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781章 对弈
  第781章 对弈

  “略懂一点。”刘芸淡淡的笑道。

  “那好。”杨淑华从一边取过一幅围棋,摆在棋桌上,然后笑道:“你执黑子,还是白子?”

  “我对棋艺不算很精通,黑子吧。”刘芸把黑子拿到了自己这一边。

  对弈正式开始,论起对弈,其实两个人是半斤八两的,两人拼杀一番,互有损伤,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分不出胜负来。

  “我虚张你几岁,叫你一声妹妹怎么样?”杨淑华一边落下一枚棋子一边道。

  “当然可以。”刘芸浅笑道。

  “我听说妹妹当年怀了叶庆辰的儿子,在那个时代的农村,未婚先孕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我很好奇妹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杨淑华毫不客气的说。

  “跌跌撞撞的就走过来了,还好我有一个明事理的父亲,这才没让我在生下儿子的那几年流浪街头,不过事实证明,庆辰是一个值得付出的人。”刘芸轻描淡泻的说。

  “呵呵,事实上,他这些年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我感觉妹妹这些年为了这个男人,不值得,因为他没有担当,他不配称为男人。”杨淑华淡淡的说。

  “呵呵,姐姐说笑了,一个没担当的男人,也能让姐姐恨了这么多年,一个不能称为男人的人,当年竟然也敢当京城圈子所有人的面退婚?”刘芸冷冷的说。

  杨淑华当年说自己的丈夫,无非就是想发泄发泄当所的怨恨,只是自己的男人,也是她随便可以侮辱的?所以刘芸就毫不客气的回应了过去。

  杨淑华执着一枚黑子的手微微的一颤,刘芸的这句话,戳中了她心里的痛处。

  是啊,被她说的如此不堪的男人,当年竟然拒绝了自己,而且闹得满城风雨,而且曾一度让自己一橛不振,归根结底,自己还是太在乎。

  不管是在乎自己和家族的颜面,还是在乎那个男人,现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要报当年的仇。

  杨淑华本来就要落下的白子向正中间微微一侧,放到了刘芸跟前正中央的那枚黑子上。

  这枚黑子正对准刘芸的眉心命宫,而杨淑华刚刚下的白子暗合阴阳五行,隐然间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六道锁宫阵法。

  杨淑华右手的白子一落到正对刘芸命宫的黑子上,刘芸只觉得神情一阵恍惚,她突然感觉到心口处有种揪心般的疼痛,那种疼痛几乎要痛到她的骨子里。

  她一阵天旋地转,那种揪心的疼痛让她眼前一黑,就要向一边扑倒。

  “妈,你累了,该回去休息一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的声音传来,他一把扶住刘芸,另外一手在桌子上的棋盘上轻轻的一敲。

  刹那间,棋盘上的棋子纷纷震起,五行锁宫阵法瞬间即破,叶皓轩一声清喝,左手道诀一结,就要指向杨淑华。

  “住手。”

  刘芸一把抓住了叶皓轩的手,她定了定神道:“放过她一次,这是我们当初欠她的。”

  “可是妈,她刚才要对你不利。”叶皓轩冷冷的盯着杨淑华,不甘心的说。

  “听话,来的时候我就预料到会有这种结果,我只希望我们这一次退让能让她心里好受点。”刘芸紧紧的抓住叶皓轩的手道。

  叶皓轩犹豫了一下,虽然心有不甘,但是母亲这样坚持,他也颇为无奈,他咬咬牙道:“好。”

  他左手的道诀了偏,指向下面的棋盘,只见棋盘上的黑子白子不停的在棋盘上跳动,棋子的方位不停的改变。

  叶皓轩道诀一收,扶着母亲离开。

  棋盘上的黑子白子几乎同时停止,在棋盘上摆出一个大篆,大篆之上一抹微不可见的金芒四散而去,灸热的气息迎面扑来,杨淑华淡然的神色不自由主的一变,她的身躯一震,一声闷哼。

  棋盘上那个玄奥的大篆上散发出来的灸热缓缓的散去,咔嚓一声响,那实木制作的棋盘上出现一个纵横交错的裂痕。

  杨淑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是叶皓轩临走的时候给她一个警告,她在不知不觉之间着了道。

  她拿过一张纸巾,抹去嘴角的那缕鲜血,看着棋般上那个玄奥的大篆怔怔出神,良久,她才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你儿子竟然也是一名玄术高手。”

  就在这个时候,李言心推着杨坚走了过来。

  “受伤了?”杨坚淡淡的看着杨淑华道。

  “恩,轻敌了。”杨淑华微微的点点头。

  “就算不轻敌,你也未必是对手,那小子邪门的很。”杨坚摇摇头道。

  “大哥……难道我们报仇无望了?”杨淑华淡淡的说。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几天我卜过卦,但是无论我怎么卜,结局都是一样的,但是我们兄妹努力了这么久,如果和叶家就此揭过,我们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杨坚淡淡的说。

  “大哥说的是,言心,你师父什么时候能来京城?”杨淑华问道。

  李言心看着石桌上那破裂开的棋盘,不由得一阵失神,她原本就不是普通人,不难看出,这里刚刚有通晓玄术的人在这里斗了一番,而棋盘上的气息以及那熟悉的篆字她十分熟悉,那是属于叶皓轩的。

  “妈……你和我舅舅一样,懂玄术?”良久,李言心才从震憾中回过神来。

  “从你六岁开始,我就独自一个人居住了,你不会认为我这些年真的是在吃斋念佛吧。”杨淑华淡淡的说。

  李言心怔怔的说不出话来,生平第一次,她发现原来自己熟悉的人竟然这么陌生。

  随即,一个让她极为担心的想法浮现在心头,之前叶皓轩曾经说过,她舅舅杨坚修炼的术法非正途玄术,以透支自己的生命力为代价,以达到快速的提升自己修为的目的,那杨淑华呢,会不会跟他一样?

  “你放心,你妈的情况跟我不同。”

  似乎是猜到了她心里所想,杨坚淡淡的说。

  李言心这才微微的放下心来,随即她转身道:“舅舅,停手吧,我知道他的实力,你们对付不了他的。”李言心叹道。

  “言心,事到如今,你觉得我们还回得了头吗?”杨坚淡淡的一笑,继而有些神伤的说“当年我修行这套道门风水秘术的时候就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所以当年走上这条道路,我就注定已经无法回头了,其实对叶家,我谈不上恨,但是人争的就是那口气。”

  “为了这口气,把自己的命搭上,值得?”李言心反问道。

  “没有值得不值得,只要该不该去做。”杨坚长叹了一声,然微微的摇摇头,良久方才淡淡的说:“回去吧,今天总算是试出了叶皓轩的实力。”

  杨淑华点点头,她推着杨坚离开,只留下愣在当场的李言心。

  李言心咬咬牙,然后转身开着车离开。

  “妈,你感觉怎么样了?”

  叶皓轩一边开着车一边问坐在副驾驶室上的母亲。

  “没事了,只是有点头晕罢了,你爸说的没错,杨淑华真的不是一般的人。”刘芸叹道。

  “如果刚才不是你拦着,我早就让她死无葬身之地。”叶皓轩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森然。

  “算了吧,之前确实是我们叶家对她和杨家有所亏欠,这一次,就放过她吧,如果以后她还是执迷不悟,那就不用跟她客气。”刘芸淡淡的说。

  “可是我不甘心,他们可以用尽所有的方法对付我,但是他们不能对付我的亲人朋友。”叶皓轩冷冷的说。

  “我们叶家,要顾全大局,况且刚才你已经警告过她了,不是吗?”刘芸道。

  “为什么每次都是要我们顾全大局?他们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对付我们,为什么我们要忍?”叶皓轩道。

  “因为你是叶家的人,因为我的儿子与众不同,因为我确定我儿子以后一定会名垂青史,我不想因为他们和叶家的恩怨上让你留下不好的污点。”刘芸叹道。

  “妈……”叶皓轩怔怔的说不出话来,母亲为大局考虑,为他着想,这让叶皓轩有些感动。

  “所以那些人不断的找麻烦,得过且过吧,你太爷爷的意思你应该明白的。”刘芸道。

  “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小心的。”叶皓轩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汽甲壳虫汽车从后面呼啸而来,稳稳的停在叶皓轩的车前,叶皓轩连忙一个刹车,车头险险的擦着那辆甲壳虫停了下来。

  叶皓轩大怒,他知道这辆车是李言心的,本来因为杨淑华的事情叶皓轩窝着一腔怒火,李言心这挑衅的态度更是让叶皓轩火冒三丈。

  叶皓轩把车门一开,走到李言心的跟前冷冷的说:“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叶大少,我想我们有必要谈一谈了,有时间吗?我请你喝一杯。”李言心浅浅的笑道。

  叶皓轩正想拒绝,但是刘芸走上前道:“去吧,我自己开车回去就好。”

  “妈……”叶皓轩有些不解,她是不是误会自己跟李言心的关系了?

  “你什么都不用多说,我都清楚,去吧,钥匙给我。”刘芸说着从叶皓轩手里接过钥匙,然后不在理会叶皓轩,径直开着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