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卷六:医道圣手 第691章 总局来人
  卷六:医道圣手 第691章 总局来人

  王营长对这几个人肃然起敬,虽然都是军人,但是这几个人给他的感觉不一样,他相信,这几个人都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高手,不是他们这些成天只知道训练的兵蛋子能比的。

  “让你们的人小心一点,这家伙现在狂性大发了,极有可能四处伤人。”

  王营长点点头,他庆幸自己没有带人进山去找野人,不然的话他肯定带多少人,就团灭多少人,这东西,还真的难对付。

  黄永康冷冷的说:“你是哪个分区的部队?”

  “报告首长,南云省第六军区少校营长。”王营长向黄永康一敬礼道。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挑出来几个高手,跟我上山去。”黄永康道。

  “这……”王营长微微的一怔,他下意识的看了叶皓轩一眼,只见叶皓轩等人的神色有些异样,他登时发觉这两路人不对头。

  他正色道:“我还想是听听这几位的意见比较好,因为这几位首长抓住过那东西,比较有经验。”

  “他们一些局外人,在这里瞎凑什么热闹?这是总局的命令,我现在是这里的总负责人,你要无条件的服从我的命令。”黄永康说着又拿出了总局的命令。

  王营长一惊,伸手就要上前接过来命令看看,结果黄永康手一收,把那张纸又收了回来,他喝道:“走吧,找人随我们一起上山。”

  王营长的心里不免有气,虽然他已经确定了那张手令确实是总局下的,但是黄永康的态度也太嚣张了吧,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营长,是这次封山行动的总指挥,连手令都不给他看?

  “对不起,我接到的命令是封锁武原村,杜绝恐慌,如果总局真的下令,请你联系总局的首长,然后通知我的上级,我才能无条件服从你的命令。”黄营长不冷不热的说。

  “你这是要造反吗?”黄永康大怒,一个小营长,现在也敢跟他甩脸子,活的不耐烦了吗?其实他的职位是挺高的,但是由于他从事的工作是保密性质的,不能见光,所以他对外的身份是某生物科技研究院的院长,这个拿出来真的唬不住人。

  “准备好麻醉枪,我们自己上山。”黄永康手一挥,随行的几名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便拿过数个大密码箱,装好麻醉枪,整好行装,这就打算上山。

  “五步蛇的毒液对它都不管用,你们这些麻醉枪也未必能起到什么作用,奉劝你们,好自为之。”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回头我在找你算账。”黄永康冷冷的扫了叶皓轩一眼,然后自顾自的上山去了。

  “小叶,就由着他们胡来?”汪学义道。

  “由他们去吧,有些人,不撞南墙不回头。”叶皓轩淡淡的说。

  “走吧,带我们到你们那边的山上看看,我们去找些东西。”王铁柱一拍祥子的肩膀道。

  祥子生性谨慎,平常的话不多,对任何人都保持警惕的心理,但是这一次,他破天荒的对这几个人没有戒心,相反,他感觉这几个人很亲切。

  他一言不发,率先走了上去,叶皓轩左右无事,索性跟着几个人一起去看看到底要找什么东西。

  武原村四面环山,北面的那坐山比较远,但是这坐山上的野生植被比较多,王铁柱等人在山看四处看看,在这坐山上,生的比较多的就是一种螺旋性的植物,当地人称它为“鞭梢。”

  因为这种植物的皮韧性极好,晒干一搓,就成为结实的麻绳,用它搓成的麻绳甚至比市面上的尼龙绳还要结实。

  王铁柱拔下数根鞭梢,掐着尺寸从中间折断,取出了一个玻璃杯子,把折断的植物茎一挤,一丝乳白色的汁液就从茎中流了出来。

  祥子在一边看得有些入迷,这些植物在他们山上漫山都是,小孩甚至折来扭鞭梢用来赶羊,但是谁也不知道这里面竟然会有乳白色的汗液。

  “这些东西在南镁也有,里面的汁液是最好的麻醉剂,单一用起来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和另外一些化学制剂掺在一起,就是效果非常强劲的麻醉剂。”王铁柱解释道。

  祥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对王铁柱等人产生了好奇,在听说几个人是从战火纷飞的日子里一路滚爬走过来的时候,他对几个人肃然起敬。

  又寻了几样植物,王铁柱把这些植物的汁液或者分泌出来的树胶倒在一个比较大的容器里面,然后又加入一小瓶他口中的化学制剂,只见容器原本有些粘稠的液体渐渐的变得稀释透明。

  王铁柱把这东西交给了祥子一些道:“涂在箭头上,到时候就算是一头鲸鱼,也有放倒。”

  祥子接过这些药水,依言涂在了自己的箭头上。

  叶皓轩用银针挑起一点药水,放在鼻端闻了一下,马上了解了药性,他笑道:“不错,有极强的麻痹效果,好东西,我也弄点。”

  叶皓轩取出一盒毫针,把这一整盒毫针上面都液上了这种合成的药水,以备不测。

  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那些自告奋勇上前去的人现在应该已经回来了吧。

  回到营地的时候,黄永康一行人已经回来了,只见他上山时候气抛汹汹的样子早已经荡然无存。

  跟他一起上山的研究院的人有六人,现在只有两个人在外面,而且还是鼻青脸肿,一幅垂头丧气的样子。

  尤其是黄永康,一脸的泥土,那金丝眼镜其中的一个镜片已经碎裂开了,那白衬衫上沾满了黑乎乎的东西,那样子看起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黄院长,见识到厉害了?”叶皓轩冷笑道。

  黄永康抬头一看,见叶皓轩一行人走过来,他的脸色越发越显的阴沉了,他淡淡的说:“不劳叶医生操心。”

  这个人刚愎自用,叶皓轩也懒得跟他多说,他转向一边的汪学义道:“汪老,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东西,会用陷阱。”汪学义苦笑着讲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那野人的智商真的不是盖的,它布下的陷阱十分的隐秘巧妙,黄永康等人晕乎乎的一脑袋就撞到他的陷阱里去了。

  有两人当场骨折,被后面的人抬了下来。

  而且那家伙布的陷阱还是一环接着一环的,剩下的人还没有向前走多久,又是一个了陷阱,这一次是挖的坑,上面隐蔽的很好,然后下面竖满了毛竹,结果有一个掉进去了,现在还在抢救当吕。

  在向前,那家伙直接蹦出来了,抓了两个人就跑,那些拿着麻醉枪的人,几乎捕捉不到它的身形。

  叶皓轩嗤笑道:“连部队里的狙击手,都拿它没办法,黄院长难道以为自己手底下的那几个人,比受过专业训练的狙击手还要厉害?”

  “姓叶的,我做事,不需要你来教吧,有本事,你在说一句试试?”黄永康乎的一声站了起来,脸色不善的盯着叶皓轩。

  “我知道你这个院长,不是一般的院长能比的,但我见过的大人物多了去了,薛家的人我都敢往死里揍,更何况你一个野路子的老头子?”叶皓轩冷冷的说。

  “太嚣张了,你知道我是谁吗?”黄永康大怒,多少年了,还没有人敢当面对他这样说话。

  “我知道,华夏生物科技研究总院的院长,特殊勤务部门的隶属特勤局,你不用老是拿出来说事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到底是什么人?”黄永康的脸色一变。

  他的研究院是属于国家一级机密,除非有极高的权限,否则的话,就算是你身份在高也不可能一语就道出他的职位,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你能插手的就可以了。”叶皓轩淡淡的说,“我来这里的任务就是要把这次病毒的源头彻底的消灭,而不是让你们拿去做研究的。”

  “可是你应该清楚它对我们的研究有多重要的意义。”黄永康怒道。

  “有什么意义?有什么研究能比我们的百姓安危更重要?呵呵,在华夏,总有一群吃饱没事干的人成天做这个研究,那个调查,就象是某个电视台拿着话筒在大街上问人‘你幸福吗?’是一个道理。”

  叶皓轩沉声道:“它的研究意义我不懂,我只知道它身上携带的有些东西,是有极大危害的,我只是一名医生,你所谓的研究,对我来说,真的没有一点意义。”

  “我所关心的,是如何治病,是如何彻底的杜绝这些隐患,你所说的东西,对我的意义真的不大,它身上所携带的东西,如果一旦爆发出来,你知道将会产生什么后果吗?”

  “我不管能产生什么后果,这不是我该操心的事。”黄永康被叶皓轩数落了半天,他涨红着脸喝道。

  “那好,你的人已经全部感染z病毒,王营长,现在我请你把他的人全部送到市隔离中心隔离起来。”叶皓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