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第810章 巫

  叶皓轩强大的感知力散发出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就在这个时候,他心中一动,向左手边看去,只见在夜色下,一缕黑色的衣襟微微的一动。

  叶皓轩的目力过人,他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个黑色的人影,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蒙着黑巾,只留一双眼睛露在外面,这个人伪装的极好,在夜色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个人。

  叶皓轩一看,那人马上警觉,他一个转身,拔腿就跑。

  “站住……”叶皓轩一声大喝,猛的追了过去。

  刑思成一愣,他这才隐约的看到一边一条黑影在快速的向前掠走,他举起手中的手枪,砰砰两枪就打了过去。

  刑思成的枪法极准,两个点射封死了黑衣人的路,就算是高手,在夜以中也不会轻易的躲过去。

  可那黑衣人就地一滚,以诡异的身法向前滑行数米,堪堪的躲过了两颗子弹,然后又快速的弹起,几个起落,又和两人拉远了距离。

  叶皓轩屏息凝神,五行方位一转,他落足时周边风云变幻,瞬间便和黑衣人拉近了距离,他一声大喝,一拳对着黑衣人击了过去。

  砰……

  这一拳重重的击在了黑衣人的后心处,叶皓轩这一拳是运足了力,普通人非要被当场砸晕了一样。

  可是这个人的身体向一边一侧,叶皓轩的力道诡异的被卸到了一边,这个人就地一滚,借着叶皓轩这一拳之势快速的向前掠行,几个起落之后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还是让他跑了。”

  叶皓轩有些不甘心的盯着黑衣人消失的地方。

  “他是什么人?”刑思成追了上来问道。

  “放蛊的人,也是巫道的传人。”叶皓轩道,“原来这个人一直躲在一边,监视着连院长的一举一动,而且蛊早已经被下到了连院长的身体里,如果连院长稍有异动,他就会发动蛊术杀死连院长。”

  “你怎么发现他的?”刑思成问。

  “刚才我杀了它的蛊,但是他太过自信,认为自己的蛊不会被轻易杀死,所以在召唤蛊早的时候被我察觉了。”叶皓轩道。

  “感觉很玄的样子……我可不可以……”刑思成颇感兴趣的说。

  但是他的话没有说话就被叶皓轩直接拒绝了“不可以。”

  “你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刑思成黑着脸说。

  “你无非就是想跟我学玄术罢了。”叶皓轩耸耸肩膀说。

  “我为什么不能学?”刑思成有些不服气的说。

  “因为你的资质不行,况且……你年龄太大了。”叶皓轩笑道。

  “擦……我还不到三十岁。”刑思成有些郁闷的说。

  “那也大了,学玄术有两个要求,要么你有资质,可以不限年龄,要么就是要从小学起,你感觉你符合哪个条件?”叶皓轩道。

  刑思成不说话了,貌似他两个条件都不合适了。

  数天以后,史光辉的葬礼举行了,叶皓轩和唐冰等医院的骨干都去参加了他的葬礼,在葬礼上,陈慧母女泣不成声,尤其是陈慧,夫妻之间二十几年从来没有吵过架,骤然失去了丈夫,让她有种活不下去的感觉。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史洁,怕自己走了她太孤单,她真的要随丈夫一起离去。

  葬礼结束以后,前来参加葬礼的人纷纷离开陵园,每个人走的时候都要安慰陈慧一番。

  叶皓轩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走到陈慧的跟前道:“陈姨,我们可以聊聊吗?”

  陈慧微微的诧异,她已经拒绝了叶皓轩给她们母女照顾的福利,用她的话说,她还年轻,女儿也工作了,她们不想占医院这个便宜。

  犹豫了一下,她点点头,和叶皓轩到一边的凉亭里坐下。

  “陈姨,我有些事情,想向你了解一下。”叶皓轩为陈慧倒了一杯水。

  “叶医生有话尽管问。”陈慧说。

  “前几天在医院,你说过,史医生过不了四十八岁这一关的,我想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叶皓轩问道。

  “我,我说过吗?我不记得了。”陈慧微微一惊,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说过。”叶皓轩肯定的说“而且史主任今年刚好四十八岁。”

  “可能是因为我当时太伤心了,所以才会说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人的命,天注定,这都是命,我不记得我说过那样的话,就算是说过,也是巧合。”陈慧定了定神,然后摇摇头道。

  “陈姨,我是中医,中医源自道家五术之一,所以我懂一点命相之术。”叶皓轩顿了一顿,他站起来,双手负后道“史主任的命,严格来说,属于不惑命,常言道四十而不惑,我第一次见到他,就料定他会有一场劫数。”

  “什么……你说什么?”陈慧吃了一惊,她在也无法保持淡定了,她猛的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叶皓轩,仿佛要把叶皓轩看穿一样。

  良久,她才咬牙切齿的说:“你是怎么知道‘不惑命’的,既然你知道他有劫数,为什么不提醒他?”

  “陈姨,你先不要激动。”

  叶皓轩微微一叹道:“其实在史主任入职的时候我就劝过他,休假一段时间在来上班,出去走走,散散心,因为我不确定他的劫数是在哪一天,只能锁定在一年左右,但是史医生一心扑在医院工作上,对我的话不理会。”

  “且不说他听不听我的建议,陈姨刚才也说了,人的命,天注定,有些事情,就算是躲,也未必躲得过去。”

  听了叶皓轩的话,陈慧久久不语,良久,她才咬着嘴唇,发出一阵压抑的哭声,这个虽然年过四十,但是风韵犹在的女人,在也无法抑制自己心头的痛。

  “老史……你为什么这么傻,你为什么不听叶医生的话?你为什么不相信这些东西?”

  陈慧一哭便不可收拾,叶皓轩站在一边,也不知道怎么去劝,他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知道现在不适合问陈慧这些东西,但是他总觉得幕后的那张大手,以及那天晚上神秘的巫道传承者,不会那么轻易的放手。

  叶皓轩有种直觉,那天晚上的那个巫,不象是为了钱而来的,似乎是他和史光辉之间有什么恩怨,就算是史光辉死了,他也未必会放手,因此他极有可能会伤害陈慧母女,叶皓轩不能坐视不理。

  哭了半天,陈慧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她拭干净眼角的泪道:“叶医生,谢谢你对老史的提醒,也感谢你对我们母女的关怀,但人死如灯灭,什么事情都过去了,你问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告辞了。”

  陈慧说完,走到一边的史洁身边,史洁扶着伤心过度的母亲,母女两人一起离开。

  叶皓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转身拔通了军刺的电话道:“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老板,暂时还没有查出来什么,那天晚上我调查了京城郊区监狱的所有监控,也没有查出来什么,凯安编写的系统里面也对比不出来你所说的那个人。”

  “继续查吧,有消息了第一时间通知我,另外,找人保护陈慧母女,我感觉,事情还不算完。”叶皓轩道。

  “明白。”军刺说完挂断了电话。

  叶皓轩犹豫了一下,他又拔通了李言心的电话,因为李言心的身份是介于古武和奇门江湖的人,有些事情,或许她比普通人懂的多一些,虽然他现在不想跟这个女人有过多的交集,但现在他也是没有办法了。

  “叶大少?是你吗?”电话里传出了李言心不确定的声音,因为两家的恩怨,李言心不会叶皓轩给自己打电话就是为了约自己喝茶聊天的。

  “是我,你现在有时间吗?”叶皓轩问道。

  “没时间。”李言心直截了当的说。

  “呃……那算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叶皓轩微微的一怔,他听说了李言心的怨怼。

  “什么时候都没有,不过只要叶大少有吩咐,我可以随时赶到,咯咯。”李言心娇笑道。

  “如果有时间,我们帝景宫见。”叶皓轩无语的说。

  “没问题……不过要等晚上,但是,你现在不想知道我在干什么吗?”李言心的声音突然一变,她的声音带着一丝魅惑。

  “干什么呢?”叶皓轩下意识的问。

  “我在洗澡呢,要不我现在拍一张出浴图给你看看?”李言心放声大笑。

  “靠……”叶皓轩直接掐断了电话,这个女人在故意耍他的吧,不过听了这女人魅惑的话,在加上叶皓轩不争气的联想到那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他竟然……有些某种冲动。

  数个小时以后,两要在帝景宫碰面,自从上一次邵清盈和叶皓轩摊牌以后,就特意留了一间专用包厢,就是叶皓轩专用的,不给别人开放。

  这间包厢之前是邵清盈当做休息和办公的地方,平时闲暇的时候也来这里放松放松,也就是说,除了邵清盈之外,没人用过这样的包厢。

  “叶大少的面子真大,连帝景宫这种地方都有专属包厢,啧啧,貌似还是邵氏总裁的御用包厢,我是不是可以看成叶大少已经攻破了邵氏集团美女总裁的内心?”走进豪华的包厢,李言心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