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470章 悬壶居
  第470章 悬壶居

  叶皓轩微微一怔,他突然才发觉,自己的母亲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刚才的那些话处处透着睿智,如果母亲不是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成就必定不同凡响。

  第二天,悬壶居正式开业。

  悬壶居的新址足足有五六百个平方,上下二层,能抵得上一家小型医院了,而且是上下二层的,可以居住,只要是患者有需要,随时可以敲门叫人。

  舞狮舞龙,锣鼓震天,一番热闹后,算是正式开业了。

  悬壶居前张灯结彩,十几个热汽球浮在半空中,同时前面挂着密密麻麻的横幅,叶皓轩在京城的朋友不多,但是林大业和周明两以及东方大少等人特意从清源赶过来为他撑场子,黄绍辉以及萧煜等人也前来捧场,所以场面是相当热闹的。

  开业第一天有些冷清,其实这个悬壶居的地址在叶皓轩没有来京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这里装修了,萧益弘久经商场,早就看出来叶皓轩不是一般的人,料定他必会来京城发展,所以这个医馆早就装修好了,但是一直没有开业罢了。

  叶皓轩和毛宜仁以及唐昭的医术虽然不错,而且前两人在清源还是令人闻之就津津乐道的神医,但是说实在的,在京城,并没有多少知名度,义诊的三个人只有毛宜仁和唐昭年纪大,看起来还算靠谱,至于叶皓轩,根本没有人看好他。

  拜托,这里是中医馆,就算是你找医生,也该弄个上了年纪有点岁数的人坐在那里吧,这样才能镇得住场子,因为在人的意识里,中医是年纪越大,经验越丰富,叶皓轩的年纪,在别人看来根本是不懂中医的。

  所以毛宜仁和唐昭跟前排了十几个人,但是叶皓轩跟前却一个人也没有。

  叶皓轩不免有些尴尬,虽然已经预料到这种场景,但是他还是有些苦笑,难道非要他也把头发染白,弄些假胡子,装装老,这才能显摆出来他的医术?

  由于义诊的一切费用是全免的,所以虽然唐昭和毛宜仁在京城并没有知名度,但是还是有人报着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态度找他们两个人看看病。

  所以两个人跟前排的队越来越长,叶皓轩的跟前愣是没有一个人。

  “这位大姐,对,对就是叫你呢,那里人太多,你不妨到我这里来看病,我也是这里坐诊的大夫。”

  叶皓轩尝试着和一个中年妇女搭讪。

  “你是西医?”

  女人打量了叶皓轩一阵,有些不确定的问。

  “这里是中医馆,走的是纯中医的路线,这里没有西医,所以我是纯中医。”叶皓轩笑道。

  “那我还是等等吧,小伙子,你这样单独坐诊,你师父知道吗?”中年妇女又站回了人群里,老老实实的排队去了。

  中医方面,长得越老,卖相就越好,所以毛宜仁跟前的病人最多,为什么?因为他穿着一身长袍,头发花白,看起来极为骚包,就象是传说中的高人一样,所以他跟前的病人一个接一个的排。

  其实这货是三个人中医术最逊的,看出来了叶皓轩的尴尬,毛宜仁送走了一名患者,然后把手搭在一个年轻人的手腕上。

  他一搭之下,眉头就锁了起来,他在年轻人的左手腕上搭了五分钟,然后又换了另外一只手搭了五分钟,这才松开了手,做出一幅苦苦思索的样子来。

  年轻人心中一突,隐约的感觉到不妙了起来。

  毛宜仁的医术随后经过叶皓轩的指点,所以在医道上突飞猛进,他虽然达不到叶皓轩玄医望气的境界,但是微微一搭就可以把一个人身上的病症说得八九不离十,所以他的速度极快,看病极准,他每看一个患者,从看病搭脉到写方子走人,总共也不会超过三分钟,刚才他看病的情况这年轻人都看在眼里呢。

  不过现在他突然摆出这么一幅样子,直吓得这年轻人胆战心惊,心想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重病,不然的话这看起来象传说中高人的神医怎么会是这么一幅表情。

  “医生,神医,我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年轻人小心翼翼的问。

  “你这个病,很严重啊。”毛宜人装出一幅无奈的样子,他边说边摇头。

  “啊,医生,我这是什么病啊,我还年轻,我现在还没有结婚,请你救救我,请你一定想办法救救我。”年轻人吓得几乎要瘫倒在地上,他苦苦的哀求道。

  “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个病我有些拿捏不准,就算是拿捏准了,我也没办法给你治,这样吧,你去找我师父看看吧。”毛宜仁道。

  “哎,好,好,谢谢神医,请问神医的师父在哪里呢?”年轻人大喜,这神医的师父竟然还在世,那可不得了,毛宜仁的医术都这么高,他师父一定是得道高人了,所以他充满的希望问道。

  他不可会傻到认为旁边的唐昭就是他的师父,因为两人的年轻看起来都差不多。

  “就在那里,你去吧,我师父的医术可比我高明多了。”毛宜仁向着叶皓轩一指。

  “哎,谢谢神医,谢谢神医。”年轻人大喜,连忙跑到叶皓轩的跟前,但是他一坐下,就愣住了,只见眼前的医生,就是毛宜仁的师父,竟然比自己还年轻,这是怎么回事?在他的意识里,中医都是头发花白的老头,或者仙风道骨的老神仙,这算什么?

  “呃,神医,你的师父在哪儿呢?”年轻人连忙站起来问。

  “那位就是,叶皓轩,我的师父,是位真正的神医。”毛宜仁向叶皓轩一指,然后就又专心的看起病来了。

  “神医,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年轻人差点急哭了,他以为毛宜仁在逗他玩呢,象毛宜仁这么大年轻的一个人,他的师父至少也得七八十了,叶皓轩看起来顶多二十岁左右,难道这位神医达到了返老还童的境界,所以看起来才这么年轻?

  “过来吧,我就是他的师父。”叶皓轩向年轻人招招手。

  “呃,好好,叶神医。”年轻人呐呐的坐下了,说实在的,他不认为叶皓轩有什么高深的医术。

  叶皓轩随意在他手上一搭,做做样子,然后提笔就写方子。

  年轻人看着叶皓轩气定神闲的样子,却是越看越怒,他怒道:“你们这医馆是逗人玩吗?有你这样看病的吗?还师父,我看你们就是拿别人的病当儿戏的。”

  “怎么,你有问题?”叶皓轩诧异的抬起头。

  “你问都不问,你就知道我得了什么病吗?你开的方子能吃吗?吃出人命了怎么办?”年轻人怒道。

  叶皓轩搭脉太随意了,而且年纪太轻,所以才让他生出一种不信任的感觉,心想这小子会不会看病?就这样大刺刺的拿笔写方子,他当自己是什么?三岁小孩子吗?

  “夜间多尿,手脚冰冷,而且一个劲的想放屁?最近一段时间耳鸣眼花,精神力不集中,对不对?”叶皓轩问。

  “对对对,我现在就是这样,医生,我到底怎么了?”年轻人怔了怔,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的点头道。

  “你这个,纯粹是精气用多了。”叶皓轩摇摇头道。

  “啊……”年轻人的脸瞬间闹个通红。

  其他的人轰的笑了起来,就算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现在也跟得上潮流,知道五姑娘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不过这小子年轻,而且又没有女朋友,有时候自己释放几下也是正常的,不过这个伤身子,难怪他这么年轻就看起来双眼浮肿,走路象是踩棉花一样。

  “而且你近来感觉没有以前带劲,就是说疲软,对不对?”叶皓轩又问。

  “对对,就是这样的,医生,不,神医,这到底是怎么了?”年轻人开始急了,万一要是因为他这样造成不举了,那可怎么办,他还是处男呢,还没交过小女朋友,还没推倒过……

  “说实话,一天几次?”叶皓轩问。

  “五,五天一次……”年轻人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

  “说实话。”叶皓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三天一次……”年轻人呐呐的说。

  但是在叶皓轩似笑非笑的目光注视下,他不得不咬牙道:“好吧,我承认,一天六次到八次,频率高的时候达到十次。”

  轰……

  一旁排队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这家伙身体真好,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这是作死的节奏吗?

  “啊……频率好高。”

  一个年轻的姑娘吃惊的捂着嘴巴,这货真的是一夜十次郎吗?

  “而且你事后喜欢喝点凉水,对不对?”叶皓轩问。

  “对,我每次完事都要喝点凉水才行的,医生,我这还有救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年轻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但是事关自己的性福,他也豁出去了。

  “你这是在作死。”叶皓轩无语的摇摇头“按照中医的说法,你是肾气透支,而且你还敢在喝凉水,等于就是在透支的肾气中放一块冰,你这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你这样会导致不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