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903章 何首乌
  第903章 何首乌

  “那好,绕道。”叶皓轩点点头,他正要转身离开,突然一阵若有若无的清凉之意从树干处传来。

  这种感觉很熟悉,就和他们之前休息的时候他感应到的未知物体的气息一模一样,叶皓轩心中一动,他手一摆道“停一下。”

  “怎么了?”李言心问。

  “刚才休息的时候我感觉有东西,那东西的气息很熟悉,就在这颗树上。”叶皓轩道。

  “你别告诉我这颗树会自己移动。”李言心道。

  “不是。”叶皓轩盯着粗大的树干上一团人形黑影苦苦思索,那人形黑影只有五六岁的孩童高低,由于光线太暗,黑乎乎的一团贴在树干上,让叶皓轩看不真切,不过叶皓轩肯定,这东西绝对不是普通的东西。

  片刻以后,他脑海之中灵光一闪,瞬间弄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他失声喊道:“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形何首乌。”

  “你确定那玩意是何首乌?”李言心吃了一惊。

  “百分之百,这东西有五六岁孩童高,看起来年份还不小,它禀天地精气而生,本身就深具灵性,不能让它跑了。”叶皓轩边说边取下背后的背包。

  似乎是听懂了叶皓轩的说话,只见树干上一动法劝的黑影一闪,竟然象是人一样一跃从树上蹿了下来,然后就贴在食人藤的主枝干上一动不动,似乎它明白这颗树就是它的倚仗。

  “老板,怎么抓它,这颗树可不是好招惹的。”军刺苦笑道。

  “我去试试吧,我的速度比较快。”孤狼跃跃欲试的说。

  “不行,你的速度快不过它,还是让我来吧,猎枪,拿好枪掩护我。”叶皓轩反手抽出鱼肠,丢出了身上所有的零碎东西,紧紧的盯着那黑影。

  “好,大家掩护好老板。”猎枪抽出重狙,全神贯注的看着正前方。

  祥子抽出箭矢搭在弓箭上,全神贯注的瞄准前方,李言心的冷月也出现在手中,军刺拿着手枪,孤狼修的外功,向来只喜欢肉博,所以他没有武器,他干脆拿起两块石头紧紧的盯着。

  叶皓轩深深的吸了一口真气,他双足在地下猛的一顿,腿上的力道瞬间爆发,他的身形快速的向前掠行,就象是一道残影一样向着食人藤的主体部分冲了过去。

  嗤嗤声不绝于耳,那一根一根的树藤就象是赋予了生命一样从地上迅速的抬起,数根扭成一股,向叶皓轩快速的袭来。

  寒光一闪,叶皓轩手中的鱼肠快速的斩落,他一边横劈一边快速的向前掠进,手中锋利的鱼肠将藤条斩的七零八落。

  但是越来越多的藤条扭成一团,形成一根粗大的藤条向叶皓轩涌来,这颗树就象是有生命一样,数千根藤条不断的向叶皓轩涌来。

  轰……

  猎枪率先开了枪,虽然重狙对这种东西没有致命的杀伤力,但是至少他能为叶皓轩打断一些藤条。

  呼啦啦,数十股粗大的藤条结成一张网,向叶皓轩铺天盖地的袭来,可能叶皓轩的举动已经激怒了这颗食人藤,这张藤网一结成,向着叶皓轩劈头盖脸的罩了过来。

  叶皓轩一声清喝,他的脊背一挺,浩然真气在无保留的发出,他手中鱼肠猛的斩落,强大的真气让空气都显得有些扭曲,嗤嗤声不绝于耳,一根又一根的藤条四散而去,叶皓轩猛的向前踏进,瞬间与和食人藤的主体拉近了距离。

  终于,他看清楚了那何首乌的真实模样,这小东西只是生成人形,并没有五官,但是它属于禀天地造化而生的灵物,所以叶皓轩清楚的感觉到内心的惶恐和不安。

  叶皓轩威猛的前百,显然已经吓到了这小东西,直到叶皓轩快近它身的时候它才回过神来,一阵无声的尖叫直接传到叶皓轩的感知中,紧接着这东西一个返身就要向一边逃蹿。

  但是为时已晚,叶皓轩一声大喝:“还不站住。”同时右手一翻,一掌拍出,一个个金色篆字在半空中骤然形成,却是玄术中的定身咒。

  正因为人形何首乌是灵物,所以叶皓轩的定身定才对它更加有效,叶皓轩一掌拍出,那小东西便怔在当场,一动也不能动了,叶皓轩右手一翻,一个早已经准备好的蚕丝袋向着它当头罩去。

  就在这个时候,铺天盖地的藤条向叶皓轩罩来,显然是这颗食人藤感觉叶皓轩已经威胁到了它,密不透缝的藤条快速的结成一张巨网,眼看就要把叶皓轩罩在其中。

  “老板,小心。”

  军刺一声大喝,反手从身上解下一颗手雷,拔下塞子就向叶皓轩所在的地方丢去。

  叶皓轩心念急动,他一剑在这张巨藤网上斩开一个缺口,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向外冲去。

  轰……火光四起,这颗军方最先研制出来的手雷威力奇大,众人一个返向,各自找到掩体躲了进去。

  “咳咳……”叶皓轩被爆炸的光波弄的灰头土脸的,好在他百忙中蹿到了一颗古树的后面,这才没有让炸弹伤及自己。

  “你没事吧。”李言心急急的问道。

  “没事。”叶皓轩抖了抖身上的尘土,然后这才拿起手中的蚕丝袋,只见刚刚捕获的人形何首乌现在已经现出了原形,它的本体只有三十厘米大小,整个人颗人形萝卜。

  叶皓轩满心欣喜的将这东西收到背包里,这一次还算顺利,没有抵达指定地点就能寻到一种药材。

  刚才的爆炸声把这一带的鸟兽惊得四散而逃,在看那树食人藤,早已经被军刺这颗手雷炸的七零八落的,就算是不死,几年内也没有力气捕获大型动物了。

  叶皓轩一眼瞥见地下有一个挂饰,这挂饰是用一元硬币制成的,一面是硬币上的菊花,另外一面则是打磨的很光滑,上面刻着两个字“科考”。

  “这是六年前最后一支消失在这里的科考队吧,如果没有出错的话就是他们,政府曾经组织人在森林中寻找救援,可惜在原始森林中找这几个人简直是大海捞针,而且他们早已经遇害了。”叶皓轩叹道。

  “我听说进入神农架原始森林里的探险队不止这一支吧,有官方的,也有民间私人组织的,无一例外的查无音讯,恐怕都死在这里了吧。”军刺道。

  之前为了弄清楚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军刺可没少查阅资料,过去的十几年里,确确实实的有不少的队伍来这里探险,可是没有一人能走出来,在这里见到的骸骨,恐怕是冰山一角吧。

  “死者入土为安,把他们葬了吧。”叶皓轩叹了一口气。

  一行人弄了几个火把,走到了食人藤的主体位置,收拾着那残落在地上的骸骨,刚刚的食人藤被那颗手雷给炸得七荤八素的,连树叶子都萎靡不振,根本提不起精力在去攻击人了。

  足足忙活了大半个小时,才把探险队所有人的骸骨给凑到了一起,一共是六人。

  孤狼和祥子各拿起一个小型铲子,运足了劲,一个小时就整出来几个土坑,由于条件有限,所以只得在这些人身上盖一张毯子,然后草草下葬,叶皓轩让人在这里做好记号,等回头找人把他们的骨骼运回去。

  生者如过客,死者为归人,每个人都有亲人,尽管他们已经阴阳相隔,但是至少能把他们的骸骨带回去,这对他们的亲人来说,也是一种安慰。

  向来不安份的李言心的神色上露出一种少有的严肃,她脸上的笑意敛去,双手合十,在默默的颂着经。

  添了一把土,孤狼也站在一旁,单掌合十,微微的颂经,孤狼从小在少林寺附近长大,虽然他身为武校生并不颂经,但是整日经过颂佛声的薰陶,他倒也能颂出不少的经文。

  “还有多远的路程?”叶皓轩问道。

  “之前我们走的有偏差,所以耽搁了不少的时间,如果不出意外,八个小时后一定会赶到那里,但是这里的地形复杂,我们至少得耗费二十个小时才能到达死亡之地的边缘。”军刺调出电子地图道。

  “找个地方休整一下,天色太晚了,这里不宜赶路,明天在说。”叶皓轩道。

  一行人继续向前走,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宿营的地方,一番忙碌安顿下来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李言心坐在叶皓轩的跟前,一言不发,叶皓轩感觉她有些心事重重,他递给李言心一瓶酒道:“怎么了,看你心情不好。”

  “叶皓轩。”李言心看向他的神色有些异样,她沉默了片刻道:“今天为什么要葬那些人?”

  “华夏的人入土为安,我做这些也不过是一个举手之劳罢了。”叶皓轩道,他反问道“你不也一样吗?今天难得见你颂一次经。”

  “和你一样,举手之劳,其实这些东西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世间有没有神佛,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人一旦过世,便入轮回,至于来世投得什么人家,全靠命运,我颂在多的经,也是无济于事的。”李言心淡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