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499章 成败由天
  第499章 成败由天

  叶皓轩抛出了这一句话,其他的几个人终不在淡定了,现在陈家老太爷的病情在这里摆着,可以说是进气少,出气多,虽然是小五衰相,但是能活下来的机率不足三成,旁人更是没有一点好的办法。

  现在叶皓轩突然说自己有八成的把握能治好老太爷,这让人吃惊之余又有些不信任的感觉。

  “荒唐,除非是神仙,否则的话你不可能有八成的把握”刘付清不失时机的冷笑道。

  众人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叶皓轩,等他说出来自己的方案。

  “八成只是我保守的说法。”叶皓轩淡淡的笑了笑,然后了出一个玉瓶来,从里面倒出来一料黄豆大小的药丸,这颗药丸就是他自己炼制的保命药,配合他的祝由术,往往能达到起死回生的效果。

  这个药炼制极难,他一共只有十粒,但已经用去了三粒,在用去一粒,就只剩下六粒了,这东西可是用一粒就少一粒,毕竟叶皓轩不知道从哪里在去找那么大一个太岁和极品灵芝去。

  “这是我自己制出的药,效果很好,服用之后我在用针灸激发老太爷身体的潜力,我想问题不大。”

  “你这个药是自制的?符合卫生标准吗?现在制药厂的要求都很严格,每一道程序都是经过高层次的消毒的,你这样自制的东西能吃吗?”薛鸿云不失时机的叫道。

  “能吃,这个药我之前服用过一次,那一次可以说我的一只脚都踏到棺材里了,要不是小叶这个起死回生的药,恐怕我现在早就报道去了。”王老上前道。

  “话虽然这么说,但这毕竟是老太爷,平时吃的东西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测,更何况这是药,况且,我不认为这药有什么效果。”刘付清冷笑道。

  叶皓轩默然不语,他知道他这个方法一定会遭到别人的极力反对的,因为他这个药是自制的,一没批号,二没检疫标准。

  象老太爷这种等级的人,平时衣食住行都有专业的人员严格把关,就算是吃药,也不能乱吃,自己这东西,是绝对不允许给老太爷服用的。

  但是眼除了这个办法之外,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这样,小叶,你把这个药的方子写下来,我们用中药熬汤代替,你看怎么样?”桂老道。

  “不行,这个药丸的药极为罕见,凑不齐的,而且这药是特别制作而成的,汤药根本没有办法代替,眼下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叶皓轩摇摇头道。

  “那就让老太爷服下去试试吧。”陈茵道。

  “胡闹,老太爷是什么人?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自制的药,也能让老太爷随便吃?”陈渊黑着脸吼道。

  室内的场面一瞬间又僵在了当场,众人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就算是这个药现场拿去检测,也需要一段时间,可是老太爷的情况危急,多拖一秒,就是多一分危险。

  叶皓轩站起来正色道:“我的对我的东西有信心,陈老太爷昔日为我们华夏立下汗马功劳,我是不会害他老人家的,现在形势危急,多等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不管我们之间有过什么,但是眼前,我希望你能暂且放下个人恩怨。”

  “我凭什么相信你?就凭你这个药,我就可以认为你是图谋不轨,完全可以把你抓起来。”陈渊冷冷的说。

  “陈渊,你这个儒夫。”叶皓轩突然怒了,“你可以对我有意见,但我会不会害老太爷我想你心里清楚,你这个人心胸狭窄,疑人不用,现在事关老太爷的安危,你竟然还放不下你对我的成见,难怪陈家到了你手里,竟然沦落到要跟某些家族联姻才能维持陈家现在的地位。”

  叶皓轩的话说的极重,不仅仅是陈渊,就算是薛家爷俩也勃然色变,陈茵等一众家属在一边震惊了,陈渊的父亲英年早逝,所以他很早就担任陈家家主,多少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他是儒夫。

  “放肆。”陈渊大怒:“我做事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划脚,来人,抓起来。”

  “我说错了吗?”叶皓轩冷笑道:“你这个人,刚愎自用,一心只有利益,现在因为对我的一些成见,竟然连老太爷的安危都不顾,做为陈家的家主,你配吗?”

  “你是哪里来的小子,我们薛陈两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来人,拿下。”

  薛青山拍案而起,刚才叶皓轩说的话极重,顺带着连他薛家也给骂了进去,这让他如何不怒。

  门口呼拉拉的冲进来了一群荷枪实弹的待卫,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叶皓轩。

  “陈渊,你真的不顾陈老太爷的安危了吗?”叶皓轩冷冷的说。

  “我做事自然有我做事的原则,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你不要以为自己有点医术,我就要求着你,我今天就把你枪毙了,我看谁敢拦着。”陈渊冷冷的直视着叶皓轩。

  “陈渊,你干什么?”陈茵怒喝道。

  “这个混蛋接二连三的跟我做对,我今天就解决了他,免的以后给我招麻烦。”陈渊咬牙切齿的喝道。

  现场一时僵住了,赵子骞等人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到这种地步,难道陈渊和叶皓轩之间有不死不休的仇吗?

  赵子骞上前一步喝道:“住手。”

  “赵部长,这是我的私事,你就不要插手了。”陈渊一挥手喝道。

  “这个人是我带进来的,我当然要毫发无伤的把他带回去,陈渊,他是医生,是带着一片好心给老太爷看病的,你怎么可以这样?”赵子骞怒喝道。

  “把枪放下,出去。”林湘君沉喝,她走到陈渊的跟前沉声道:“陈渊,放下枪,就算你对他有成见,但是你不能这样不顾老太爷的安危。”

  “你真的相信他的这个药能治病?笑话,他真以为他是得道高人了,我看出来了,他就是对老太爷图谋不轨,我今天就要把他正法。”陈渊冷笑道。

  叶皓轩盯着陈渊,突然对陈若溪这个刚愎自用的父亲感觉到一阵心灰意冷,其实他明白陈渊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怕自己破坏了自己和薛家的联姻大计,今天自己送上门来无疑就是他最好的机会。

  杀了自己,他完全可以给自己安上一个谋害开国将领的罪名,只是他这样不择手段的要除去自己,真的就不顾陈老太爷的安危了吗?

  他微微的摇摇头道:“既然你不相信,也罢,我的医术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巴结人的,陈渊,你记着,总有一天,你的自私会害了你。”

  叶皓轩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谁让你走了。”陈渊手一挥,一群荷枪实弹的军人上前去把叶皓轩给控制了起来。

  “陈渊,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看小叶说的一点也没错,你这个人刚愎自用,自私自利。”季星野愤怒的上前喝道。

  “住口,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陈渊看都不看季星野一眼。

  “大哥,我觉得你有些偏激了。”陈志泽走上前去劝道。

  “你也闭嘴,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陈家的家主了?”陈渊沉声喝道。

  陈志泽神色一滞,他突然沉声道:“陈家家主,很威风是吧?”

  “你,你说什么?”陈渊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他这个弟弟对自己向来是言听计从,他不明白陈志泽为什么突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对,你是陈家家主,这些年人,你独行独断,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如果不是这样,陈家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所以叶医生刚才说的一点都没错,你刚愎自用,迟早有一天,你会害了你,也会害了陈家。”

  其他的人震惊的看着这一家子,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陈家这些年来声望愈日俱下,原来是有原因的。

  陈渊做为一家之主,他的所做所为竟然连自己的家人都看不下去了,也难怪陈家声望大不如以前。

  薛家的爷俩对视了一眼,脸上均流露出一抹喜色,今天他们总算是看明白了,陈家就是一个生了蛀虫的苹果,表面光滑,但里面已经被掏空了。

  由今天的事情就可以看出,陈家的人对陈渊这个家主极为不满,这是他们薛家的机会,一个把陈家彻底吞并的机会。

  虽然陈渊现在还称不上是众叛亲离,但那种失落却从他的心底油然而起。

  这些人,是自己的亲人,可是这些年来他却不知道自己的亲人竟然是这样看自己了。

  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陈家,为了陈家,陈渊的双眼上闪过一丝冷意,他冷冷的喝道:“我一天在位上,我就是陈家的家主,我的决定,从来不需要你们来质疑,今天,我就是要当场毙了他,我看谁敢来。”

  陈渊手中手枪一举,指向叶皓轩。

  薛鸿云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冷笑,叶皓轩,我看今天还有谁能救得了你。

  “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一声威严的喝声传了过来,这声沉喝中充满无尽的杀伐之意,不用多猜,来人肯定是一位久经沙场的将领,因为这话语中的杀伐之意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