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556章 白云庙
  第556章 白云庙

  叶皓轩心中一凛,暗叫不好。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年过五十的中年人突然暴起,猛的向前一冲,身形如电,带起地上的数片残叶,一爪伸出,向大黑袭去。

  叶皓轩一声大喝,一步踏出,不偏不斜,刚好档在大黑的跟前,他体内的浩然真气极速的运转,他右手一抓一抬,一掌向前轻飘飘的拍出。

  轰……

  两掌交击在一起,一道肉眼不可见的波动向四周涌去,叶皓轩和那中年人各自退了三步,只是叶皓轩的身形比他微微的多晃动了一下。

  那黑衣人显示然是黄阶的高手,而且成名已久,在内息上,竟然比起叶皓轩的浩然真气第三重还要强横上些许。

  就在那黑衣人暴起的时候,大黑双眼中精光一闪,正要御敌,不过叶皓轩替他档下了这一掌,他的神色一松,右手的一把匕首不动声色的放入自己的袖子里。

  “黄阶高手?”那中年人眉头微微一皱,颇有些意外的看着叶皓轩,叶皓轩这么年轻就达到了黄阶的境界,以后于武道上的修为,必不可限量。

  “前辈。”叶皓轩微微的一拱手。

  “这个人的双手之前被我废去了,是你替他接好的?”中年人不冷不淡的道。

  “不错,我是一名医生,不能见死不救。”叶皓轩淡淡的回应道。

  “那我只能先将你废了,我打伤的人,从来没有人敢去救。”黑衣人冷冷的说。

  “他是一家的支柱,如果你这样废了他,他一家人的生活都会没有着落的。”叶皓轩淡淡的说。

  “这与我无关,冲撞了我保护的对象,他必须接受应有的惩罚,这是天道。”黑衣人道。

  “你的行事未免也太霸道了,我只知道,在我这里,你的天道是行不通的。”叶皓轩冷冷的说,他已经把黑衣人列入敌对的名单,这么一个冷漠不顾其他人生活的人,不是什么善类。

  “司青,够了……”

  就在现场剑拔怒张的时刻,鹤凤舞轻轻的清喝了一声。

  那黑衣人双眼中的寒意渐渐的敛去,他一言不发,退到了鹤凤舞的身后。

  “叶医生,我的这些手下脾气有些怪,希望你不要见外。”鹤凤舞道。

  “无妨,高人都有高人的脾气,这点我是清楚的。”叶皓轩不冷不热的嘲讽了一句,他无非是在告诉对方,不要仗着自己是古武者的身份,就胡作非为,你有脾气是没有遇到比你更高明的人,遇到了的话你还是连屁都不是。

  司青面无表情,似乎是没有听到叶皓轩的话一样。

  “明天这所寺庙开门迎客,叶医生如果有空的话,务必前来捧场。”鹤凤舞淡淡的说。

  “不好意思,我有事情,就不来了,况且我只是一名小医生,捧场二字,实在是当不起,告辞。”

  叶皓轩说着向她一拱手,然后和大黑一起离开。

  司青脸色微变,没有人敢对鹤凤舞这样,他脚步一动,就要上前去。

  鹤凤舞伸手拦下了他。

  “你怎么看?”看着叶皓轩离去的北影,鹤凤舞若有所思的说。

  “刚刚踏入黄阶的毛头小子,不足为虑。”司青神色倨傲的说。

  “你从低阶古武,踏入黄阶,用了多久?”鹤凤舞淡淡的问道。

  “二十年而已。”司青淡淡的说。

  “你十三岁跟主人修习古武,踏入古武黄阶,已经是三十三岁了,而你的资质还属中上偏高的,而他仅仅是二十岁出头,现在已经是古武黄阶,比起你来,又如何?”鹤凤舞问道。

  “我远远不如。”司青摇摇头。

  “所以,这个人只可以为友,不可以为敌,走吧,明天他会来的。”鹤凤舞手一挥,在一行人的拥簇下,离开了寺院。

  “叶医生,多谢你了,你这是第二次救我了。”大黑感激的对叶皓轩说。

  虽然他的身手不简单,但是刚刚的司青是黄阶高手,而且身上气息凶戾,显然不是善类,这种人,往往一出手就不会手下留情,虽然自己拼起全力,也不让他好过,但是自己也绝对好过不了。

  如果不是叶皓轩及时出手为他档下那一掌,后果不堪设想。

  “没事,我是医生。”叶皓轩淡淡的笑道“医病也好,救人也好,都是我的职责所在。”

  “叶医生的胸怀,是我平行仅见,可是那个人不是普通人,叶医生得罪了他,恐怕以后会有麻烦。”大黑叹气道。

  “我既然敢惹这个麻烦,那就表示我不怕这个麻烦,放心吧。”叶皓轩微微一笑,然后道“以你的能力,你就甘心做一个民工?”

  “不做民工又能怎么样?呵呵,我不是单身,我有老婆有孩子,就算是为了他娘俩着想,我也只能做一个普通人,去那个圈子里,有太多恩恩怨怨,一不留神,会牵扯到上她们娘俩的。”大黑苦笑道。

  “你本身就不是普通人,就算你想安稳的过一辈子,有些麻烦也一定会找上你的。”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叶医生似乎能未卜先知?”大黑眉头一皱道。

  “未卜先知谈不上,但是我通晓一点相术,我可以断定,三天内,你一定会有麻烦。”叶皓轩淡淡的说。

  黑子悚然一惊,他知道叶皓轩不是普通人,对于叶皓轩的话,他深信不疑,当下他正色道:“还请叶医生提点一二。”

  “呵呵,有些东西,是规避不了的,避开这一次,避不开下一次,那些江湖神棍们说的规避方法,无非都是骗钱而已,定数就是定数。”叶皓轩笑道。

  “唉,那我只有逆来顺受了。”大黑苦笑道。

  “有麻烦的话来找我。”叶皓轩道。

  大黑点点头道:“如果真的如叶医生所说,我三天内会有麻烦,到时候我就跟叶医生混了。”

  “呵呵,那好,跟在我身边,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叶皓轩笑道。

  大黑点点头,然后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开着一辆皮卡离开。

  叶皓轩打了车,回到了悬壶居。

  第二天一大早,周明就开着车急吼吼的来找叶皓轩了,周明之前说过他们去请一名国内知名的雕刻大师出山,只是那大师已经金盆洗手了,所以在请他出山会有些难度,周明和他老爸去了三次,愣是三次都吃了闭门羹。

  这真的是赶得上三顾茅庐了,周明几乎都要放弃了,但是他老爸愣是说高人就应该要有高人的脾气,这是高人在考验他们的。

  周明和叶皓轩开车,来到一个别墅小区里。

  在门口的保安处做了登记,叶皓轩提着自己的行医箱和周明一起走下了车。

  “你提个行医箱干什么?”周明诧异的问。

  “习惯而已,到哪里都提着,说不定会用得上,况且,里面可有好东西,我保证余大师一看,绝对会见我们的。”叶皓轩笑道。

  “什么东西,能不能透露一二?”周明眼前一亮。

  “秘密武器,到了你就知道了。”叶皓轩微微一笑。

  过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余康平所在的别墅里,余康平在雕刻界算得上是顶尖人物,早些年的时候雕刻出来的作品曾经拍出一亿六千万的天价。

  他雕刻的作品,不仅仅只有外观,而且更有神韵,有位和他齐名的雕刻大师曾经称赞,余老所雕的物件,有形有神,仿佛是被注入了灵魂一般。

  尤其是在余康平隐退了之后,他留在世上的作品每一件都是价值不菲,尤其是他的作品精益求精,所以流传在世面上的并不多,正是因为这个,他的作品才倍受追棒。

  “余老今天在家吗?”

  敲了敲门,一位保姆走了出来,周明恭敬的问道。

  “你又来了?”保姆诧异的问,周明爷俩为了请余老出山,这几天已经是第四次拜访了,不同的是这次陪周明前来的是一个年轻人。

  “呵呵,阿姨您记得我。”周明笑道。

  “你们回去吧,余老已经封刀了,他让我们转告你,就算是你在多来几次也是白搭。”保姆摇摇头道。

  “阿姨,我们这次来只是想见见余老,并不是来请他出山的。”叶皓轩笑道。

  周明诧异的看了一眼叶皓轩,然后他随即醒悟,对于这种老顽固,要以退为进才好,不然的话你还是连他的面也见不到。

  “对不起,我们家老爷子不见客。”保姆摇摇头道。

  “那……这样吧,我给余老带了点东西,你给他拿进去。”叶皓轩说着从行医箱里拿出了一瓶特供的三花桂露酒来。

  “这们……我们老爷年纪大了,身体不大好,所以医生不许他喝酒。”保姆摇摇头。

  “阿姨,你对我有没有印象?”叶皓轩微微笑道。

  “你?”保姨微微一怔,这才仔细的看向叶皓轩,她盯着叶皓轩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惊喜的说“我记得,你,你就是那个小神医,姓……姓什么来的?”

  “阿姨,我姓叶。”叶皓轩笑道。

  “对对,就是叶医生,啊,听说你能起死回生,这是不是真的?”保姆惊喜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