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720章 绝情的陈渊
  第720章 绝情的陈渊

  一个小时以后,叶皓轩叫醒了她,几样醒神清脑的小菜已经做好。

  “要是天天都能给我做就好了。”萧海媚笑吟吟的说。

  “那好,你搬到我那里去住,我天天做给你吃。”叶皓轩笑道。

  “不要,我可不敢跟正宫娘娘争宠。”萧海媚一边吃菜一边问道“你没有抽时间去看看你老丈人?”

  “这段时间忙,而且我那老丈人两口子现在还在气头上,我现在过去只会是火上浇油。”叶皓轩苦笑道。

  “那也不行,若溪现在心里也挺难受,有时间的话还是尽量陪她一起回去看看。”萧海媚道。

  叶皓轩点点头,说真的,他实在是不想见到陈渊夫妇,但是没办法,谁让他们是自己的岳父岳母,如果他和陈若溪的事情这两个人不同意的话,那两个人的事情反倒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

  一夜疯狂。

  叶皓轩一早起来,为萧海媚准备了早餐以后才离去,先是到诊所忙完了诊所的事情,然后到医院给一些自己负责的病号治疗,等忙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叶皓轩感觉现在自己有点分身乏术,看来得加紧医院整顿了,把悬壶居并入曙光医院,自己平时只接诊些重病号,以后就不会那么忙了。

  虽然空有一身医术,但是他个人能力有限,发展中医这个念头,现在越来越强烈了。

  现在陈若溪在陈茵的家里暂住,叶皓轩让黑子自行回去,他自己开着车来到了军属大院之中。

  陈茵的身孕已经接近三个月了,现在她的小腹微微的隆起,由于叶皓轩给的偏方让她怀上了龙凤胎,所以她的小腹比起常规的准妈妈要高一些。

  “小叶,你可算是来了,来,帮小姑看看这两个小东西怎么样。”

  把叶皓轩迎了进去,陈茵便伸出了手腕。

  “来,让我把把脉。”叶皓轩笑着伸出手腕,在陈茵的脉上搭了片刻。

  他收回手笑道:“没事的小姑,你和宝宝都很健康,注意多走动,保持良好心情。”

  “那就好,你先坐着,今天中午在这里吃饭,尝尝小姑的手艺。”陈茵笑道。

  “别,小姑,还是我来吧,你尝尝我的手艺,对了,我姑父呢?”叶皓轩连忙站起来。

  “他啊,代我去参加孕前培训班了,我报了一个培训班,今天感觉有些累,所以就没去,但是又不想拉下功课。”陈茵笑道。

  “他去参加?”叶皓轩神色一滞,难以想象,季星野一个大老爷们夹杂在孕妇中间做那些孕前保健动作的。

  “是啊,他学了以后回来在给我讲。”陈茵笑道,她抚着小腹,脸上洋溢着做母亲的笑意。

  “小姑,你就坐下休息吧,尝尝他的手艺怎么样。”一边的陈若溪扶着陈茵坐下。

  “那好,反正都是自家人了。”陈茵笑道“若溪,什么时候把事情给订下了?”

  “这……”陈若溪看了叶皓轩一眼,脸色绯红的说“我爸妈还在生着气呢。”

  “你可以不用理会他们,薛家那小子现在差小叶差了十万八千里,为人父母的,考虑的不是家族的利益,而是儿女的幸福,你放心,这件事情我做主了,大不了我去找老太爷去。”陈茵道。

  “谢谢小姑了,我去厨房帮忙。”陈若溪说着跑到了厨房,帮叶皓轩洗菜。

  不过从来没有下过厨房的陈若溪显的有些笨手笨脚的,这个女人性格如火,要是让她上战场是好样的,但是让她做些女人应该做的细致活,这真的难为她了。

  看着陈若溪有些心不在蔫的样子,叶皓轩停下切菜的动作,走到她跟前道:“还在想你爸妈?”

  陈若溪神色失落的点点头道:“不管怎么样,他们毕竟是我爸妈。”

  “别难过,吃完饭以后我陪你回家一趟,儿女都是父亲的心头肉,我就不相信他们真的那么狠心。”叶皓轩笑道。

  “真的?”陈若溪心中一喜,说实在的,这几天她一直想回家去看看,但是一直提不起勇气,但是她的目光随即黯淡道:“你现在过去,不是火上浇油吗?”

  “那又怎么样,看我老婆这样子,我也难过啊。”叶皓轩笑道“长痛不如短痛,早点把岳父岳母搞定了,好娶你过门啊。”

  “想得美。”陈若溪嗔道。

  “哎,我想如果我们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多好,现在娶个媳妇,一套房子,一辆车就搞定了,哪象你老爸……”叶皓轩叹道。

  只是他忘记了,在现实生活中,一套房,一辆车,丈母娘能把准女婿一家人逼的上吊。

  吃过午饭之后,叶皓轩陪陈若溪一起来到了陈家大院前。

  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其实陈老太爷早就知道了,他只是说了一句:“儿孙自有儿孙祖,由她去吧。”

  之后就没有在说什么,只是陈家和薛家之前达成的协议,在叶皓轩出现的那一刻已经不复存在,这才是陈渊生气的原因。

  虽然叶家比起薛家来要强上几分,但是正因为叶家太庞大了,所以反而有些地方不能满足陈渊的要求。

  停好了车,陈若溪和叶皓轩一起向大门口走去。

  “小姐,你不能进去。”门口一名警卫走上前去,拦下了两个人。

  陈若溪的心里蓦然一沉,这是她的家,现在她竟然不能回去,难道他们,真的不要自己这个女儿了吗?

  “你说什么?”陈若溪不敢置信的看着警卫。

  上一次见识过了陈若溪的战力,这名警卫不免有些头皮发麻,他硬着头皮道:“这是家主吩咐的,请小姐不要为难我们。”

  “他怎么说的?”叶皓轩的火气蹭的一声上来了,陈渊的所做所为,未免太绝情了点吧。

  “家主说以后这个家门,不向小姐敞开。”警卫道。

  “好,好啊,陈渊,你真行。”叶皓轩咬牙切齿的说,他挽着陈若溪的手道:“这是你家小姐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陈渊凭什么不让她进去?他这么做,老太爷同意吗?”

  “对不起,这是家主的吩咐。”

  叶皓轩双眼中的寒意让这名警卫不自由主的退了一步,那凛冽的杀机让周边的警卫心中一凛,手里的枪拴马上拉开,全神戒备的看着叶皓轩。

  “叫陈渊出来,我要当面问他,是不是真的那么绝情?”叶皓轩喝道。

  “对不起叶少,家主有命令,你和小姐都不准踏入陈家半步,如果敢硬闯的话,他特许我们可以开枪击毙。”为首的警卫硬着头皮说。

  其实这名警卫真的恨不得现在死了算了,他现在面对的是他们的小姐还有叶家的人,虽然陈渊是下过令,但是对上两人的身份,他还是底气不足。

  “特许开枪?”陈若溪心头大震,她喃喃的说:“好,好啊,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他卖女儿没卖成,就下这种命令,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下这种狠心,我果真有一个好父亲。”

  她突然紧紧着叶皓轩的手,叶皓轩感觉到她的指尖冰凉,没有一点温度。

  一向风风火火的陈若溪泪流满面,她痛苦的说:“我们走吧,这里已经不是我的家了,我……我是一个没家的孩子了。”

  看着陈若溪伤心的样子,叶皓轩的心里一阵揪心的疼,他手一动,就要下手放倒这一队警卫出气,但陈若溪拦着他道“不管怎么说,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既然这个家不要我了,那我也没必要死缠烂打的哀求他们。”

  “若溪。”

  虽然叶皓轩有所不甘心,但是看着一向坚强的陈若溪梨花带雨的样子,叶皓轩的拳头还是松开了,他揽着陈若溪道“你还有我。”

  陈若溪流着泪点点头,她扎入叶皓轩的怀里失声痛哭。

  “告诉陈渊,人在做,天在看,为人父亲的可以这么狠心对待自己的女儿,他迟早会遭报应的,我现在宣布,从此以后,陈渊夫妇,列入我悬壶居的黑名单,哪怕是他们夫妇病死在我悬壶居门前,我也不会出手援助,你让你们所谓的家主,好自为之。”

  叶皓轩今天是真的动怒了,他见过的奇葩多了去了,但是没有见过象陈渊这样的奇葩,呵呵,一个世家的家主,竟然把利益和面子看的比自己的亲生女儿还重要,这是叶皓轩生平仅见。

  即使是自己仇人,即使是前一段那对明星夫妇把叶皓轩往死里得罪,但是叶皓轩也没有公开宣布过把他们列入黑名单,今天陈渊的所做所为,让叶皓轩震怒。

  一路上,陈若溪泪流不止,为了利益,为了面子,陈渊可以对自己的女儿下达敢踏入家门半步,就格杀勿论的命令,这才是让陈若溪心如死灰的原因。

  “对不起。”叶皓轩把车停在一边叹道。

  “不是你的错。”陈若溪止住了泪水,她的眼睛微微的发红,她淡淡的说“我想静一静,我现在去找龙伯,让他给我找些任务。”

  “若溪……”叶皓轩吃了一惊。

  “你不要担心,我真的只是想静一静,给我点时间好吗?”陈若溪靠在叶皓轩的怀里。

  叶皓轩的心一软陈若溪一向是一个风风火火的女孩,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柔弱的一面,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真的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