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567章 这是误会
  第567章 这是误会

  “误会?这里有这么多人,你问问大家是不是误会?这小子来我医馆求医,却把整个医馆的患者给赶了出来,还扬言要砸了我的医馆,你见过这样求医的?”叶皓轩冷冷的说。

  “这是真的?”刑思成吃了一惊,别人不知道叶皓轩有什么背景,他不可能不知道,因为他老子权限比较足,所以对于叶皓轩一些隐秘的档案,他用他老子的权限一查就查出来了。

  这一查不打紧,刑思成却直接被吓尿了,原来叶皓轩是叶家的人,正儿八经的红四代,他庆幸那次在警局没有真的跟叶皓轩闹僵,不然的话,就算是刑老爷子,也讨不到好去。

  “我是找他求医,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架子象他这么大的医生……”耿文喝道。

  “我架子大?昨天亲自去宾馆给你儿子看病的时候,你说我是江湖郎中,是骗人了,现在反倒成我架子大了?”叶皓轩冷冷的说。

  叶皓轩这么一说,刑思成登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关于耿文这个人,他在清楚不过,典型的眼高于顶的家伙,估计之前已经得罪过叶皓轩一次了。

  叶皓轩是谁?现在是圈子里公认的高人,别的不说,就拿他自酿的养生酒,现在圈子里争得沸沸扬扬的,现在能弄两瓶这种包治百病的酒,几乎是身份的象征。

  一来这酒不能量产不说,在者是特供,一般人根本弄不来,所以就算是一些极有身份的人对叶皓轩也是客客气气的,他耿家算什么?尤其是耿文,说白了只是一个戏子罢了。

  平时里在娱乐圈里嚣张惯了,所以难免会得罪人,但是他那点名声和身份,放到叶皓轩的眼里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这小子想死,可别拉自己下水,今天自己来是有求于叶皓轩的。

  “文哥,今天的事情,我想是一个误会吧,给叶医生道个歉,这事情就算了。”刑思成暗自叫苦。

  上一次,他胸大无脑的亲戚得罪了叶皓轩,他是硬着头皮上前去解决事情的,可不巧的是这一次恰好又是他的老熟人得罪叶皓轩了,如果不是看着耿家的面子,他几乎都要装做不认识这家伙了。

  “道歉?”耿文愣住了,他不敢相信的说:“刑老弟,你说什么?你让我跟一个小医生道歉?”

  “是叶医生,不是小医生。”刑思成无语的说,又一个脑残,根本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暗示。

  “算了,一个戏子罢了,我不想跟他计较,如果在不走,我真的要把他丢出去了。”叶皓轩指着耿文喝道。

  “你动我一下试试。”耿文大怒,这家伙也太把自己当成根葱了吧,他最恨的就是别人叫他戏子。

  “这都是你的人?”刑思成向地下的人一指。

  “是我的人……他们被这小医生给打了。”

  “你们的人堵别人的医馆,活该被打。”刑思成面无表情的说,“要不要我打电话到警局,把这些人全抓回去?还有你,耿文,你也是公众人物,你这样堵着别人的医馆,这是寻衅滋事,在不走的话,我把你也抓起来。”

  “你,你说什么?”耿文呆了一呆,没有想到刑思成竟然会这么说。

  “还有,你自己是公众人物,你们夫妇现在的地位还有名声,都是观众们给的,你不觉得你这样做有损你的形象吗?如果被有心有传到媒体,你知道你们将会面临什么。”刑思成毫不客气的说。

  “叶少,今天来,是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的。”

  骂了耿文一通,刑思成走到叶皓轩的跟前,恭敬的说,他这么做无非就是要告诉耿文,眼前的小医生,身份不一般,不是你能得罪起的,所以你的眼最好放亮点。

  耿文吃了一惊,他又不傻,马上就明白过来了是怎么回事,他没有想到,刑思成竟然会对一个小医生这么客气。

  “刑警官客气了,有什么事的话尽管说。”叶皓轩淡淡的说,对于刑思成,两人并没有多少交情。

  不过他听说刑思成为人正直,他这个警界新星,也不完全是捧出来的,自己的能力也相当的不错。

  “我家老爷子身体有点不太舒服,所以想请叶医生过去帮忙看看。”刑思成道。

  “没问题,随时都可以,不过你这位朋友不走,我这医馆都不得安生。”叶皓轩扫了一眼脸色极度难看的耿文。

  “耿文,过来。”

  刑思成扯着耿文走到了一边。

  “思成,他到底什么身份?”耿文的脸色难看。

  “别管他什么身份,你只要知道你得罪不起就行了,赶紧带着你的人走吧。”刑思成叹道,要不是这家伙的家里跟自己刑家有些渊缘,他才懒得理会他呢。

  “他不就是一个小医生吗?我砸他一千万,我就不信了。”耿文道。

  “一千万?”刑思成象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在清源的时候,你们港首富钟华灿同样得罪过他,可是最后又是赔礼,又是道歉,最终出了三亿,叶医生才出手。”

  “你,你说的是真的?”耿文的脸色登时变了,之前叶皓轩提到过钟华灿,他以为叶皓轩在装逼,他们耿家都巴结不上钟华灿,难不成钟华灿会求着他这个小医生不成?

  “还有一件事,就是他曾经在一个上层圈子派对里拍下了自己的医术,拍了十亿,因为他直接扬言能让人起死回生,敢放下这种豪言的人,不是高人是什么?”刑思成无语的说。

  “你,你说的是真的。”耿文吓了一跳,叶皓轩随便拍下自己的医术,就卖了十亿,他还想一千万包下对方的医馆,真是不知所谓。

  “当然是真的,你儿子的病我知道,我可以说,除了他,没人能治得了。”刑思成摇头道。

  “那……我已经把他给得罪了,我该怎么办。”耿文终于不淡定了。

  “先回吧,回头找他道歉,记住,他的身份不只是一个小医生,有些东西,我不方便给你透露。”刑思成在三叮嘱。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耿文连忙点头,他一挥手,带着自己的人有些灰溜溜的离开了悬壶居。

  “还明星呢,就是一对无情无义的戏子,还包下悬壶居,丢人。”

  “呸,你们今天的名声不还是我们观众捧起来的,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种人渣,以后抵制这两二货的戏。”

  “就是,不看电视也不看这两个人的戏了,总算是看清楚了他们的嘴脸了。”

  众人看到耿文灰溜溜的离开,心里大爽,因为之前这家伙的人太嚣张了,把正在看病的人全部赶出来,而且还堵着门不让人进来看病,你以为你是谁?

  区区一个小明星,也敢摆这样的架子,有些人有点名声,就眼高于顶,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跟着刑思成来到了刑家,只见一名年纪近八十岁的老人在花园里闲逛,这正是刑思成的爷爷刑爱国。

  单从表面上看,刑老的精神极好,满面红光,一点都不象是有病的人。

  “爷爷,叶医生来帮你看病了。”刑思成走上前道。

  刑爱国之前是公安部的人,在位的时候铁面无私,得罪了不少人,也就是因为其强硬的手腕,这才令一些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听到他的名子都有些心惊胆寒。

  虽然这些年退了下来,但是威严尚在。

  “呵呵,小叶啊,麻烦你帮我这老头子看一看,哎,人老了,不讨人喜欢了,毛病是越来越多。”

  “刑老,您说笑了。”叶皓轩笑道,“单从刑老的精神上来说,刑老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不知道刑老哪里不舒服?”

  “你不是号称神医吗?今天我就考考你,看看你能不能看出来我身体里有什么毛病。”刑老笑道。

  “呵呵,那就献丑了。”叶皓轩笑了笑,然后伸出手去,在刑老的脉上搭了片刻。

  虽然叶皓轩能望气,但是刑老的这个病情有些特殊,单从他的气息上来看,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但是刑家不会无缘无故的找自己来的,所以叶皓轩便搭脉问诊。

  叶皓轩搭了片刻,心里已经有数,他收回手笑道:“刑老的病,严格来说并不算是病,是因情绪导致的吧。”

  “哦?情绪导致的?你先说说我这是什么症状吧。”刑老诧异的看了叶皓轩一眼。

  “刑老最近是不是茶饭不思,每到吃饭的时候,明明想吃,但是就是难以下咽,而且不能吃清淡的,一吃清淡的就会胃涨,反而那些油腻辛辣的东西,你明明厌恶这些东西,偏偏又能吃下这些东西,我说的对不?”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厉害,这都能看出来。”刑老微微一怔,然后向叶皓轩伸出大拇指,他笑道,“果然不愧是神医,这都能看出来,不错,这个毛病已经困扰我几天了,但是去医院就是检查不了来问题,苦不堪言啊。”

  其实刑老这几天精神方面并无大碍,吃饭的话明明想吃的清淡的东西,却难以下咽,而明明油腻辛辣,让他心厌恶的东西,却能吃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