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537章 低头
  第537章 低头

  枉他称为京城三大才子之一,枉他被薛家上下视为第四代最有能力的掌军人物,他没有想到,在家主,在他亲爷爷薛青山的眼里,他不过是个二流货色。

  这恐怕都是大多数人对他的看法的,他的能力,的确是稀松平常,如果不是这些年他这个聪明绝顶的妹妹一直在为他出谋划策,在薛家,哪里还有他的一席之地?

  “鸿云,你爷爷说的对,你应该懂进退,大家族之间的争斗是残酷的,其实听雨,一直是你爷爷指定,将来辅佐你的人,今天就算不为了你,但是为了薛家,为了你的将来,你势必要将你的尊严暂且放在一边。”余玲叹道。

  “妈,你说什么?听雨是爷爷指定辅佐我的人?可是她是女孩,她迟早有一天会嫁人的。”

  薛鸿云吃惊的说。

  “嫁人?呵呵,在京城,有哪个家族的同龄人,能比得上听雨?我们的听雨将来只会招婿入赘,哪里会屈身嫁于他人?”余玲冷笑道。

  “妈,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会去找叶皓轩,我会向他低头。”薛鸿云终于明白了过来。

  其实他也明白,他的能力稀松平常,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对于大局的掌控,远远的不如他的这个妹妹,原来听雨一直是将来辅佐他掌管薛家的人,所以,她绝对不能有事。

  “去吧,听雨一星期不吃不喝,只靠着营养水吊着,而且成天这样,也没合过眼,身体会吃不消的,你越快越好。”余玲道。

  “我知道,我会求他,我会向他低头的。”薛鸿云点点头,转身离开。

  悬壶居中,叶皓轩把最后一个病号看完,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

  “师父,那个姐姐,是不是你的徒弟?”

  这个时候,扎着两只马尾辨的王圆圆推开门,细声细气的向叶皓轩问道。

  “现在还不是,但是迟早有一天会是的。”叶皓轩微微笑道。

  “哦,耶,太好了,我终于有师妹了。”圆圆兴奋的一握小拳头,做一个胜利的手势。

  叶皓轩苦笑,王雪有些心高气傲,让她叫自己声师父都够难的,如果要让她知道这个九岁的小姑娘是她师姐,恐怕会气得饭都吃不下去的。

  “圆圆,她年龄比你大,以后要是拜我为师的话,你把师姐的名号让给她怎么样?”叶皓轩诱导道。

  “师姐妹之间的排名,不是按照入门的顺序的吗?这跟年龄有什么关系?不行,我不同意。”圆圆的头摇的象是拔浪鼓一样。

  叶皓轩不由得苦笑,他这个女徒弟虽然小,但可是一点也不吃亏的角色,随着在医馆的时间越来越长,她的魔女本质已经渐渐的显露了出来,如果在大一点,肯定也是一个撕逼高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穿得极为考究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他往医馆的门口一站,就那样神奇活现的喝道:“谁是叶皓轩?”

  “我就是,有事吗?”叶皓轩皱了皱眉头道。

  “你们的那个养生酒,拿一吨出来,我要带走。”那年轻人用命令的语气道。

  “一吨,带走?你脑袋被驴踢过吧。”叶皓轩笑了,他象是看傻逼一样的看着这货。

  自从武老用三花桂露酒治好病之后,这个包治百病的酒就在上层圈子里传开了,为了避免圈子里那些烦不胜烦的骚扰,叶皓轩不得不在门口挂了个牌子,注明自己这里没酒了。

  但是前来找他要酒的,还是烦不胜烦,而且来索酒的要么就是身家几十亿的老板,要么就是一些圈子里的人,总之每一个人的身份都非同小可。

  不过来人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就算是要,也顶要一两瓶,多了不敢要,因为谁都知道这个酒还没有正式开始酿造,而且还不能大批量的产。

  象是眼前这个趾高气昂,张口就要一吨的家伙,叶皓轩倒是第一次看到。

  “怎么,有问题吗?你知道我是谁吗?”年轻人眉头一皱道。

  “不知道。”叶皓轩摇摇头道。

  “你,我告诉你,我姓张,明白了吗?”年轻人被噎了一下。

  “姓张的人多了,我不明白你跟别的姓张的有什么区别。”叶皓轩摇摇头道。

  “少废话,京城张家,我是张恒,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年轻人不耐烦的说。

  叶皓轩恍然大悟,这个张家,确实算得上是一个世家,因为张家跟薛家多多少少沾一点亲,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世家,但是至少也是有那么一点知名度的。

  “听说过,那又怎么样?难道就因为你姓张,我就得给你一吨酒?”叶皓轩双手一摊道。

  “我告诉你,如果你今天不把酒弄出来,我分分钟就让你的医馆关门,我爷爷非常喜欢喝这个酒。”张恒不耐烦的说。

  “你爷爷喜欢喝这个酒,管我毛事?哦,就因为你爷爷喜欢喝我的酒,我就要免费送你一吨?”叶皓轩摇摇头,这人的智商让他着急。

  “小子,你是外来户吧,别人求着跟我们家攀关系,我们还不稀罕呢,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巴结我们,你还不赶紧快去办?”张恒冷哼道。

  叶皓轩微微的一愣,随即他无语了,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个自称张大少的家伙,怎么自恋到这种不要脸的程度了?

  说真的,装逼装到这货的程度上,还真的少见,叶皓轩随即摇摇头道:“要酒没有,如果真的想要的话,去邵氏找邵总要去,我已经把配方给她了。”

  事到如今,叶皓轩也只有把这些人往邵清盈那里推,因为毕竟她的身份在那里摆着,那些人不会真的傻到去她那里索酒喝的。

  “你少跟我打马虎眼,我知道这个酒的配方就是出自你的手里,你不要告诉我你没留一点,让我去找邵总?我傻吗?”

  张恒怒道,他又不是傻逼,现在他要真的这样傻不啦叽的找邵清盈,估计连邵氏集团的大门都进不了就被人轰出来了。

  邵清盈是什么身份?今年年终富豪榜刷新,她是绝对有望成为中国首富的,这种级别,又岂是他一个世家的大少所能触碰得到的?

  “既然你不傻,你干嘛跑过来张口就是一吨酒?”叶皓轩反问道:“况且,我凭什么要给你一吨酒,你知道这个酒多贵吗?我又用不着巴结你们张家,换了你,你会给吗?自以为是,你不是傻逼是什么?”

  “你,你知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吗?”张恒怒道。

  “我能有什么态度?你都跑来要抢我东西了,我干嘛还要给你好脸色看?是你长得比我帅还是你自以为玉树临风,要迫不及待的向我献自己?对不起,我不搞基。”

  叶皓轩接二连三的话语让张恒的怒气蹭的上来了,接下来,他做了一件让自己后悔不已的事情。

  他指着叶皓轩喝道:“你特妈的你在说一遍试试?你这个野种。”

  “你知不知道我生平最恨的是什么?一,侮辱我母亲,二,骂我是野种,三,用手指指着我的鼻子说话,很不幸,三样你占全了。”

  叶皓轩说着一把将他的中指给抓住,然后轻轻的一拗。

  咔嚓……

  啊……

  张大少的右手食指就这样软趴趴的耸拉了下来,他从小娇生惯养习惯了,哪里受过这样的痛?他趴在地上,疼的在地上直打滚。

  “你,你,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惨叫了半天,张恒才勉强靠在一边的墙角处,惊恐的看着叶皓轩,他脑门上大汗淋淋,手指上那种痛入骨髓的感觉让他痛不欲生。

  偏偏他这个人又自大的很,以为叶皓轩不过是一个小医生,他只要勾勾手,对方就会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巴结自己。

  可是没有想到今天自己竟然栽到这里了。

  “知道,张家大少爷嘛,跟薛家是远亲,算起来,你应该叫薛鸿云一声表哥呢。”叶皓轩淡淡的笑了笑。

  “我表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我要砸了你的店,我一定要弄死你。”张恒咬牙切齿的说。

  “随时恭候,当然,你那表哥要是敢来的话。我连薛鸿云本人的手指都掰断过,更何况是你这种小角色?”叶皓轩淡淡的说。

  “好,有种你不要跑,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张恒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然后转身向外跑去。

  他刚一出门,差点一头撞到一个人的身上,刚刚受了委屈的张恒大怒:“妈的,没长眼睛啊。”

  “你在敢骂一句,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对方冷冷的回应了一句。

  “呃……表哥,你来了表哥,你总算是来了,我,我快要被人打死了。”张恒哭丧着脸。

  他来不及看薛鸿云的脸色,径直跑回了店里,一幅神气活现的样子。

  “姓叶的,我表哥来了,你等死吧,我表哥一定会弄死你的。”

  “幼稚。”叶皓轩无语的摇摇头,他怎么感觉这些纨绔大少争东西就象是小孩子打架一样,打不过就哭着闹着回家去找大人。

  “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