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539章 余老
  第539章 余老

  既然打定了主意,叶皓轩就不在这里多做停留,他开着车来到了薛家大院门口处。

  由于在医院也是干耗着,所以薛听雨的母亲就把她带回薛家,想在家里好好的照顾女儿。

  叶皓轩刚从车门走下来,门口荷枪实弹的警卫就把他给拦了下来。

  “站住,做什么的?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门口一名警卫拦着叶皓轩。

  薛家又不是平常百姓家,不是说能进就能进的,这门口的警卫都是在役军人,盘查起来极其严格。

  “我是医生,是来帮你们薛家大小姐看病的。”叶皓轩提着手里的行医箱道。

  “看病?”门口的警卫微微有些诧异,他们随即查了一下今天的记录,并没有接到相关命令。

  “对不起,我们没有接到相关的命令,请你回去吧。”警卫冷冰冰的说。

  “我真的是来跟你们小姐治病的,要不你们打电话向你们薛少求证一下。”叶皓轩道。

  看叶皓轩一幅诚恳的样子,门口的警卫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拿起了内线电话。

  因为他们知道薛听雨这几天不舒服,而且听说就连大国手刘付清都没有办法,不管这个年轻人是不是真的来治病的,问一下是没有错的。

  岂料一名警卫刚拿起电话,一个吃惊、愤怒、诧异的声音在一边响起。“是你?”

  叶皓轩回头一看,只见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愤怒的盯着自己,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薛鸿云的堂弟薛枫。

  刚来京城的时候,为了给自己的小舅子陈煜出气,叶皓轩就让这家伙出了一个大丑,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节骨眼上遇见他。

  “小首长,你认识他?”警卫诧异的放下了电话。

  “你这个混蛋,你竟然还敢来我们陈家大院来撒野,来人,马上把他抓起来,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薛枫大叫着,生怕叶皓轩跑了似着,他一个劲的向一边的警卫催道“快,快把他给我抓起来,这个人不是好人。”

  “是……”

  薛枫是陈家的嫡系,所以他的话警卫不能不听,尖镜的哨子片刻响起,一大群警卫呼拉拉的从薛家大院里涌出来,把叶皓轩围在正中央。

  “你这个混蛋,你上次害我出了那么大的一个丑,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我一定要让你知道得罪我薛大少的下场是什么。”薛枫咬牙切齿的叫道。

  “薛枫,我今天来是给你堂姐看病的,你最好不要拦着我。”叶皓轩淡淡的说?

  “就你?还看病?哈哈,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我们薛家是什么身份,什么样的医生请不起,用得着让你这个赤脚医生来看病?你就在这里吹吧。”薛枫哈哈大笑,手一挥道“抓起来。”

  “既然如此,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你可不要后悔。”叶皓轩摇摇头,打算离开薛家。

  “站住,你还想走?你得罪了我现在还想走?抓起来,狠揍了顿。”薛枫喝道。

  “你最好不要反抗。”一名警卫喝道,然后上前就要去扭叶皓轩的手臂。

  叶皓轩眉头一皱,薛枫既然给脸不要脸,那自己就没有必要在跟他客气了,他手一动,就要反抗,薛枫这小子,他真的当自己是软柿子不成?

  至于在薛家门口动手的后果,叶皓轩可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薛家现在有求于他,他就不相信薛家敢把他往死里得罪。

  “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颇具威严的喝声响了起来,只见薛青山匆匆的从薛家大门口处走了进来。

  “首长好。”

  警卫们神以一凛,连忙向薛青山敬了个礼。

  “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随随便便的抓人的?”薛青山怒道。

  “爷爷,是我命令他们抓人的,这个王八蛋曾经让我当众出丑,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薛枫阴沉的说道。

  “住口,现在向叶医生道歉,马上。”薛青山喝道。

  “爷爷?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薛枫吃了一惊,上一次叶皓轩让他当众失禁,他恨叶皓轩入骨,只是他不明白自己的亲爷爷为什么要他向叶皓轩低头道歉?

  “我怎么说,你最好就怎么去做。”薛青山喝道。

  “是,对不起。”

  薛枫咬咬牙,虽然不明白自己的爷爷胳膊肘要往外拐,但是他还是不得不乖乖的向叶皓轩道歉。

  他爷爷是薛家的一家之主,说的话就是圣旨,从来没有人也违抗,如果他今天不听话,他相信肯定至少得禁足一个月。

  “叶医生,小孩子不懂事,还请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请。”薛青山客客气气说。

  “没关系,我还不至于跟小孩一般见识。”叶皓轩扫了薛枫一眼,然后从容的走了进去。

  薛枫的脸色阴沉,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与他年龄不相符的狠厉之色。

  “你……你怎么来了。”

  在妹妹闺房中的薛鸿云看到叶皓轩来了,不由得吃了一惊,这家伙不是求都求不来吗?现在怎么又巴巴的跑来治病了?

  “我改变主意了,怎么,薛大少不欢迎?”叶皓轩淡淡的说。

  “不,欢迎之至。”薛鸿云连忙站起来,让开了位子。

  “叶医生,不管你跟鸿云之间有过什么过节,但这都与听雨无关,希望你能尽全力救她。”余玲道。

  “薛夫人请放心,我是一名医生,医生对于患者,是从来都不藏私的。”叶皓轩淡淡的说。

  “那就先行谢过叶医生了。”余玲喜极而泣,听雨是她最疼爱的女儿,一个礼拜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她整颗心都一直在吊着。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一个声音传来:“薛夫人,我师兄来了,他的医术比我还要厉害,他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随着声音传来,刘付清匆匆的赶了过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这老人一身白色长袍,精神极好,那宠辱不惊的样子倒有几分高人的形象。

  这就是刘付清的师兄,余景文,两人年轻的时候曾经一同拜入某中医高手门下修习医术,凭心而论,余景文的医道天赋要远远的高于刘付清,所以刘付清对他这个师兄的医术钦佩的很。

  “你也在。”

  刘付清一眼看到室内的叶皓轩,脸色一变,微微的有些不大自然,他跟叶皓轩向来不对头,尤其是前一次京城三诊堂的人一同去挑战叶皓轩,结果大败而归,他狼狈的甚至连自己家传的牌匾都丢了。

  所以刘付清对叶皓轩有恨意这也是能理解的,只是他不明白的是,薛家明明跟叶皓轩不对路,叶皓轩怎么可能这么好心的来为薛听雨看病?

  “既然来了,那就请余老给听雨一道看看吧。”薛青山淡淡的说道。

  “这……师兄,劳驾您出一次手了。”刘付清转身有些犹豫的说。

  他这个师兄的医术是不错,高到足以能让刘付清瞻望的地步,但是他有一个怪脾气,就是他跟别人看病的时候,别的医生不能插手,一插手的话他就认为病人的家属相信不过他的医术。

  “既然已经有高人来这里了,我看我就没必要看了。”

  果然,余景文冷哼一声道。

  叶皓轩眉头一皱,看来又是一个很自负的家伙,不过余景文的名头他也听说过,是北方某地一代名医,名声很显,他的医术要高于刘付清,是有真才实学的。

  “师兄……”

  刘付清吓了一跳,他知道他师兄的脾气,只是他这脾气在一些老百姓前面发发就算了,在这里是行不通的,因为这是在薛家。

  果然,薛青山的脸色不大好看,他冷哼道:“刘医生,尊师兄子好大的架子啊,御医的架子也没他高。”

  “薛老,我师兄的脾气就是这样,你千万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刘付清连忙陪笑道。

  “我架子高,是因为我医术高,受不了我脾气的,大可以不来找我看病。”余景文傲然道。

  薛家人的脸都沉了下来,见过狂妄了,但是没有见过象余景文这样狂妄的,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们薛家的面前摆出这样的架子。

  叶皓轩眉头皱了一皱,对余景文的印象马上大打折扣,先不说他这个人医术如何,单是他这一幅老子是医道高手,天下舍我其谁的模样就让人看得相当不爽。

  他淡淡的说:“医术是用来救死扶伤的,不是让人拿来摆架子的,天下万物,唯德至上,这个浅显的道理,余医生不会不懂吧。”说着叶皓轩还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叶皓轩称他为余医生,并不称他为余老,这就是在提醒他,不要忘了做为一名医生的本质是什么。

  “放肆,你是什么人,我余景文做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后辈来教训。”余景文喝道。

  “余医生,这里不需要你了,有叶医生就够了。”余玲皱皱眉头道,说实在的,这个余景文实在是太张狂了,就算是桂老,来到薛家,也是一幅客客气气的样子,你名声在响,也是一个医生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