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805章 心虚
  第805章 心虚

  “这姑娘说的对,我不会辱没医圣这个名头,我一定会还给你一个公道。”叶皓轩淡淡的说,他说着就要打开水晶棺。

  “住手,你给我住手。”齐兴怀大怒,伸手向叶皓轩抓去。

  叶皓轩轻轻的一推,把他推了回去,他冷冷的说:“你阻止我看死者遗体是意思?难道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是心虚?”

  “你……你胡说。”齐兴怀的确是有些心虚。

  叶皓轩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然后打开了水晶棺,翻了翻老太太的瞳孔,发现瞳孔早已经扩散。

  把了把脉,确定老人家确实是已经过世了,叶皓轩沉吟了一下,象这种心律不齐,用电击的比较多一些,叶皓轩伸手在死者的胸口触了几下,他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

  “叶院长……他们的主治史医生死在办公室了,看情形,是自杀。”那名保安小声说。

  这些保安都是从远盈调集过来的,有一定的侦察能力的,他说自杀,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死了?”叶皓轩神色一震。

  “看啊,畏罪自杀,但是你们真的认为这样就能洗脱罪名吗?你们曙光医院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医院,广大媒体朋友,把曙光医院的嘴脸都爆光出来吧。”齐兴怀大叫道。

  “子昂,保护好现场,什么也别动,我一会儿就过去看看。”叶皓轩道。

  “好,我马上去。”叶子昂点点头,带着一队士兵匆匆的向医院赶了过去。

  “刚才是在哪个治疗室做的电击?”叶皓轩向唐冰问道。

  唐冰的额头已经被简单的包扎过了,她走上前道:“是第六心率治疗室。”

  “几点做的治疗?”叶皓轩又问。

  唐冰翻出手机,进入医院的系统,查询了一下道:“十点四十左右。”

  曙光医院的系统是独一无二的,患者入院后每做的检查都有详细的时间地点,这是绝对错不了的。

  叶皓轩点点头,他拔通了刘凯安的电话道:“凯安,帮我把第六心率治疗室的暗地监控调出来,十点四十分左右的视频调出来发给我。”

  得到了刘凯安的答复后,叶皓轩便挂断了电话。

  “暗地监控?什么是暗地监控?”唐冰有些诧异的问道。

  “医院每个病房和治疗室都装有隐秘的针孔摄象头,为的就是应付现在的事情。”叶皓轩说着瞟了齐兴怀一眼。

  他的话音一落,本来嚣张的齐兴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的嘴唇没有一点血色,他的双手都有些哆嗦。

  “哥……你怎么了?”一边的女孩奇怪的问道。

  “没,没事。”齐兴怀战战兢兢的说,他只希望叶皓轩的话只是虚张声势。

  但是结局是残酷的,片刻以后,叶皓轩的手机上便传来了一份视频,叶皓轩打开看了片刻,他的神色渐渐的冷了下来,他收起手机冷冷的说:“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自己去自首,并交待清楚你幕后的指使人,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

  齐兴怀的脸色瞬间变了,他脸上的表情阴睛不定,叶皓轩这么说,是掌握了事情起因,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放出这样的话。

  但是他不相信自己做的事情那么隐秘,会被人发现,如果他自首,他这辈子就会完了,而且还会落上无尽的骂名,他咬咬牙,与其选择一条死路,那倒不如赌一赌,赌叶皓轩就是在虚张声势。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奶奶,一手把我和妹妹拉扯大的亲人死在了你们的医院,我要你们付出代价,我要让你们医院倒闭。”齐兴怀咬牙道。

  “你也知道这是你奶奶,是她一手把你和你妹妹养大的,她是你的亲人,我不知道那些人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竟然能让你下这样的毒手,我现在在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不承认,我把所有的事情曝光,我给你一分钟考虑时间。”叶皓轩冷冷的说。

  他冷冷的盯着齐兴怀,眼光几乎能杀人,就连一边的唐冰也感觉到叶皓轩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十分了解叶皓轩的唐冰知道叶皓轩现在起了杀心。

  可是她不明白刚才的视频上到底记录着什么,以至于叶皓轩如此大动肝火。

  齐兴怀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惨白的,他哆哆嗦嗦的盯着叶皓轩的手机,突然,他猛的扑上前去,想要叶皓轩的手机给夺下来。

  叶皓轩一脚把他踹翻,寒声道:“看来你已经无药可救了,老太太当年哪怕养一条狗,它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骂你一声畜生简直是侮辱了畜生这个词。”

  “哥,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告诉我。”齐兴怀的妹妹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头,她拎着齐兴情的衣领叫道。

  “他是在诬陷,诬陷我……”齐兴怀战战兢兢的颤抖道,他说的话连他自己都感觉有些底气不足。

  叶皓轩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对一边的媒体说:“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一次的事情是典型的医闹事故,眼前的这个人,是害死他奶奶的凶手,也就是说,老人家不是死在医院的电疗下,也不是因为猝死,而是这个人,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直接害死了一手把他养大的亲人。”

  叶皓轩指着面无人色的齐兴怀道:“象这种畜生都不如的东西,留在这个世上,是个祸害。”

  叶皓轩的声音并不低,曙光医院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早就有很多爱看热闹的人赶到现场,叶皓轩的话让现场的人有些迷惑。

  一名记者走上前道:“请问叶医生,你掌握了什么具体的证据了吗?如果没有具体的证据,你最好不要诬陷,因为我们一直觉得,他才是受害者。”

  “我现在在等记者,华夏人民日报以及华夏央视访谈的记者马上赶到,到时候我会通过他们把事情的真相公布于世,至于你,恕不方便透露。”叶皓轩淡淡的说。

  这个记者的问题有些偏向齐兴怀,不用说一定是受了什么好处,不过这种常规的手法叶皓轩都提不起跟他们战斗的兴趣,所以也懒得回答他的话。

  “叶医生,我是记者,我有权知道真相,你不能……”那记者喋喋不休的说。

  “你也知道你是记者,而不是被别人收买的狗。”叶皓轩冷冷的喝道。

  “你,你怎么骂人,你要知道你是公众人物。”那记者涨红着脸说。

  “你也知道我是公众人物,我为什么会成为公众人物?那是因为我是第一个敢于和高价医疗说不的人,是我,即将拉动京城甚至整个华夏的医院收费下落,让老百姓真的看得起病,但是我的作法,触动了有些人的利益,所以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而你,做为一名记者,你敢以你母亲的名义发誓你没收过钱吗?”

  叶皓轩毫不客气的回应道。

  “你,你太没素质了,你这种人是怎么当上院长的,是怎么出名的?”那名记者讪讪的怒道。

  “你先回答我的话,还有你们,事情发生以后,你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赶到现场,我要呵呵了,京城的记者,难道在一起聚餐吗?你们敢用你们母亲的名义发誓,你们没有收过别人的钱来这里吗?”叶皓轩扫视了一周。

  大凡和他目光接触的记者脑袋都是一缩,他们有些心虚的退了几步,不敢和叶皓轩的目光接触。

  “你们媒体,职责是曝光社会上的阴暗因素,为老百姓做实事,而不是有些人手里制造舆论的武器,今天到场的记者,我已经记下了你们的单位名字,刚才你们在真相未明的情况下,大肆报导有关我们医院负面消息的新闻,而且歪曲事实,我有理由相信你们是受了有些人的挑唆来这里和这人唱双簧的,我会向相关部门提出交涉,但愿你们能承担起后果。”

  叶皓轩的话让在场的大部分记者心寒不已,他们隐约的意识到,今天的事情已经不好收场了。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两个主流的媒体赶到了现场,对现场进行直播报道。

  “叶医生,你说掌握了这人是医闹的证据,那现在就请把证据拿出来吧。”旁边有人道。

  “没什么好说的,就是这个人,趁他奶奶在做电疗的时候,用湿毛巾令老人家窒息而死。”叶皓轩向满脸惨白的齐兴怀一指。

  现场瞬间轰动了,围观的人不相置信的看着刚才那哭得一塌糊涂的“孝子”大多数的人脑袋还没有把齐兴怀从孝子的形象转到到凶手的角色里。

  因为刚才齐兴怀的表演实在是太感人太逼真了,那哭的叫一个真切,叫一个凄惨,其实现在的人,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会演戏的人,以自己一文不值的表情去博得众人的同情,事实上自己却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混蛋。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会害自己的亲人,是她一手把我拉扯大的,你血口喷人。”齐兴怀象是被一只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尖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