

  “貌似这里不大欢迎我,所以我呆着也没意思,文先生,再见。”叶皓轩挥挥手,就要跟林雨彤一起走。

  “叶医生。”文岳伦大急,现在文老的病情很严重,这种突发性的心脏病发作起来最要人命。

  医疗团队的医生都是有着过硬的专业知识的,甚至领队的主治医生是哈佛医学院毕业的,连他都脸色煞白的说可能文老挺不过去了。

  现在也只有让叶皓轩来试试了,虽然之前他不大相信中医,但是叶皓轩确实有不同凡响的地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文岳伦狠狠的瞪向一边的宁永元。

  “姑……姑父,这个家伙是来混吃混喝的,所以我就带人把他赶出去。”宁永元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

  “我兄弟也是来混吃混喝的?”林建业的脸登时沉了下来。

  宁永元冷汗直流,不管是他的姑父还是林建业,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他姑父或许会顾忌着亲戚的情分给他留几分面子,但是林建业这个清源数一数二的衙内,估计也不会顾忌这点香火情。

  要是林建业真的想整他,真是分分钟都能玩死他。

  “我错了,姑父,我真的错了,我马上去道歉,我马上去。”宁永元连忙点头哈腰的跑上去。

  “叶医生,叶兄弟,刚才是我不对,您可千万别走。”宁永元拉着叶皓轩的衣角苦苦的哀求,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姑父难看的神色让他感觉到事情的不妙。

  “不走干嘛,让你找人把我丢出去,我不是来混吃混喝来的吗?”叶皓轩没好气的说。

  “叶医生,我错了,我有眼无珠,您就大人大量,别给我一般见识了,你就当我是一条狗好不好。”宁永元苦苦的哀求道,几乎就差跪下来抱叶皓轩的大腿了。

  “叶医生,家父的病情非常严重,还请叶医生务必要出手救治一下啊。”文岳伦是真急的。

  文老现在一个人撑起文家的半边天,而且最近一段时间时局不稳,竞争对手蠢蠢欲动,如果这时候老爷子倒下了,文家会造成巨大的损失的。

  “岳总,在你看来,我不过是一个江湖骗子罢的,对不起,文老的病,恕我无能为力,我的医术只给信得过我的人治。”叶皓轩淡淡的说。

  “叶医生,刚才是我的错,我向您道歉,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叶医生务必要出手救治家父。”文岳伦深深的一鞠躬。

  “叶医生,我爷爷的病,拜托您了。”文月诚恳的说。

  “皓轩,帮帮忙吧,现在情况严重。”林建业忍不住道。

  “那好,看在我兄弟的份上,今天我就帮文老看看,不过我事先说好,文老的病来的太突然,加上年纪大了,身体机能退化的严重,所以我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叶皓轩点点头。

  他这样无非是卖林建业一个面子,林建业岂有不明白的道理?他感激的向叶皓轩点点头。

  “叶医生能出手就好,据我所知,只要叶医生出手,还没有救不回来的人。”文岳伦大喜。

  赶到包厢的时候,文老已经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了,他的心脏病是突发性的,虽然有医疗团队跟着,但是对他的病也是束手无策,一是因为他年纪太大了,身体机能不比年轻人,大悲大喜都经历不起,更何况是身体骤然在生死边缘徘徊?

  几个医生在一边讨论着病案,但是对于这种情况实属少见,他们商量了半天也没有一点办法。

  叶皓轩径直走到文老的跟前,一搭脉,心中已经有数,他转身喝道:“我车里有一个行医箱,帮我取过来。”

  林建业马上跑了出去。

  叶皓轩右手双指如风,快速的点在文老身上的各处穴道上,然后渡过一丝真气,让他的身体状况得以缓解。

  林建业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叶皓轩接过行医箱,取出保命金针,就要往文老的向上刺去。

  “你干什么,你这针消毒了吗?”一边一名专家皱问道。

  说真的,他们并不看好中医,尤其是叶皓轩这么一个年轻的中医,终于有一名专家忍不住问了。

  “有质疑我医术的人马上出去,不要耽搁我治病。”叶皓轩淡淡的说。

  “谁有疑问马上出去,没疑问的话在这里安静。”文岳伦恼怒的扫了那人一眼,那医生脑袋一缩,在也不敢说话了。

  叶皓轩施出太乙神针,快速的刺在文老的身上,自从修为更精进一步后,他气海中的浩然真气几乎是用之不尽。

  最起码,用来行针救人是够了,怎么都用不完。

  叶皓轩渡过一丝真气,十余根金针不停的颤抖了起来,浩然真气那得天独厚的气息一丝丝的渡入文老的身体里,他的身体渐渐的有了改观。

  半个小时以后,文老苍白的脸渐渐有了红润,他原本急促的呼吸也慢慢的平稳了下来。

  叶皓轩松了一口气,然后把他身上的金针起下,用酒精消了毒,然后放在行医箱里。

  “叶医生,我父亲的情况怎么样了?”文岳伦紧张的问。

  “还好,还算及时,他休息一会儿就会醒过来了,身体无大碍,但是这种隐性心脏病有时候容易反复,等会儿我开个方子,吃上一段时间,问题不大。”叶皓轩道。

  “那就谢谢叶医生了,刚才我冒犯的地方,还请叶医生见谅。”文岳伦感激的说。

  “不用谢我了,要谢就该谢你有个好女婿。”叶皓轩没好气的说。

  说真的,他对林建业这个准岳父,印象不大好,如果不是看在林建业的面子上,他真的有可能一走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