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620章 解惑
  第620章 解惑

  “你说。”黄老点点头。

  “我来京城时间也有两个月了,在这两个月里面,我自问积下了不少人脉,打出悬壶居的名头,美颜以及长济制药合并,以及萧家依附。这能力,按说达到老太爷的要求了吧,可是……我不明白老太爷除了上一次暗示我放手去做,好象并没有提了让我回叶家的意思,我不明白他老人家什么意思。”

  叶皓轩说出了心中的疑惑,他心里其实有些着急,眼见陈若溪大订一天近一天,如果老太爷不让他认祖归宗的话,让他一个人独自单挑薛陈两家,说实话,他有些底气不足。

  “呵呵,你还是太年轻了啊。”黄老笑道,他站起来道“你的能力已经得到老太爷的认可了,不然的话上一次陈老太爷病重,他也不会特意的单独召见你了。老太爷之所以现在没提出让你回叶家,是因为时机未到,你需要一个契机。”

  “什么契机?我不太明白。”叶皓轩摇摇头道。

  “让你一鸣惊人的契机,阻止薛陈两家联姻的契机,或者说,能够捧你的契机。”黄老淡淡的说。

  “我还是不明白,黄老,您就明说了吧。”叶皓轩苦笑道,这些老头子都老成精了,说话有些神神叨叨的,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薛陈两家联姻,会对叶家造成不小的冲击,这是老太爷不希望看到的,而且,尽管薛陈两家两家现在还没有开始联姻,但是暗地里,已经有了一些针对叶家的小动作。我个人认为,老太爷就是打算让你在他们大订的日子里可劲的闹,翻天的闹,别怕出事,因为他一定会去为你撑腰,由此警告这两家,他叶同化还在,不要搞什么小动作。”黄老解释道。

  “我好象有些明白了,多谢黄老提点。”叶皓轩恍然大悟,他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今天来了就别走了,在这里吃饭吧。”黄老道。

  “黄老,您老这是有意挽留我吃饭,还是让我给你做厨子呢?”叶皓轩苦笑道。

  “废话,留你吃饭当然是想吃你做的药膳,不然谁留你?”黄老毫不客气的说。

  “得……敢情我在您老眼里,就是一厨子。”叶皓轩无语的说。

  这个时候,黄绍辉夫妇也回来了,黄绍辉笑道“小叶,别走了留下吃饭。”

  “是啊,我今天弄了几条长江上游的刀鱼,这鱼听说味道鲜美,营养丰富,留下吧。”江冰也笑吟吟的说。

  “刀鱼?这个不错,哈哈,嫂子,今天中午就交给我吧,我保证让你们吃了还想吃。”

  叶皓轩眼前一亮,从江冰的手里接过了几条鱼,只见这几条鱼体形狭长侧薄,颇似尖刀,银白色,肉质细嫩,但多细毛状骨刺。

  这正是刀鱼,刀鱼肉味鲜美,肥而不腻,兼有微香。

  刀鱼和鲥鱼、河鲀和鮰鱼一起被誉为“长江四鲜”。

  很奇特的是,此“长江四鲜”回流过,下游过南通天生港,上游镇江流域开始,其口味就会奇异变化,身价大跌,虽说是共饮一江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味道会有如此差异。

  这是上游的刀鱼,营养价值极其丰富。

  叶皓轩挽起袖子,大展拳脚,一个小时不到,热气腾腾的四菜一汤就盛了上来。

  叶皓轩的药膳向来拿手,吃的黄绍辉夫妇赞不绝口。

  吃过了午饭,和黄绍辉闲聊了一会儿,叶皓轩就离开了黄家,刚刚开车没有走出多远,手机便响了起来。

  叶皓轩拿出手机一看,却是赵子骞的电话,叶皓轩按下了接听键道:“赵部长,你好。”

  “小叶,现在有时间没有?”

  话筒里面传出来了熟悉的声音。

  “有时间,赵部长,请问有什么事吗?”

  “如果没事的话就到京军区总院里一趟吧,有个特殊的病人,病的比较严重,现在那里正在召开紧急会议,由锐典皇室的医疗人员和我方共同探讨,这不管对你,还是对中医,都是一个好机会,好好表现。”赵子骞道。

  叶皓轩心中一凛,牵扯到锐典皇室,那病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他问道:“赵部长,方便透露下病人的身份吗?”

  “暂时保密,你去了之后桂老会告诉你的。”赵子寒道。

  “好的赵部长,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赶过去。”

  叶皓轩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他开着车,转身向京军区部院赶了过去。

  到的时候,桂老已经在医院的门口等了,和他同行的,还有西医的领军人物汪学义。

  汪学义之前对中医偏见挺大,但是自从叶皓轩展现出一手不凡的中医之后,他的偏见就慢慢的消失了,中医并不是象他所想的那样一无是处,所以他和桂老现在倒还和睦。

  “桂老,汪博士,到底什么情况?”叶皓轩下了车,匆匆的赶了过来,他来不及跟这两位客套,上来就直接问。

  因为他听出了赵子骞话语里面的严肃,这一次来的人身份非同小可,至少,能跟锐典的皇帝扯上关系,不然的话,锐典皇室的医生不可能赶到这里来的。

  锐典全称是瑞典王国,是北欧最大的国家,其皇室医学发达的程度超乎人想象,诸多顶尖的医学人才都出自锐典皇室医科大学,曾一度,它可以与镁国的世界医学协会相媲美。

  能让锐典皇室的医生巴巴的跑来华夏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是这样的……病人是瑞典皇室的一个公主,今年有十岁了,患有败血病……”桂老边走边向叶皓轩介绍病人的情况。

  “锐典公主?”叶皓轩吃了一惊,来人的身份果然非同小可,难怪赵子骞都少有的严肃。

  锐典在国际上有着极高的医学权威,如果能用中医治好锐典公主的病,那么中医的名声,就会彻底的打响了出去。

  介绍完了基本情况,叶皓轩点点头,接着他又有些疑惑的问“锐典的医学是极其发达的,他们为什么会万里迢迢的跑到华夏求医?”

  “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汪学义摇摇头,因为光他就知道,锐典至少有三位血液或者心脑血管方面的医学人才获得过诺贝尔医学奖,他们来华夏干什么?难道有求中医?这又有些不太现实,在锐典人的眼里,他们国家的医学才是最发达的,中医……

  话说间,几个人已经赶到了一间特殊的病房里,门口站着清一色穿制服的锐典皇家待卫,上前验证了叶皓轩三人的身份,这才放行。

  在特殊病房里面,京军区总院的院长胡立德正在和几个北欧人努力的解释什么。

  为首的那个北欧人正是瑞典皇室首席医学顾问尼尔松,曾经获得过诺贝尔医学奖。

  只见他瞪着一双湛蓝的眼睛,讲着一连串的锐典语,他讲的又快又长,一边的那个在华夏临时找来的翻译脑门上冷汗淋淋,因为尼尔松说的话是锐典某些地方的方言,他听得一头雾水。

  虽然他精通锐典语,但好比华夏语一样,各地的方言都不一样,有粤语和普通话之分。

  “他在说什么,你倒是翻译啊?”胡立德听了半天,郁闷的转身一边的翻译。

  “其实……我也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他讲的好象是某个地方的方言。”翻译苦笑道。

  “那你说的话他听不听得懂?”胡立德无语的说。

  “我说的是标准的锐典语,我想他能听得懂的。”翻译点点头道。

  “那你就告诉他,我们的专家马上就来了,让他稍安勿燥。”胡立德说。

  翻译对着尼尔松翻译了几句,然后又卡壳了,他苦笑道:“院长,我不知道‘稍安勿躁’这几个字怎么翻译。”

  胡立德瞪着这个二货翻译,恨不得一脚把他给踹出去,这货真的一点也不懂得变通吗?你不会翻译,你就不能换个别的话说吗?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三人走了进来,胡立德连忙迎了上来,热情的和三人握手问好。

  桂老和汪学义不用说了,是这行的顶尖人才,而叶皓轩虽然年轻,但是现在大凡有点身份的人,谁不知道这个年轻的有起死回生的逆天医术?

  “胡院长,情况怎么样了?”叶皓轩问道。

  “语言不通,沟通不了……”提起这个,胡立德就是一肚子火。

  “翻译呢?”叶皓轩诧异的问。

  “他们说的是方言,我听不懂。”翻译苦笑道。

  “不管那么多了,我们先去看看病人吧。”桂老道。

  “好,我去给他们说一下。”翻译连忙跑到了尼尔松的跟前,说了几句标准的锐典话。

  岂料一听到翻译的话,尼尔松湛蓝的眼睛一瞪,然后连连援手,又是一大串的方言吐了出来。

  虽然翻译依然听不懂他说的话,但是至少,从他的动作上已经看出来,他不同意这几个人去看病人。

  “告诉他,我们不去看病人的话,是没有办法为病人治病的。”叶皓轩走上前道。

  翻译点点头,走上前去对着那老外又说了几句,那老外转身翻过来一个厚厚的病例本递了过来,同时嘴里叽里咕噜的又说了一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