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886章 龙涎消息
  第886章 龙涎消息

  军刺的话让叶皓轩心中一喜,他沉声道:“我马上到总部去。”挂了电话,叶皓轩把汽车开到最高时速,向远盈保安总部飙了过去。

  现在最重要的药材就是龙涎,这种东西是传说中的真龙之涎,可世上哪里有真龙?如果不是老祖宗的医道传承里真真切切的有这东西出现过,叶皓轩恐怕也会把它当成传说罢了。

  其实叶皓轩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药材会无处可寻,现在骤然听到有消息了,他的心情可起而知。

  “老板,这里有一份资料显示过,在神农架深处一处不为人知的地方曾经出现过真龙,当然,这是传说。”军刺拿出了一份资料道。

  “传说?”叶皓轩有些郁闷,既然是传说,那极有可能是假的,但他了解军刺,没有绝对的把握的话是绝对不会轻易给他打这个电话的。

  “虽然是传说,但是我对比了相关资料以及历史年献,还是发现这是真的,我不确定是不是真龙,但是我感觉跟你要找的东西一定有关。”军刺道。

  “你说的不错,这世上根本没有真龙,所谓的龙涎,或许是指其他的灵长之物。”叶皓轩翻着资料,只见资料上一条条记录着关于这个地方的种种传说。

  这些资料上清清楚楚的显示着有关于这个地方的传说,每个朝代的都有,叶皓轩不确定这是真的,但也只能拿着当做参考用。

  细细的看了半个小时,叶皓轩闭上眼,消化着所看到的东西,这些资料从太古圣年开始记载,几乎每过数百年都会发生过一场灾难,或是地震,或者是泥石流,又或者火山爆发,后人称之为“真龙之怒。”

  “具体地点在哪里?”沉吟了片刻叶皓轩问道。

  “神农架深处一处人迹罕绝的地方,我已经通过卫星对那地方进行定位,那里没有人涉足,而且据说人去过那附近探险,在那里有一坐孤峰,明明看着孤峰就在眼前,可就是走不到孤峰那里去,而且有人清清楚楚的在那里听到过龙吟。”军刺道。

  “规划好路线,三天后我亲自带队,去那个地方一探究竟。”叶皓轩瞬间就有了决断。

  “路线已经规划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不过老板这个地方没有人去过,曾经是神农架未解之谜之一,里面有未知的危险,我建议由我带队,先去摸摸底在说。”军刺道。

  “不行,你们对这东西了解的不深,我去比较好,我把京城的事情安排一下,三天后出发,准备好需要的东西。”叶皓轩道。

  “是。”军刺点点头。

  京城郊区有一处庞大的别墅庄园,左家便坐落在这处庄园之中。

  左家是古武世家,世代习武,所以左家的这处庄园装饰极为考究,处处透着一处浓浓的武者气息。

  在一间装饰的古香古色的室内,左天禄象是死狗一样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边一名老者在给他把着脉。

  这名老者满头白发,显然年纪已经不小了,但是他的脸上没有多少皱纹,相反他的脸色非常的红润,在他身上有一种不动如山的气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象是浩瀚的星空一样,幽遂深沉。

  这名老者名叫左鸿羲,正是左家当代的家主,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在他一边的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是他的儿子左文山,左鸿羲一心醉心于武道,中年得子,所以这祖孙几辈的年龄差距有点大。

  “爸,怎么样了?”看着父亲收回了右手,左文山心急火燎的上前问道。

  “气海被废,我想是有人以真气强行贯穿他的百会,毁去他的气海真气,废去他一身的修为。”左鸿羲双眼中闪着寒光道。

  “还有没有可能复原?”左文山带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机率为零,下手的人出手很歹毒,直接毁去他的气海,以后天禄只能做个普通人了。”左鸿羲沉声道。

  “是谁这么大胆,敢对我们左家的人下手?”左文山怒道。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病床上的左天禄这才悠悠转醒,他一睁开眼,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和爷爷,他神色激动的叫道:“爸,爷爷,你们要为我报仇,一定要为我报仇。”

  做为一个古武者,最大的悲哀就莫过于自己的一身古武被人尽毁,所以现在的左天禄,真恨不得死了才好,虽然说他的修为并不高,但是重新在来的话,没有十几年的苦修是不行的。

  况且……现在他根本没有从头在来的机会。

  “天禄,你先不要激动,告诉我到底是谁竟然这么大胆,敢伤我左家的人,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左文山愤愤的说,他就这么一个儿子,现在儿子气海被毁,以后不可能在修行古武,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打击。

  “他姓叶……就是,就是跟我们交换天心玉露丸的那杂碎,爷爷,帮我,帮我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左天禄尖叫道。

  “你说他是天心玉露丸的主人?”左鸿羲的脸瞬间变了,他冷冷的站起来,双手负后,仰着思索着什么。

  “爸,有什么问题吗?就算是他有这种神药,但是也不能随便伤人,这件事情,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来。”左文山走上前道。

  “天禄,我问你话,你要实话实说。”左鸿羲不冷不热的问道。

  左天禄一愣,他不明白自己的爷爷为什么会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变,他连忙坐起来点点头道:“爷爷你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

  “伤你的那个人手中持有天心玉露丸对吧。”左鸿羲问道。

  “是,他一出手就是两颗。”左天禄问道。

  “他为什么要伤你?虽然江湖不比世俗,但他伤人总得有个理由吧。”左鸿羲问道。

  “那是因为……我想拿回我们家传的火凤睛,顺便……顺便在看看他身上还有没有多的天心玉露丸。”左天禄嚅嚅的说。

  左鸿羲的双眼中充斥着一股怒气,他忍着火气道:“那我问你,他年纪大不?”

  “不大,二十岁出头。”左天禄答道。

  “修为高吗?”左鸿羲又问道。

  “这……比我高不了多少。”左天禄咬咬牙说道,在他爷爷的跟前,他是没有办法鼓足勇气承认自己被对方秒杀的。

  “知不知道属于何门何派?”左鸿羲又道。

  “不知道,看得出来不是江湖中人,因为好多规矩他不懂。”左天禄又摇摇头道。

  “那我在问你,一个年纪不大,修为不高不涉足江湖的年轻人,是从哪里弄来这种能让人畅通无阻的踏入先天至境的神药的?”左鸿羲的语气里已经有了一种按捺不住的怒气。

  “这个……或许是他的师门或者长辈的东西,让他来到这里交换的。”左天禄的声音越来越低。

  “你终于想起来他还有师门还有长辈了?”左鸿羲的声音陡然提高,他怒气冲冲的说:“平时我怎么教你的?做人要低调,要讲诚信,想那白云庙是什么地方?一品夫人是什么人?连一品夫人都能为他担保,一个年纪轻轻就能出手两颗神药的年轻人到底有什么我们招惹不起的背景?”

  左鸿羲越说越怒,他怒气冲冲的吼道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左家虽然在这一带家大业大,无人敢惹,但是在一些隐秘的世家眼里,我们左家连屁都算不上,平时让你眼睛放亮一眼,看人准一点,拣软柿子捏,可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惹出麻烦来了吧。”

  “爷爷,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在也不敢了。”左天禄直到现在才想到问题的关键之处,他后悔不迭的说。

  “总有一天,左家的家业会败到你手里,你的资质还算是不错的,可是你跟你堂弟一比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了,平时除了泡妞欺负人外你还会干什么?左家的家业,不是让你用来挥霍的。”左鸿羲越想越怒。

  左天禄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他听出来了爷爷语气里的浓浓不满,左家嫡系子孙并不在少数,少他一个左天禄真的无关紧要。

  “爸,现在不是追究他事情的时候,我们现在怎么办?”一边的左文山也听出了左鸿羲语气里的浓浓不满,他连忙上来打圆场。

  “看情况吧。”左鸿羲叹了一口气:“如果对方真的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这一次废了天禄的修为也就算了,如果对方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那他们左家真的要小心的应付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身穿长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他低头拱手道:“家主,外面来了一个年轻人,他自称姓叶,说要见您。”

  室内的祖孙三代人悚然一惊,真是怕什么什么就来,刚刚正揣摩着对方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下一秒对方就上门来了。

  “爷爷,救我,你要救我,那个人心狠手辣,他不是善类,你一定要救我。”直到现在,左天禄才知道害怕,他在床上拼命的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