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468章 中医
  第468章 中医

  “嫂子,你的腰,现在什么感觉?有没有感觉到象针扎一样的疼?”汪学义问道。

  “现在感觉很好,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花忆秋笑道:“老汪,我的腰真的好了,小叶的医术是错不了的。”

  “嫂子,不要被感觉给骗了,感觉有时候是会骗人的,我还是建议做一次检查,就象乡下有些地方卖的包治百病的药一样,其实就是止疼药,你吃下后感觉很好,药力一过就会复发。谁知道这是不是表面的痊愈,说不定以后病情会加重了呢。”

  “要检查,随时可以,不过我要为花姨做完最后一次推拿才行。”叶皓轩淡淡的说。

  “不行,她这个病已经影响到腰部脊柱和神经了,平时走路都不能太用车,哪里还敢让你推拿,你这是在拿人的健康开玩笑。”汪学义喝道。

  “没关系的,我已经推拿过两次了,也不差这一次了,小叶,开始吧。”花忆秋笑道。

  “可是……”

  “老汪,我自己的身休,我自己最清楚,这次治疗完毕以后,我马上去检查,就是你说的,机器是不会骗人的。”花忆秋道。

  汪学义点点头,也不勉强了。

  半个小时后,叶皓轩已经帮花忆秋推拿完毕,他给花忆秋开了一个食疗的方子,然后交待了一些平时要注意的事宜。

  “走吧,老汪,今天我就让你心服口服。”赵子骞起身道。

  “好,如果这个病真的被他治好了,我以后就会放下对中医的那些成见,我们去龙山疗养院。”汪学义转身出了门。

  “赵部长,汪学义对中医的成见很大,这是什么原因?”叶皓轩问。

  “那是因为,他的家人受过中医的害,所以他才会中医成见这么大。”赵子骞叹了一口气,这才把汪学义的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汪学义小时候家里是农村的,那个时候国家刚开始发展,就算是城市也很落后,更别提农村了,在那时候一个农村乡镇根本没有象样的医院,四里八乡也就一个郎中,就算是平时有病,多半也是拖着,挺几天就好了,实在是不行才去郎中那里讨些药吃。

  有一天他的父亲阑尾炎很严重,由于家里穷上不起大医院,所以就在郎中那里弄了些药吃,恰好那个郎中也是一个半吊子中医,查不出来病因,结果误诊为食物中毒,折腾了几天,非但没有把病给治好,反而把病情给耽搁了,最后化浓,感染了病茵,小小一个阑尾炎,竟然弄出了一条人命。

  那个时候他还只有不到十三岁的年纪,家里还有几个妹妹弟弟,他母亲因此改嫁,所以一个家,是他一个人撑起来的,从那次以后他就发誓一定要学医,不让自己的家人受病痛的折磨。

  “原来是这样。”叶皓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难怪他对中医的成见这么大,原来是家人因为江湖郎中而死。

  “所以他现在对中医的成见非常大,因为他的父亲就是一个半吊子中医害死的,所以他认为,中医都是骗人的。”赵子骞点点头道。

  “我知道了,这也不能怪他,换了谁也会留下阴影的。”叶皓轩道。

  “是啊,那时候他一个人撑起一个家,不容易,他读书的学费,是村里人凑出来的,弟妹几个吃百家饭长大的,他能有今天的成就,真的不容易。”赵子骞点点头。

  “我会让他放下成见的。”叶皓轩笑了笑。

  “那好,就拜托你了,中医治标,西医治标,如果标本兼治,或许是医学界的一大进展,因为老汪以前对中医有成见,所以他跟桂老不怎么交流,能让他认识并接受中医是最好的。”赵子骞道。

  话说间,已经到了京城疗养院,汪学义为花忆秋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一个小时不到,一叠检查清单就被人送了过来。

  汪学义迫不争待的拿起检查结果,细细的看了起来,看了一张,他的脸色微微一变,接下去把另外一些检查大致的浏览一遍,但是越往后看,他的心越惊,因为检查结果显示花忆秋的腰椎完好无损,跟正常人的一样。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汪学义不死,又把结果给看了一遍,但是检查结果就清清楚楚的摆在那里,在看一遍,还是没有区别。

  “老汪,不用看了,你在看一百遍也是一件了,治好了就是治好了。”赵子骞笑道。

  “你说你只用了针灸和推拿?”

  汪学义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叶皓轩,做为华夏西医界的领军人物,他清楚花忆伙的先天性脊柱滑脱问题有多严重,由于脊柱上的神经和血管相当的复杂,所以几乎可以判定,花忆秋的腰是无药可治的,甚至在过几年,连下床行走都有些困难。

  如果用西医的话只能保守治疗,他想的那个方案凶险大,而且治愈率低,所以这个问题他一直没有很好的办法。

  但是平时被他看不起,认为是骗子的中医,竟然能够只用最简单的推拿和针灸,把这个世界医学协会都治不好的病给治好了,这让他非常震惊。

  “当然,不过花姐的脊柱问题是先天性的,现在等于说刚刚愈合,所以后期要进行一些食疗来补脊髓,不然的话如果出现剧烈运动的可能会闪到腰。”叶皓轩道。

  汪学义怔怔的看着手中的检查结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汪,一直一来你对中医的成见比较大,这我理解,但是你有些偏执了,中医我们祖宗流传几千年传下来的东西,它存在这里,一定有它的道理,现在中医没落,但是他的价值是很大的,我希望以后你能放下成见,钻研一下中医,不为别的,只为了解一下,如果捉摸出一套中西结合的治疗方法,我想,会造福很多人的。”

  汪学义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他只是有些麻木的点点头,叶皓轩这一手带给他的震慑太大了,他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接受这是一个事实。

  “你是不是不相信中医能治病?”

  沉吟了一下,叶皓轩走到了汪学义的跟前部。

  “以前,我从来不相信中医,因为它害的我家破人亡。”汪学义下意识的点点头。

  “医学界的败类是有,不仅是中医,就连西医也有,你不能因为某一件事,便把我们祖宗流传几千年的东西否定,要论起历史,中医的历史要远远的比西医久,但是现在中医没落,我们所要做的,是取长补短,不在单纯的依赖西医,让我们国家的人民,都吃得起药,都看得起病。”

  叶皓轩的一番话,几乎是召起了赵子骞心中的共鸣,医疗一直是关系到民生的大问题,现在大医院费用偏高,而且医生素质良莠不齐,看病难,看病贵是悬在他这个卫生系统老板心中的一块心病。

  有心改革,造福人民,但是这其中的利益错综复杂,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改变得了的,而且上有政策,下有应策,医疗改革这几年,非但没有把这个问题解决,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西医一家独大,好多药品处于垄断的趋势,这也是赵子骞一心想挽救中医的原因。

  “老汪,回去后好好的想想吧,我发展中医,也是为了造福民生,你以前的那些偏执,能放下就放下吧。”赵子骞道。

  汪学义下意识的点点头,然后转身缓缓的走去,刚才的检查结果造给他的冲击太大,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小叶,现在中医的情况你在清楚不过,如果我想把它推向世界,就象是西医那样,你感觉怎么样?”

  回去的路上,赵子骞不经意的问道。

  “中医没落,现在连我们自己的国人都不相信中医,让它走出化夏,推向世界,我想是有一定的难度的,但是国粹就是国粹,它存在了几千年,就一定有它存在的原因,我相信,在某种程度上,西医是远远的无法和中医相比的,只要努力,我相信会让世界人接受它的。”叶皓轩道。

  “是啊,中医没落,我们华夏自己人都不相信中医能治病,更别谈推出会夏,走向世界了,可惜啊,我们老祖宗几千年来流传下来的东西,就这样被埋没了。”赵子骞的脸上露出一幅沉痛的表情。

  叶皓轩默然不语,赵子骞是一个有抱负,一心想为国为民的好官,值得他去尊敬。别的不说,单是这几年的医改都是他提议的,要知道医疗系统中的利益错综复杂,医改,是从一些人身上割肉,天知赵子骞是顶着多大的压力才把医改推出的,虽然并没有成功,但是赵子骞的决心却是看得到的。

  “几年前,我回老家了,改革开放以后,我们老家那边算得上是小康生活了,但是,我们的老村长,那个带领大家致富的老人,因为心脏病,凑不出几十万心脏搭桥手术的钱,错过了最佳的时期。一个小康生活的村庄,竟然会因为区区几十万的手术费而看不起病,那些贫困的地方,又会是怎么样的一幅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