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473章 桂老
  第473章 桂老

  “你,你说谁浅薄,雪国草性阴,对病人的病症极不利,你不懂药性吗?你是输了不想认输吗?”刘正平喝道。

  “这场比试,悬壶居赢了。”

  随着一个声音响起,一个老人从人群中走了过来,这个老人七十多岁的年纪,虽然是古稀之年,但是他的精神极好,每迈出一步都极沉稳,显然是身体极好。

  “桂老……竟然是桂老。”

  “哪个桂老?”

  “还有哪个,就是御医桂承德啊,听说他的医术比起刘付清还要高出一筹,这才是真正的大国手啊。”

  “桂承德?”

  刘氏父子的脸色瞬间变了。

  “刘老,你还记得我?”叶皓轩笑着走了上去。

  “呵呵,小叶,怎么会不记得呢?上次在清源见识到你的医术,我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我出差刚回来,听到小袁说到你,所以就赶过来了,恭喜啊,你这是要在清源落地生根了吗?”桂老笑道。

  “打算是,以后还请桂老多指教。”叶皓轩谦虚的说。

  “指教我可不敢当,我的医术不如你,以后我要多向你请教才是。”桂承德笑呵呵的说。

  人群中轰的一声响,每个人议论纷纷,脸上都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桂承德竟然承认自己的医术不如叶皓轩,这让他们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桂承德是谁?首席御医,大国手啊,他竟然会承认自己的医术不如叶皓轩?

  这个年轻人的医术,真的有那么逆天?

  刘一河的脸色变了,他还没有想清楚叶皓轩最后一味药的药性究竟是什么原因,桂老这一来,彻底的把他的思乱打乱了,他就算是狂妄,也不会狂妄到自己的医术比桂老还要高,这话连他老子都不敢承认。

  他沉声道:“桂老,或许姓叶的是有点医术,但是刚才的比试,好象是他输了吧。”

  “他没有输,输的是你。”桂老转身道。

  “不可能,他的药浓度太高,病人伤寒入脉,他却用了一味雪国草,这草性子阴寒,只会病上加病,是他输了。”刘一河喝道。

  “那我问你,如果用你的药,需要几天病才会好?”桂老笑道。

  “三天就好。”刘一河神色倨傲的说。

  “如果用小叶的药,一天就会痊愈,三天和一天,你自己算算究竟是谁输谁赢吧”桂老笑道。

  “你胡说,他这个药只会病上加重,不可能会治好的,你就是偏袒他,桂承德,我知道我爷爷跟你不对头,可你也不用这样针对我们刘家吧。”刘正平怒道。

  “正平,住口。”刘一河一惊,自己的儿子太年轻,口没遮拦,就算是他,也不敢这样对桂老说话。

  “哼,刘付清的医德有问题,教出来的孙子也是这幅模样,不虚心进取,永远也成不了大医。”

  果真,桂老的脸色一变。

  刘正平一怔,讪讪的不敢说话了,他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太重了,就连他爷爷,虽然跟桂承德不对头,但明面上大家都还是客客气气的。

  “桂老,小孩子不懂事,你就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吧,只是姓叶的开的这个方子药性有问题,你判定我输,总得说出个理由来吧。”刘一河脸色不善的说。

  “你的前五味药都是极燥极补的草药,病人体虚,不一定受补,如果用你那五味草药,病人虚不受补,病情只会加重,别说三天,就算是十天也不一定好,加入雪国草调理,效果最好。”桂老淡淡的说。

  刘一河的脸色一变,他也不是愚笨之人,瞬间就明白过来了原因,他愣在当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可是他加入雪国草又有什么用?这个药性极阴极寒,病人吃了就会好了吗?”刘正平不甘心的说。

  “非要把话说这么明白吗?”桂老扫了他一眼,但还是淡淡的说“正是因为雪国草性寒,所以才要猛火狂熬,这样才能祛除寒性,病人吃了,马上就会药到病除。”

  刘正平瞬间明白过来了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毛宜仁端起药,送到病人的嘴边,这个时候病人已经清醒,只是他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而且混身无力,站都站不起来。

  病人喝下了这碗药,过了五分钟,他只觉得腹中一阵热气升腾而起,紧接着那丝热气顺着他的经脉流了过去,就象是一条条的丝线一样,片刻不到,病人就觉得身上暖烘烘的,他的病,竟然好了一大半。

  病人的脸色出现了一点红晕,他感觉身上舒畅多了,他连忙跳下床道:“我没事了,我感觉很好,谢谢叶医生,谢谢了。”

  “真的好了,太神了。”

  “刘家还要用三天,看人家叶医生,喝下去马上见效。”

  “神医啊。”

  “人家医术高,而且为人低调,哪象有些人,仗着自己老子是御医,到哪里都摆这么大的阵仗,他真的以为自己是世外高人了?”

  人群里面响起了一阵嘘声,纷纷侧目看向刘一河,确实,刘一河前拥后堵的阵势摆的太大了,让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你就不过是一个小医生罢了,而且医术不算多高明,你这样是在打其他同行的脸呢?

  “所以,以后你们要多在医术上下下功夫,别摆弄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桂老冷哼了一声,他对刘付清向来不感冒。

  这倒不是因为两人是同行的原因,而是刘付清这个人为人倨傲,听不进别人的意见,而且开百草堂大肆敛财,他的百草堂药费比别的地方都要贵上好几倍,他已经不配称为医者。

  “是,谨记桂老教诲。”

  刘一河不得不低下了头,没办法,他平时嚣张就是仗着自己老子的名号四处胡作非为的,可是眼前的这个人比他老子的医术还要高明,由不得他不低头,私下里,他把叶皓轩给恨透了。

  刘一河一招手,有些灰溜溜的离开了,他的那些弟子把摆在地上的东西一收,也跟着他离开了,颇有几分丧家之犬的意思。

  “慢头,你还没磕头呢。”叶皓轩突然叫道。

  刘一河的脸变了一变,他是不可能当众磕头的,他咬牙切齿道“这三个头先记下,改天还你。”说着这父子两人急急的上了车,头也不敢回。

  “小叶,你什么时候来的京城?”桂老问道。

  “来了快一个月了,刚来的时候就想去找您,可是你出差去了。”叶皓轩笑道。

  “呵呵,是参加了一场医学交流会,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举荐你去京军区总院工作。”桂老笑道。

  围观的人群一惊,京军区总院就是专属医院,里面的医生等于说都是御医,这年轻人真幸运,竟然能得到桂老的赏识,这岂不是一步登天了吗?

  “不了桂老,其实在哪里都一样,我们医者的职责是治病救人,而且那里的条条框框限制的太多,我这个人自由散漫惯了,恐怕会住不习惯的。”叶皓轩笑道。

  “那好,不勉强你,你说的对,在哪里都是一样,不过以后我有搞不定的地方,你可要出手助我一臂之力啊。”桂老笑道。

  “桂老只要有吩咐,我一定鼎力相助。”叶皓轩笑道。

  桂老在这里坐了一下便离开了,毕竟他工作比较忙,这一次出差这么久,一些首长的身体需要他去关注一下。

  经刚才这一个小插曲,在这里的人对叶皓轩的信心大增,开玩笑,连桂老都承认自己的医术不如这个年轻人,他这么说,肯定不是空穴来风,这个年轻人的医术一定非常高明,没见桂老都要拉拢他吗?

  三天义诊,转瞬即过,不过唐昭和毛宜仁只上午才去义诊,下午只有叶皓轩一个人在那里,毕竟他们两个年纪大了,如果长时间工作的话,身体可能会吃不消。

  这天傍晚,叶皓轩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这几天义诊,他也不知道接诊了多少病人,不过三天义诊的效果不错,他的名声在这一带算是打响了,算是又向前挺进了一步。

  就在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辆宾利雅致在几辆车的拥簇下缓缓的驶了过来,停在叶皓轩的门口。

  有贵客来了,叶皓轩神色一凛,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去,只见几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快步走到宾利的门前,在车门口排开防御阵型,车门一开,一只穿着白色高根的修长玉腿伸了出来,紧接着,一个身穿紫色长裙的女人走了下来,这身礼裙极为合身,把她纤柔的身材衬托的玲珑透彻,让这个女人给人一种小巧玲珑的感觉。

  “是你?”叶皓轩微微一愣,来人却是邵清盈。

  “不欢迎吗?”邵清盈微微的一笑。

  “不,邵总大驾光临,我当然欢迎。”叶皓轩讪讪的笑了笑,眼前不自由主的浮现出那天晚上在帝景宫的情景,那具混然天成的玉体让他心里一阵火热。

  “你好象在想不该想的东西。”邵清盈那古井无波般的目光透迎上叶皓轩的双眼,让叶皓轩微微一怔,随即老脸一红,他没有想到邵清盈竟然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这个女人难道会读心术吗?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邵清盈道。

  “哦,请,请……”叶皓轩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做了个请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