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612章 气极败坏的陈渊
  第612章 气极败坏的陈渊

  “呃……还有这样的事?”叶皓轩无语,他沉吟了一下道:“让他跟王铁柱他们的保安公司的小分队几个月吧,我保证,不比部队差。”

  “那倒也是个好主意。”陈若溪眼前一亮。

  远盈保安公司的那个小分队她是知道的,全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如果让薛枫去拉练一段时间,肯定会有不错的效果的,而且那里不会象是军队那样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完完全全可以把他往死里操练。

  “那好,就这样决定了,明天你去找我,我带你过去。”叶皓轩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溜黑色商务桥车开了过来,陈煜心中一紧,大惊失色的说:“不好了,大伯来了。”

  陈若溪一惊,回头看时,果然,怒气冲冲的陈渊带着一群黑衣人走了过来。

  “爸……”陈若溪下意识的档在叶皓轩的跟前,她知道,自己的父亲绝对有开枪杀了叶皓轩的冲动。

  “让开……”

  果然,陈渊黑着脸,手里拿着一把手枪,手枪已经上了膛,打开了保险,不难看得出来,他在压抑着心中的怒气。

  这个混蛋,接二连三的拐走自己的女儿,守卫重重的陈家,他都来去自如,这让陈渊这个特殊部门的大佬情何以堪?

  “岳父。”叶皓轩拍了拍陈若溪的肩膀,示意她到一边去,他善意的笑了笑,然后又说出了这个足以能让陈渊心脏病复发的称呼。

  “你闭嘴,叶皓轩,我警告你不止一次了,我已经不想在多跟你废话什么了,你自己自我了断,还是我出动特卫,把你枪决。”陈渊喝道。

  “我又没有叛国,用得着你出动特卫吗?”叶皓轩淡淡的说:“岳父掌管的部门是专门对付一些叛国汉奸的,不是用来对付我这种平头百姓的,我只是一个小医生。”

  看着叶皓轩一本正经的说自己只是一个小医生的话,陈渊只感觉自己的血压都在升高。

  这是小医生吗?这是普通的小医生吗?他视自己守卫重重的陈家大院为无物,自己的妹妹,和妹夫甚至都代他承认叶皓轩是自己的女婿了,他还敢说自己是小医生?

  这个混蛋,他就是来炫耀的,这是在打他陈渊的脸。

  “若溪,跟我回去。”陈渊沉声道。

  “你答应不为难他,我就跟你回去。”陈若溪摇摇头道。

  “如果你不回去,以后就不是我的女儿,我和你断绝父女关系。”陈渊冷冷的说。

  “爸……”陈若溪几处要掉下泪来,她知道,父亲这一次恐怕是真的动怒了。

  “若溪,回去吧,别跟咱爸闹僵了,放心吧,没事了。”叶皓轩拍拍她的肩膀道。

  陈若溪点点头,不舍的看了叶皓轩一眼,然后这才走到陈渊的跟前。

  陈渊眼前一黑,真的差点当场昏倒,什么叫咱爸?这个混蛋,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更让他生气的是,他说的话,似乎比自己这个老爸的话管用。

  “叶皓轩,我真的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你最好不要逼我,对你身边的人动手。”陈渊警告道。

  “你可以试试。”叶皓轩双眼之中寒光一闪,陈渊这不是第一次威胁他了,如果不是看在他是自己未来老丈人的份上,早就跟他翻脸了。

  “我对你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我想你也不愿意和我之间闹不痛快吧。”陈渊冷冷的说。

  “我只是在努力追求我喜欢的人而已,我有什么错?”叶皓轩耸耸肩膀,一幅无辜的样子。

  “喜欢我女儿,你够资格吗?”陈渊寒声道。

  “你凭什么认为我没有资格?”叶皓轩淡淡的说:“我没钱,还是能力不足?或者是……我长的不够帅?”

  “你……”陈渊不由得为之气结。

  凭心而论,叶皓轩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别的不说,单是他进京短短时间,就能集结起如此庞大的人脉,就连他和薛家都拿他没有办法,这就毫无疑问的证明了他的实力。

  只是草根就是草根,不能为自己带来实质性的利益,这就是陈渊看不上他的原因。

  “如果有一天,你能达到我陈家的高度,我把女儿嫁给你又如何?”陈渊冷冷的说:“但是你现在的那点成就,在我看来,你依然还是一无所有。”

  “相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达到陈家的高度,很难吗?”叶皓轩微微一笑,他笑的有些高深莫测。

  “痴人说梦。”陈渊冷冷的说:“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个一个月内,我不希望你在和若溪之间有什么瓜葛,如果一个月内,你能达到和我们陈家对等的高度,我就算拼着得罪薛家,也会悔婚,如何做不到,有多远,滚多远。”

  “爸,你这根本就是强人所难。”陈若溪怒道。

  家世的差距,不是用实力就能弥补的,陈家因为有一个老太爷在,所以陈家注定是大多数人仰望的存在。

  “闭嘴,现在跟我回去。”陈渊冷冷的说。

  刚刚和叶皓轩见面没几个小时,又要分开,虽然陈若溪心中有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也没有一点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数辆商务别克呼啸而来,龙傲从容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龙伯……”陈若溪一喜。

  “你来做什么?”陈渊诧异的说。

  “这里有突发状况出现,超出正常人能力范筹,若溪,你留下来辅助我查清楚这件事情在说。”龙傲淡然的说。

  “龙傲,你别忘了,我女儿现在已经不是你们安全局的处长了。”陈渊冷冷的说。

  “我当然没忘,但是我们特殊部门的规定你应该知道吧,大凡遇到特殊情况,凡知情者,都有义务配合中央安全局完成任务,这件事之前就一直是若溪跟进的,现在我让她来协助调查,有问题吗?”龙傲喝道。

  “我不同意。”陈渊喝道。

  “这由不得你,如果你想接若溪走,那好,你到上级部门去申请一张休令来,我可以放若溪的假。”龙渊道。

  “你是在成心和我做对。”陈渊愤怒的说。

  “我没有想过要跟任何人做对,但是,事关国家安全。”龙渊顿了一顿道:“陈处长,我想,你也不想冠上一个叛国的名号吧。”

  “你……”陈渊登时感觉到背心冰凉。

  国家安全几个字是重中之中,就算是你背景在大,你也经不起一顶叛国帽子压身,他只感觉自己眼冒金星,他深吸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安静下来。

  “明天上午之前,我希望我女儿能回去。”陈渊放下了一句狠话,然后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龙伯,谢了……”

  叶皓轩挽着陈若溪,感谢的说。

  “谢什么,你们小两口曾经都是我的人,虽然我能力有限,没办法成全你们两个,但是为你们争取点在一起的时间还是有这个能力的,天还早,你们……要不开个房,把没办完的事情给办了?”龙渊笑呵呵的说。

  “讨厌,你个老不正经的。”陈若溪大羞……

  “哈哈,天下敢这么叫我老不正经的,只有你这个丫头了。”龙渊大笑。

  “走吧,去看看人吧。”开过了玩笑,龙渊一挥手。

  几个人大步走到地下拳场。

  现在的地下拳场已经被清空,有诸多身穿黑色衣服的人把这里围的严严实实的,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一边的一名法医已经验过尸了,他拿出几份报告道主“龙伯,结果已经出来了。”

  “怎么样?”

  “在黑金的嘴里提取出一些液体,跟这个瓶子里的液体是一样的。”

  法医说着拿出一个塑料袋装起来的小瓶子,这个小瓶子里残余的液体,就是黑金喝剩下的残液。

  “经样本分析,这液体与之前倭国的研究报告几乎是一模一样,而且……里面有更多的不可确定因素。”法医又道。

  “你说的,不可确定因素,指的是什么?”龙渊皱了皱眉头道。

  “就是危险程度,因为研发这个药剂的目的,就是压榨人体潜力,能让人身体机能大幅提生,达到瞬间恢复病痛的目的。

  但是,以现在的科技,根本无法掌控这其中的变数,所以,会造成一些不可估量的后果。”法医道。

  “不可估量的后果……”龙渊沉吟了一下道:“小叶,之前你跟这家伙交手,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没有?”

  “有,感觉他的身体,已经不属于人类,他就象是一头毫无意识的凶兽一样,对付人类的手法,已经不能用到他身上了。”叶皓轩点点头道。

  龙渊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龙伯,这件事情之前是我接手的,还是教给我查吧。”陈若溪走上前道。

  “你?你感觉你爸会让你去出任务?”龙渊摇摇头道:“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你就不用掺和了。”

  “可是……我真的很无聊啊”陈若溪郁闷的说:“我在家成天象是坐牢一样的好不好,在这样下去,我真的会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