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355章 龙老
  第355章 龙老

  王璐的又声又嗲又嚅,让叶皓轩不自由主的打了个冷战,这声音让他感觉到混身发悚。

  “好了,以后就不会看到那些东西了,以后自己出去玩小心点,还有,好好读书。”叶皓轩笑道。

  “叶哥哥,我请你吃饭好不好,我爸妈说也要好好的感谢你,今天晚上?”王璐抓着叶皓轩的手晃了起来,让叶皓轩有些心惊胆战的。

  现在的姑娘们,发育的真好,这是叶皓轩的心声,他强忍着不舍把目光从她身上抽回来,有些艰难的说,“我这几天忙,有时间在说。”

  “真的忙吗?我告诉你,我爸妈回来的晚哦,晚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哦……”王璐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狡意。

  “老板,你自求多福吧。”黑子无语的摇摇头,转身钻入铜钱里在也不出来了。

  引诱,这是赤果果的引诱,叶皓轩咬牙切齿的说,“小孩子家,懂什么。”

  “叶哥哥,我的心,你还不明白吗,要不你摸摸。”王璐突然抓住叶皓轩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可是某样东西占据的地方太大,叶皓轩怎么也感觉不到她的心在哪里,他只觉得入手处一片柔软。

  叶皓轩有些把持不住了,他连忙想把手抽回来,就在这个时候,诊室的门一开,陈若溪穿着警服长裙走了进来。

  “叶皓轩,你这个禽兽。”

  陈若溪看到眼前的情形,不由得大怒,叶皓轩这混蛋花心就算了,可他就连小姑娘也不放过?这姑娘虽然发育的很好,但是明明就是未成年,他难道不知道?

  “呃……我说这是个误会,你信吗?”叶皓轩苦笑道。

  “误会?误会你个大头鬼,你的手放在哪里。”陈若溪怒气冲冲的叫道。

  “真是个误会,”叶皓轩连忙把自己的手抽回来,然后苦笑道,“祖宗,你别添乱了,我很忙,代我谢谢你爸妈就行了。”

  “你真的不去了?”王璐有些幽怨的扫了叶皓轩一眼,她看到身材火爆的陈若溪,双眼中竟然有些敌意。

  “陈大警官,你找我有什么事?”叶皓轩摸摸鼻子,只要是陈若溪来找自己,他知道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自己来还是让我代劳?”陈若溪拿出一双手铐丢在叶皓轩的跟前。

  “你有没有搞错,我又犯什么事了?”叶皓轩吓了一跳,心想自己这几天挺老实的,这妞怎么又盯上自己了?

  “前几天在福湖商场那个道士,你知道吧,别对我说那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陈若溪冷冷的说。

  “那个道士?”叶皓轩愣了愣道“我还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你别给我装糊涂,跟我走,你最好老实点。”陈若溪说着把叶皓轩麻利的铐了起来。

  “好吧,我还是那句话,请神容易送神难。”叶皓轩无奈的站起来。

  “喂,你干什么,你怎么可以随便抓人?叶哥哥犯了什么事了?”王璐不依了。

  “警察办案,至于什么事,我没必要给你交待吧,你是他什么人?”陈若溪扫了她一眼。

  “就算你是警察,你也要有证据啊,叶哥哥是个好人,你不能随便抓他,我告诉你,我爸是律师。”王璐怒道。

  “律师很了不起吗?”陈若溪一扯叶皓轩的衣领,就要往外拉去。

  “她爸是金牌律师,所以这一次抓我最好有理有据,不然的话他能让你们警局身败名裂。”叶皓轩耸肩说。

  “少拿这个威胁我,什么样的律师我没见过?走。”陈若溪扯着叶皓轩的衣领离开。

  “叶哥哥,你放心,我会让我爸去保释你的,晚上我在家等你哦。”王璐冲着叶皓轩的背影大叫。

  叶皓轩一个哆嗦,差点跪倒在地,他心里已经把王璐定义为小魔女一类的,单是这嗲的发粘的声音,就让人有种把持不住的感觉。

  狠狠的剜了叶皓轩一肯,陈若溪怒道:“色狼,连未成年也不放过。”

  叶皓轩也懒得解释,他向副驾驶室上一坐,双眼微微闭着养神去了。

  陈若溪启动车子,向医院的方向驶去。

  “你不是要带我去警局吗?”叶皓轩诧异的问。

  “我带你去警局做什么?”陈若溪咬牙切齿的说:“前天那个道士,你最好要把他弄醒,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也实话对你说吧,那个恶道士无恶不作,还竟然对我的女人下降头,我没把他弄死,已经是便宜他了。”叶皓轩冷笑道。

  “叶皓轩,我警告你,最好按照我的话去做,不然我让你上军事法庭。”陈若溪怒道。

  叶皓轩吓了一跳,不就是弄残个邪道的术士吗,用得着上军事法庭这么严重吗?

  “给我个把他弄醒的理由,不然的话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救他。”叶皓轩冷冷道。

  “这个道士叫天鸣,他的事情牵扯到一件大事情,我这次来的任务也就是因为他,我一直在暗中盯着他,他身上关系到一件大事件,有些东西,我必须要问他。”陈若溪犹豫了一下,又道:“我只能说这么多,至于其他的,我不能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这件事情关系到国家安全就行了。”

  “这么严重?”叶皓轩隐约的感觉到不妙了起来,他思索了一下道:“我不能保证能把他弄醒,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汽车直接开到清源的武警医院,陈若溪带着他上了电梯,直上顶楼。

  顶楼电梯门口有至少三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把守,就算是陈若溪亲自来,也要经过重重审核。

  在一间特殊的病房门前,又有两名军方的人核对了陈若溪的身份后才放行。

  竟然连军方都引出来了,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叶皓轩心中狂跳,意识到这次自己可能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天鸣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仪器,还有一名老人坐在室内,叶皓轩心中一惊,这个老人他认识,就是前段时间曾经找过他的那个神秘的龙姓老头。

  这老头曾经直言问他愿不愿意加入国家特殊部门,享受特殊津贴,结果让叶皓轩一口回绝了。

  “龙伯,人带来了。”陈若溪站到老人的跟前。

  “小伙子,又见面了。”龙老头笑道。

  “你到底是谁?”叶皓轩诧异的问,这老头的身份绝对不简单,能让陈若溪称为龙伯的人,至少在级别上要比她高。

  陈若溪是谁?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身份是最高警卫团,对最高安全局的一队和二队都有制约的权力。

  连她都要恭敬对待的人,那是什么人?

  “我姓龙,叫龙渊,大家都要叫我龙伯,呵呵,想知道我是谁,就到我这时来替国家做事,我就会告诉你。”龙渊笑呵呵的问。

  “想都别想。”叶皓轩直接拒绝。

  “那好,不提这个了,这个老小子关系重大,把他弄醒,我有话要问他。”龙伯向床上的天鸣一指。

  “他被我的玄术所伤,恐怕我也无能为力,但是我可以试试。”叶皓轩点点头。

  “你最好让他醒过来,不然的话这个后果你承担不起。”陈若溪冷冷的说。

  叶皓轩没有说话,走到毫无知觉的天鸣跟前,一探脉,心中已经有数。

  “怎么样?”龙渊走上前问。

  “被我灭了三魂,仅有一魄在体内支撑,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叶皓轩摇摇头道。

  “有没有别的办法?这小子身上的情报关系到国家安全,他死了不要紧,关键是他一死,我们的线索就断了。”龙渊沉声问。

  “有……我用搜魂术搜他残余的一魄,你们想知道什么?”叶皓轩问。

  事到如今,叶皓轩也想通了,什么特妈的玄术不能对普通人用,萧海媚中了邪术,差点酿成大错,这些规定都是给弱者看的。

  在说,这货也不是普通人,就算是普通人,只要他作恶多端,叶皓轩照样用玄术玩死他。

  “不行,这件事情是极高的机密,不能让你知道。”陈若溪喝道。

  “那我就没办法了,说吧你们想怎么样?是让我上军事法庭,还是直接关我个几十年?”叶皓轩无奈的说。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龙渊盯着叶皓轩问。

  “没有别的办法,而且这个方法也不一定行得通,因为他仅余一魄,如果施展技魂术的话,极有可能让他彻底的魂飞魄散。”

  思索了一下,叶皓轩还是摇摇头,自己下手有多重自己是知道的,如果不是这天鸣有几把刷子,最后关头也有点保命手段,恐怕现在不是变成植物人这么简单了。

  “叶皓轩,祸是你闯出来的,你给我想其他的办法,你的玄术,是让你用来害人的吗?”陈若溪怒道。

  “我的玄术当然不是用来害人的,但是他敢对我身边的人下手,这是我不可原谅的,如果重来一次,我照样打得他魂飞魄散。”叶皓轩大怒,“还有,你所谓的对奇门术士制约,也只能制约一些正派的人,象天鸣这种邪士,你倒是管管啊?你是不是看着我好欺负啊。”

  叶皓轩越说越怒,这妞就是对自己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