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732章 你没病
  第732章 你没病

  其实一进门的时候叶皓轩就看出来了陈渊有病,陈渊小时候患过小儿麻痹症,病重的时候双手不能弯曲,不过后来被一位游方的郎中彻底的治好了。

  记得在清源,他第一次见到陈渊的时候就对他说出他的隐疾,并表示以后一定还会在犯,但是陈渊根本没有把叶皓轩的话当回事,要死不死的,在他把自己的女儿划清界线,把有一身医术的准女婿彻底得罪以后,他的毛病在一次犯了。

  陈渊脸上的怒意一闪而过,叶皓轩只在他手上轻轻的一搭,这也算是号脉?他心里清楚这小子是在对自己发泄不满,但是他也没有一点办法,之前他把叶皓轩划为黑名单,甚至对警卫下达了只要叶皓轩走入陈家半点,警卫可以开枪击毙的命令。

  所以叶皓轩现在能给他好脸色看才有鬼了。

  叶皓轩说着不理会陈安民等人诧异的目光,提着行医箱径直走了出去。

  叶皓轩走出去之后,室内的人面面相觑。

  “大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陈茵已经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头,她发觉自己的两个哥哥嫂嫂的脸色有些异样。

  “茵茵……大哥的病犯了。”陈安民无可奈何的说。

  “大哥,你的病犯了?”陈茵吃了一惊。

  陈渊的脸非常难看,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他右手的五指十分僵硬,不能屈伸。

  陈茵瞬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她之前就有些疑惑,老太爷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突然有病了呢?敢情是陈渊想借老太爷之名,让叶皓轩给他看病。

  只是他已经把叶皓轩彻底的得罪了,他报的希望,无非就是希望叶皓轩能顾忌他和陈若溪之间的那点亲情罢了,只是叶皓轩一点也不买他的账。

  “怎么办?不如,我们在去求桂老想想办法?”林湘君脸色苍白的说。

  “没用的,桂承德号称鬼医,他看了我的手之后说除了那小子,别人是没有办法治好的。”陈渊沉着脸道。

  “我去求求他吧,大哥,早知如何,何必当初?”陈茵叹了一口气,她急急的走出门,向叶皓轩追了过去。

  “小叶,小叶,你等等……”

  叶皓轩刚刚没有走出去多远,陈茵便急急的追了过来。

  叶皓轩连忙走过去道:“小姑,你慢点,当心动了胎气。”

  叶皓轩扶着陈茵坐到了一边,为她把了把脉,发觉没有异常,这才放下心来。

  陈茵怀的是双胞胎,又是高龄孕妇,而且早些年的时候她还流过产,子宫壁相当的薄,刚才她这一路赶来,动了胎气就麻烦了。

  “你早就看出来了是不是。”陈茵问道。

  “从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皓轩,我知道你跟我大哥之间有些恩怨,但是毕竟他是若溪的父亲,就算是他不认若溪这个女儿,若溪也不会不把他当做父亲的,之前的事情是他做的有些过分,但是他那也是在气头上,所以我希望你能出手把他治好,毕竟,他是陈家的家主。”陈茵叹道。

  “小姑,前不久,我陪若溪一起回去,想找陈渊好好的谈谈,但是我们被门口的警卫拦下了,你或许永远都想不到陈渊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达什么样的命令。”叶皓轩沉声道。

  “他下了什么命令?”陈茵的神色微微一变道。

  “他对警卫下达的命令就是,我和若溪,如果敢踏入陈家大门半步,格杀勿论”叶皓轩的声音带着一丝森然。

  “什么?他,他怎么可以这样。”陈茵的脸色一白。

  “大家族之间联姻,这我理解,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他犯得着这么生气吗?他在生什么气?他在气若溪没有帮他换回来他想要的利益,他在气他没有把女儿成功的卖掉。”叶皓轩长叹一声道“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父亲,当时我就说,我悬壶居,以后将拒绝诊治陈渊这个人,哪怕是他病死在我悬壶居的门口,我也不会看一眼。”

  好半天,陈茵才从震惊中回复过来,虽然他知道陈渊为人处事方面有些独断,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达格杀勿论的命令,现在想起来,叶皓轩拒绝给他治病,也是理所当然的。

  “小叶,我知道你也很为难,但是毕竟他是陈家的家主,他需要一个台阶,我相信若溪知道他生病了,也一定会很着急的,我希望,你务必要看在若溪的份上,无论如何也要出手救他这一次。”

  “那就等若溪回来在说吧,她现在出任务。”叶皓轩站起来道。

  “可是她每一次任务都有很长时间的,有时候甚至半年也不回来一次,他等的了这么久吗?”陈茵道。

  “他的这个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拖拖没事的,小姑,我先回去了。”叶皓轩说完,提着行医箱转身离开。

  “怎么样?他同意了没有?”

  看到陈茵回来,室内的几个人一起围上来问。

  陈茵摇摇头,在场所有的人脸色一沉,陈渊的脸色十分难道,他冷哼一声道:“不同意就不同意,我就不相信,除了他之外,这世上就没有神医了。”

  “大哥,弄成今天这种局面,完全是你一手造成的,我真的难以相信,你竟然能对若溪下达那么绝情的命令,他刚才已经说了,除非若溪回亲口对他说她原谅你,否则的话,他将拒绝为你治病,你的病,拖着吧。”

  陈茵说完,转身愤愤的离开,留下了呆若木鸡的陈渊几人。

  第二天,京城机场,叶皓轩和母亲一起登上了回清源的飞机。

  叶皓轩从清源来到京城已经足足有三个月的时间了,想起他刚来京城时候的仿惶,跟现在比起来简直是恍如隔世。

  想想昨天晚上陈渊难看的脸色,叶皓轩的心情就大好,从和陈渊见第一次面开始,这家伙就没少给自己添堵,如果不是念在他是陈若溪父亲的份上,叶皓轩早就对他施出手段了。

  在甜美的提示音中,飞机已经飞上高手,叶皓轩解开了安全带。

  这一次母亲回家是想把外公外婆的骨灰迁到京城来,因为他的三个舅舅都信主,老人家的生辰忌日绝对不会去上前烧一张纸的。

  而外公外婆在世的时候都是很重传统的人,叶皓轩的母亲怕两位老人家太孤寂了,所以决定回去一趟,也顺道回家里看看,这一次回乡刘芸打算低调,除了几个警卫随行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人跟着。

  飞机降落在清源机场,清源的接待处早已经接到了消息,说是有大首长的家眷要去元城县,所以一下飞机,便有几辆车在机场等着了,没有多耽搁,叶皓轩和母亲以及几名保镖便坐上了车向元城县驶去。

  飞机起飞的比较早,到达清源的时候也不过是九点多一点,因为路上没有多耽搁,所以十一点多的时候便到了叶皓轩外公的老家,一个名叫‘十里铺’的小村庄。

  刘芸除了清明或者母亲的忌日之外,其他的时候根本不回去,一年没有回老家,老家的变化也挺大的,只见道路已经铺成了水泥路,以前那种坑坑洼洼的泥巴路一下雨就泥泞不堪,如果开着车从这里走,绝对能把人给颠得骨头都会散架了。

  不过现在的情况跟以前比起来大有改观,宽敞的道路,以及两侧铺着水管喷头的农田看起来赏心悦目。

  “妈,变化挺大的啊,算起来我也有快两年没有回来过了。”看着道路两侧的农田以及平坦的道路,叶皓轩颇为感叹的说。

  “是啊,变化挺大的。”

  回想起以前在这里生活的日子,刘芸也颇为感叹,她这一路走来,走到今天的地步,真的很不容易。

  走了十几公里的水泥路,十里铺村已经遥遥在望,叶皓轩一眼就看到村口那个石头雕成的石龟,相传这是在战国时期,当地的村民雕来辟邪的,在这里有几千年的历史了,老人说这是镇地之宝,只要这石龟在,十里铺村就可以风调雨顺。

  事实上这是屁话,该旱旱,该涝的时候还涝,即使这个世界上真有的神仙,那神仙们也多半懒得理会你。

  刘芸不想太张扬,她让人把车子停在距离村山数里远的地方,仅仅带了一名贴身女警卫,然后就和叶皓轩一起提着香烛一类的东西向村子里走去。

  两人先是来到了叶皓轩外婆的墓地。

  以前在元城生活的时候,每蓬母亲的忌日,刘芸总要带着叶皓轩回来看看,然后烧上些得烛等东西,算是对母亲的一种纪念。

  一年没有来,叶皓轩外婆的坟上长满了杂草,叶皓轩拿出一把准备好的镰刀,把坟上的杂草尽数除去,然后母亲点燃了香烛,烧了一堆的纸钱。

  “给你外婆磕个头吧。”刘芸叹道。

  叶皓轩点点头,他走上前去,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站了起来,叶皓轩的外婆过世的比较早,所以叶皓轩对她的印象比较模糊,依稀记着她是一个利索的老太太,刀子嘴,豆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