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427章 阳火
  第427章 阳火

  叶皓轩微微一怔,但随即释然,邵清盈做为京城首富,想过太平日子是根本不可能的,商业对头、竞争同行以及一些靠捞偏门发财的绑匪,肯定都盯着她,所以她遭到暗杀,也不算什么令人吃惊的事情。

  “阳火就是人身上的三把火,头顶一把,双肩各有一把,这个你应该听老人讲过,就是你头顶上的那一把,你受到惊吓,阳火变弱,所以易招邪魅,晚上做恶梦,就是这个原因。”叶皓轩解释道。

  “我是听说过,只是我一直不相信这种迷信的说法。”邵清盈顿了顿道“不过只要你能治,迷不迷信我都信了,你有办法吗?”

  “这不是迷信,这只是玄学,在某种程度上,你可以理解为华夏古代的科学,”叶皓轩笑了笑,然后道“我当然可以治,只要将这把火点旺,问题就解决了。”

  “那就好什么时候开始?”邵清盈道。

  “随时可以,不过……”

  “有什么难处尽管说。”

  “你不能穿衣服,”叶皓轩有些尴尬的说,因为治疗的时候他需要以玄术贯通阴阳,引出真火,这才能把她头顶上的阳火在次点旺,如果穿衣服的话根本没有一点效果的。

  邵清盈紧紧的盯着叶皓轩的双眼看,清冷的又眼扫了过来,那又几乎能洞悉万物的双眼让叶皓轩一阵不自在。

  叶皓轩大是尴尬,毕竟这种治疗的方法太过于极端,但是他也懒得解释,反正只要过些日子,阳火就会自动燃旺,不过在这期间她可能会恶梦不断。

  “没有其他的方法?”邵清盈问。

  “有,就是等上几个月,你的阳火就会自动燃旺。”叶皓轩道。

  “就是说,这种做恶梦的状况会持续很久?”邵清盈有意无意的问。

  “对。”叶皓轩点点头。

  “那你帮我治疗吧,我休息不好,判断就会失误,这对我的集团会很不利的。”

  邵清盈转过身去,双手一滑,套在她身上的长裙就骤然滑落,一幅让人血脉贲张的玉体出现在叶皓轩的眼前。

  叶皓轩吞了吞口水,这幅玉体堪称完美,仿佛是一件混然天成的艺术品,没有一点瑕纰,让人一看就有种忍不住上去触摸的冲动。

  “还要继续吗?”

  邵清盈的语气如常,好象她只是在自然的脱衣服,跟前根本没有任何人一样。

  “是的……”

  叶皓轩喉结嚅动了几下,艰难的说出了这两个字来。

  邵清盈背对着他,双手伸到背后,轻轻的勾,她那件极其迷人的内衣滑落。

  叶皓轩不住的告诫自己是一个医生,不要有任何非份之想,在漂亮,在诱人,也不过是红粉骷髅罢了。

  “可以开始了吗?”邵清盈的语气依然如常,淡定的让人抓狂,好象叶皓轩根本不存在她身后一样。

  “可以了……”

  叶皓轩定了定神,这才几步走上前去,双手道诀一掐,呈火焰腾飞状,一团肉眼不可见的真火腾空而起,盘旋在邵清盈的头顶处,而邵清胎头顶上的阳火渐渐的变旺,她只觉得身体里面一阵暖流涌过。

  自从昨天晚上遭到刺客暗杀后,她一直觉得身体是冷的,但是现在那种阴冷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了,她整个人只觉得精神一振。

  “可以了”叶皓轩恋恋不舍的在她的玉体上狠狠的多看了几眼,这才示意她把衣服穿上。

  邵清盈又一件一件的把衣服穿上,她的动作如常,根本没有一点慌乱,叶皓轩看着看着,只觉得鼻孔一热,有股液体要从鼻子里流出来。

  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在他的跟前脱衣穿衣,就算是定力在好的男人也会抓狂的,况且叶皓轩的定力根本一点也不好,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谢谢,我现在感觉好多了。”邵清盈只觉得身上一阵轻松。

  “不用谢,我是医生,这不过是我的本分罢了。”叶皓轩笑了笑,艰难的把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

  “我是说,上次的事。”邵清盈认真的说。

  “上次?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叶皓轩心中一跳,随即摇摇头。

  其实他知道邵清盈是指上次在王府井的事情,上一次在王府井,他看出来邵清盈的印堂发黑,近些天会有血光之灾,借着看她玉镯的机会,在她的玉镯上结下一个“灵光护体阵”。

  虽然他的动作隐晦,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是邵清盈聪明绝顶,知道些什么也不足为奇,只是叶皓轩不想承认罢了。

  “总之谢谢你,这是我邵氏集团的至尊会员卡,凭这个卡,不管是邵氏哪个产业,你都可以免费消费。”

  邵清盈取出一张金色的卡片。

  “不用了,举手之劳。”叶皓轩摇摇头。

  “就当是诊费吧,”邵清盈看着叶皓轩。

  “那好,谢谢邵总了。”叶皓轩犹豫了一下,接过了她手中的金卡,自己治病收钱,天经地义,虽然这张会员卡比较珍贵。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回去了,如果有不舒服的话可以来找我,我想以邵总的能量,不难查出来我在哪里住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不送了……”邵清盈道。

  叶皓轩点点头,转身离开。

  “叶医生”邵清盈突然叫住了叶皓轩。

  “邵总还有事?”叶皓轩转过身问。

  “没事,我只是觉得,你不是普通人,我们以后很快就会在见面的。”邵清盈道。

  “再见……”叶皓轩转身离走,边走还边品味着她话中的意思。

  文月一直在外面候着,把叶皓轩送出帝景宫,然后派车送他回家,这才回到总经理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依然金碧辉煌,邵清盈坐在办公桌前,有些出神。

  “邵总,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文月提醒道。

  “你觉得,叶皓轩这个人怎么样?”邵清盈突然问。

  “这个……我不知道,我也是刚认识他的,对他这个人不了解,不过邵总,他就是一个普通人罢了。”文月摇摇头。

  “我感觉他不是一般人,”邵清盈摇摇头道。

  “他的档案我们已经查到了,就是清源一个小医生罢了,而且生父不详,母亲未婚先孕的。”文月诧异的说。

  邵清盈从办公桌抽屉里取出一张包裹着东西的手帕,她把手帕打开,只见一只碎成几截的玉镯躺在手帕里面。

  “这手镯你还记得吗?”邵清盈问。

  “记得,邵总之前一直带在身上的。”文月点点头。

  “它碎了。”邵清盈淡淡的说。

  “我知道,您说是不小心摔碎的。”文月感觉有些听不懂邵清盈的话。

  “我昨天晚上其实中枪了,那一枪正对着我的胸口。”邵清盈一语惊人,她指着自己的胸口。

  “什么,邵总,你,你怎么没说。”文月吃了一惊,马上就要打电话叫医生,昨天遇刺到现在已经隔了一个晚上了,她竟然不知道这回事,而且邵清盈却象是没事人一样。

  “不用了,我没事,子弹没伤到我。”邵清盈摇摇头。

  “邵总,是什么东西档下子弹了吗?”文月惊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邵清盈出事,整个京城都休想安宁下来的,她个人的影响力,已经超乎想象。

  “没东西档,可是子弹就是没有伤到我,后来,我发现我一直戴在手上的玉镯碎了。”邵清盈淡淡的说。

  “邵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文月有些迷茫,她跟邵清盈也有六七年了,但是一直无法揣测出她心中所想,或许吧,这种天才的心理是她永远无法揣测的。

  “上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他说我的玉镯特殊,借去看了看,你还记得吧。”

  “记得,邵总,你是说……他在上面做了手脚,子弹之所以没有伤到你,是因为这把玉镯代你档下那颗子弹?”

  文月也是一个聪明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被邵清盈看重,做为自己的心腹,她很快就想清楚了关键。

  “理论上,是这样的。”邵清盈点点头。

  回想起昨天那一幕,她依然心有余悸,昨晚上的杀手非常厉害,她带的保镖一个照面就被放翻,当杀手举起她开枪的时候,她只觉得混身冰冷,生平第一次,她距离死亡如此的接近。

  杀手确确实实的朝她开了一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子弹没有伤到她,杀手的枪法很准,当时她的保镖几乎死伤殆尽,但是她确确实实的没有受作,直到她的护卫队赶到,杀手这才消失在夜色中。

  事后她才发现手腕处的玉镯不知道什么时候碎了,联想到当天叶皓轩拿着她玉镯时隐晦而神秘的动作,她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可是……他的档案上写的明明白白,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文月吃惊的问。

  “有些东西,不是我们能接触到的,在派人查查,然后让人对他做出评估,我想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邵清盈道。

  “是,我马上去办。”文月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文月。”

  邵清盈突然叫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