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780章 赴约
  第780章 赴约

  “那就好,阿姨,话我已经带到,我先回去了。”李言心浅浅一笑,不在理会叶皓轩,她转身离开。

  “你明天真的要去?”叶庆辰道。

  “当然,当年的事情跟我多多少少有些关系,虽然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但是当年你做的事情的确是有些过分,我去代你向她道个歉,最好能握手言和。”刘芸道。

  “对不起。”叶庆辰叹道。

  “你是我丈夫,不管是为你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所以以后这三个字,不要在对我讲。”刘芸淡淡的笑道。

  “皓轩,明天你跟你妈一起过去吧。”叶庆辰转身道。

  “好,我本来就有这个打算。”叶皓轩点点头道。

  “不用了,又不会有什么危险,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刘芸道。

  “你可能有些不知道,杨家兄妹,可能跟普通人有些不大一样。”叶庆辰苦笑道。

  “怎么不大一样?”刘芸诧异的问。

  “具体你别问了,有些事情是不能对你说的,你让皓轩跟着你就是了。”叶庆辰道。

  叶皓轩心中一动,他隐约已经猜出了父亲的意思。

  叶庆辰位高权重,有些秘密,普通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叶皓轩已经去见过杨坚,现在的杨坚,已经属于奇门术士一流,难不成,杨淑华也会跟他兄长一样,属于奇门术士一列的人?

  思及于此,叶皓轩转身道:“妈,你手上的戒指借我用一下,回头还你。”

  刘芸从手下取下那枚钻戒,交给了叶皓轩有些疑惑的说:“你要做什么?”

  “这你就不用管了,回头我给你就是了。”叶皓轩笑了笑,转身回房,过了片刻他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把这枚戒指交给了刘芸。

  刘芸接过戒指看了看,没有看出来这枚戒指跟之前有什么不一样,她有些狐疑的问道:“你到底干什么了?跟之前貌似没有什么区别。”

  “妈,你明天去戴着这个戒指就可以了,别的不用管,安全起见,我还是跟着你比较好。”叶皓轩笑道。

  刘芸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十里亭。

  十里亭位于京城西郊钱一处山下,这坐山是荒山,由于这亭子距离郊区有十里地,所以这个亭子就叫做十里亭。

  当刘芸赶到的时候,一名身着白色素裙的中年女人已经坐在那里等了。

  这女人一袭素白色的长裙,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但是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刻痕,那身长裙以及随意披散在身后的头发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多出几分出尘之意。

  这女人就是李言心的母亲杨淑华,当刘芸赶到的时候,她正在翻着一本“道德经。”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刘芸独自一人,径直走上十里亭。

  “我对时间没有什么观念,反正我平时也习惯了静坐,来了就好。”杨淑华淡淡的说,她做了一个请坐的姿势。

  她的表现很淡然,当年她被叶庆辰当众拒婚,闹得满城风雨,圈子里的风言风语让她曾一度想不开,而这一切,完全是她眼前的这个女人造成的。

  可以说,她对刘芸应该是恨之入骨的,但是她能表现出这份淡定,着实让人有些意外。

  在她面前有一张石桌,上面放着一套紫砂壶茶具,这套茶具一看就是出自明清大家之手,颇具价值,用它泡出来的茶味道甘浓,只要是喜爱茶道的人,一见到这套茶具就会为之疯狂。

  “当年的事情,庆辰做的确有不妥之处,我代他向你道歉。”刘芸诚恳的说。

  杨淑华的脸上不起半点波澜,她就好象是没有听到刘芸的话一样,她在一边的一个盛着清水的盆子里洗了洗手,然后用一边洁白的毛巾把手擦拭干净。

  然后她拿起一边的紫砂壶,把六枚茶具全部冲洗了一遍,然后放到一边,她边做边淡淡的说:“当年的恩怨,不要在提,换做是谁,也不会因为几十年后的一句道歉而放下。”

  她微微的顿了一顿道:“当年叶庆辰弃婚,我大哥杨坚瘫痪,之后杨家老太爷离世,我曾一度患上抑郁症,但好在我遇上一位高人,教我修心养性,才让我得以偷生,今天我请你来,只是坐坐,喝杯茶,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杨淑华边说边冲茶,她冲茶的次序有条不紊,烫杯温壶之后,马龙入宫,紧接着就是洗茶冲泡,封壶分杯直到第十步奉茶,一杯色、香、味俱全的茶水奉到了刘芸的跟前。

  她的动作熟练老道,就算是茶楼里的茶仙子也挑不出一点毛病来,她把一杯茶水奉到刘芸的跟前,淡淡的道:“我想叶庆辰当年看上的女人,绝对不是寻常的山野村妇所能比的。”

  刘芸的神色微微的一变,她总算是看出来了,杨淑华之所以有条不紊的冲茶,完全就是要羞辱她,她无非是告诉自己,你一个农家村妇,没学问没见识,你拿什么给我比?叶庆辰当年也是瞎了眼了。

  刘芸不动声色的双手接过那杯茶,她三指取口茗杯,放在鼻端轻轻的一嗅,赞了一声:“好茶。”

  赞完之后,她分三口轻啜慢饮,然后在把杯子轻轻的放下,喝茶的整个过程优雅无比,完全吻合茶道。

  杨淑华微微的一怔,她颇有几分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她原本认为,刘芸不过是乡下女人,没文化没见识,好茶是要品的,如果她要一口喝下,等会儿她免不了嘲讽她一番牛嚼牡丹,只是没想到刘芸似乎通晓茶道,这让她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

  “泡茶讲究心性,刚刚的茶虽然色香味都称得上乘,但茶水略带苦涩,显然是李夫人的心性不够,不如我泡一次如何?”刘芸淡淡的说。

  她说完,不等杨淑华回答,就拿起刚刚的紫砂壶,备具、温壶、烘茶、置茶、冲水、倒茶、闻香、抖壶,不到五分钟,一杯澄黄色的茶水已经奉到了杨淑华的跟前。

  她整个冲茶的过程不急不燥,比起杨淑华更多了一份从容于淡定,不难看出,她是一名茶道高手。

  其实刘芸出自中医世家,由于她三个哥哥对中医不兴趣,所以叶皓轩的外公一向是把她当做一个传人一样的培养,刘家有规定,中医传男不传女,其实到了刘芸这里,传统已经被打破了。

  中医注重于传统文化,所以刘芸从小接触的都是中医传统文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刘家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喜欢喝茶,她在父亲的熏陶下渐渐的也成了一位茶道高手。

  杨淑华学习茶道时间虽然不短,但是跟她比起来,差的却不是一点半年,杨淑华有一点没有说错,能让叶庆辰二十年不娶的女人,又岂会是山野村妇能比的?

  杨淑华端起那杯茶水,一饮而尽,她根本不知道茶水的味道,她只知道,一外照面,自己已经输了一局。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刘芸,但是当年的事情对杨淑华造成的创伤是极大的,她不止一次想象刘芸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这个未照面的女人让自己在整个京城都抬不起头来。

  这些年来,她修心养性,努力的让自己改变,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见到这个女人,好狠狠的辗压一下她,报一报当年被弃之痛。

  只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照面,她就输了。

  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杨淑华的心绪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她心中突然涌过一丝不甘心,当年被弃之痛,绝对不是刘芸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了的。

  “叶庆辰当年看上的女人,果然不是一般人。”杨淑华淡淡的说,她眸之中精芒一闪,一抹微不可闻的幽芒从她双眼中一闪而过。

  叶皓轩所料没错,杨淑华果然是一个玄术高手。

  刘芸不经意的与她双眼一接触,她突然感觉到混身冰冷,杨淑华的双眸就象是一个黑沉沉的无底洞一样,让她不自由主的沦陷,迷失,她的每一句话仿佛都有着无形的魔力,而自己又不自由主的要按照她的吩咐去做。

  就在这个时候,刘芸手中的戒指一股灵光一闪,丝丝凉意顺着她的指尖瞬间流遍她的全身,让她有些迷乱的灵台瞬间变得清明。

  她脑海中一阵清醒,连忙把头偏向了一边,她心中一阵后怕,丈夫说的没错,这个女人,真的不是一般的人。

  杨淑华只觉胸口一阵难受,刚才刘芸手中的戒指中突然发出一阵灵光,让她的玄术无用武之力,她盯着刘芸手中的那枚钻戒道:“这戒指不错。”

  “这是庆辰送的,只是一种意思,并不值多少钱。”刘芸淡淡的说。

  杨淑华定了定神,她有些疑惑,为什么在刘芸的身上会有开过光的东西?难不成她未卜先知?

  就算是自己请她过来,叶庆辰有所警觉,但是她自信以自己现在的能力,一般的小开光物件,对自己绝对没有什么作用的,想来那戒指是有来历的。

  杨淑华微微的点点头,她突然笑道:“我突然想找人对弈一局,不知道你会下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