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859章 重要成分
  第859章 重要成分

  “小叶,来了。”江丽丽放下手头的工作问。

  “江姐,怎么样了?”叶皓轩问道。

  “还行,你找来的那老外是哪里的?”江丽丽扫了一边的罗森一眼问道。

  “绑来的,具体别问了,他的身份不能泄露,否则很严重。”叶皓轩低声道。

  江丽丽吓了一跳,看叶皓轩的神情,她便猜到了数分,她岔开话题道:“还好,大致成分已经了解了,现在就等核心成分了,我看罗森对这东西挺了解的。”

  “因为这就是他研究出来的。”叶皓轩笑了笑。

  江丽丽吃了一惊,如果这东西是罗森研究出来的,那罗森的身份在国外至少也是中情局的级别,叶皓轩愣是把这人物都绑来了?这要是真的泄露,会发生外交纠纷的,而且还很严重。

  “小叶,这是永恒之水中的一些成分,化学式以及分子组成结构,我已经用简易的方法描述了出来。”江丽丽拿出一份资料交给了叶皓轩。

  “好,辛苦了江姐。”叶皓轩把资料收了起来,回去后好好的研究研究这些成分,然后了解邵清盈体内毒素的成分,以便对症下药。

  叶皓轩看着专注对着一堆试管的罗森,本来想上前去打声招呼,却被江丽丽拦住了。

  “还是别理他了,这种人属于工作狂人,一旦进入工作状态,除非饿的快受不了了,否则的话是不能被别人打断的。”江丽丽笑了笑。

  “那好,我先回去了。”叶皓轩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实验室。

  “叶皓轩。”

  就在叶皓轩就要离开研究所大门的时候,黄永康叫住了他。

  “这不是黄所长吗?怎么了,有事?”叶皓轩问道。

  “你到底还需要多久?”黄永康忍着怒气道。

  “很快,耐心等就是了。”叶皓轩面无表情的说。

  “很快是多久,我告诉你,因为你的原因,我们研究所的工作已经耽搁了很多了,你知道这有多大的损失吗?”黄永康怒道。

  “黄所长,首先你要清楚一点,这件事情是高层授意,你所谓的工作在我眼里狗屁都不上,你们除了每天张口要研究资费外别的还会干什么?所以别拿这些扯淡的东西往自己脸上贴金。”叶皓轩冷冷的说。

  “叶皓轩……你……”黄永康大怒。

  “怎么,我说错了吗?你最好老老实实做好你本分工作,如果这件事情出差错,你承担不起。”叶皓轩警告的看了黄永康一眼,然后转身快步离开了研究所。

  回去以后,叶皓轩花费了一下午对这些数据进行研究和分析,每一种成分他都要想出相对的方法,而且还要保证在邵清盈的身上不能出一点差错。

  一眨眼,一个下午过去了,叶皓轩丢开了写的密密麻麻的纸,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向窗外一看,只见太阳已经偏西,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过去了一个下午。

  叶皓轩写满了整整十页a4纸,上面记录着他对邵清盈病情大致的方案以及用到的药物,他也曾想尝试制作出永恒之水的解药,但是这种药剂的成分极其复杂,没有一段时间,他是没有办法制作出完美的解药的。

  而眼下邵氏的情况已经迫在眉梢,耽搁不得,所以叶皓轩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完美的方案,用来治好邵清盈的病。

  叶皓轩倒了一杯水喝下,打算埋头苦干,整理出一个比较好的治疗方案来,只是他经过一下午的对比和分析,头脑晕乎乎的,现在一旦分神,却在也没有办法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起来。

  “姐夫,你现在有时间吗?”就在这个时候,郑兰兰的电话打了过来。

  “怎么,你有事情吗?”叶皓轩问道。

  “没事,只是我记得你已经好久没有来过这里吃饭了,人家想你了嘛。”电话的另外一端,郑兰兰有些娇嗔道。

  叶皓轩只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他揉着发晕的脑袋暗暗苦笑,郑兰兰对他的意思,已经越发越明显了。

  其实在清源的时候,叶皓轩就感觉这丫头对自己的感情不一般,恐怕不是小姨子对姐夫那种应有的亲情,而是那种毫不掩饰的爱慕,所以即使她到京城以后,叶皓轩也有意躲着她,原因无他,只因为自己是她的姐夫。

  叶皓轩同情这姐妹两人的遭遇,他只想把郑兰兰当做一个妹妹看待,对于她的感情,叶皓轩只能说抱歉。

  “我今天比较忙,改天吧,改天我和你姐一起去看你,话说你工作不忙吗?膳坊怎么样了?”叶皓轩搪塞道。

  “姐夫,你在躲着我吗?”郑兰兰的声音微微的一变,变得有些失望,有些伤神。

  叶皓轩一阵无语,他沉默了片刻道:“我真的在忙。”

  “好,我知道你在忙什么,你可以去忙你的,反正你也不在乎,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郑兰兰的语气有些生硬。

  “兰兰,不要这样说,我一直把你放在妹妹的位置上的。”叶皓轩叹道。

  “你把我当妹妹吗?那我今天生日,你为什么都不来看看我?有你这么做哥哥的人吗?”郑兰兰语气生硬的说。

  “呃……你今天生日?”叶皓轩愣了愣,这他还真的不知道,他甚至连萧海媚等人的生日都没有关注过。

  “对,我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你不来就算了,我一个人过好了,反正从小我被人冷落习惯了,我爸妈去世的早,姐姐平时忙于工作,也经常忽略我,我只是想要点关爱,很难吗?”郑兰兰伤心的说。

  叶皓轩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知道郑兰兰姐妹的遭遇很让人同情,这丫头本身也就是缺乏关爱的人,不然的话她之前也不会跑去酒吧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也不会闹出那么大的事情。

  “我一会儿就赶过去,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想要什么礼物,我等会儿给你带过去,算是补偿。”叶皓轩叹道。

  “我不要礼物,你来了就是最好的礼物。”郑兰兰的声音带着一丝喜意。

  “你姐去了吗?没去的话我叫上她,然后在叫上媚媚几个人,一起过去给你祝贺。”叶皓轩叹道。

  “我姐已经来了。”郑兰兰迟疑了一下说:“姐夫,你来了就好,我今年的生日只想和你还有姐姐一起过,你不要叫其他人好吗?我求你了。”

  “好,我不叫其他人,我一会儿就过去。”叶皓轩怔了怔,他感觉郑兰兰的语气有些不对劲,但是他没有在意,挂了电话之后就开着车向养生膳坊赶了过去。

  养生膳坊的生意是越发越显得火爆,郑兰兰是块做生意的料,把京城这家养生菜馆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在加上前段时间安雨竹间接的推荐,所以生意是越来越好。

  而且叶皓轩前不久从黄伯手里弄来的大锅菜,更是拉拢来了一批军部忠实的食客。

  由于黄伯的脾气古怪,他订下的规矩谁也不能破,一天做那么多的量就是那么多,一点也不多,一点也不少,有一次上级部队去视察,仰慕他的手艺很久了,提出让他破例一次,可他愣是扫了那首长的面子也没有动手。

  在部队里,想吃他的菜要排着队来,一天就那么点量,哪里够吃?自从叶皓轩把他的手艺引入了养生膳坊,倒是吸引来了一大批的军部的人前来捧场。

  所以养生膳坊在京城的地位越来越如日中天,隐约已经有与邵清盈的王府井并驾齐驱的趋势,这也是叶皓轩始料未及的。

  刚刚走进门,迎宾的服务员就认出了叶皓轩,一名服务员走上前微笑道:“叶总你好,郑总已经安排好了,这边请。”

  叶皓轩点点头,看了一眼生意火爆的大厅,然后跟着服务员一起上了电梯,现在要想到这里用餐,要提前预约,每天预约电话的几个服务员忙的不亦乐乎。

  就在叶皓轩正要走上电梯的时候,一名女孩走了进来,这女孩长相清秀,拿着一个手提袋,她走路有些不自然,一只脚比较长,一只脚比较短,走路的时候微微有些跛。

  “你好,我是来求职的,你们这里是不是需要一名面点师?”女孩迟疑了一下,鼓起了勇气,向一边的一名服务员问道。

  “你来应聘面点师?”那名服务员看了一眼女孩的脚,她愣了一愣,请女孩坐到一边的张桌子上道“您稍等一下,我现在通知面点部的领班过来。”

  “谢谢。”女孩感激的对那服务员道谢,然后坐到了一边。

  叶皓轩对这个女孩来了兴趣,面点师是很辛苦的工作,但是这名女孩身残志坚,尤其是她那双眼中带着对生活的热切和希望,让人有种通往直前的感觉。

  服务员拔通了内线电话,片刻以后,一名身穿白色厨师服的厨师长走了过来,这名厨师长就是面点部的领班,虽然养生膳坊主打药膳,但是为了迎合客人的口味,也会有一些面点之类的小点心提供,这些东西是做为餐饮行业都必不可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