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932章 老人家
  第932章 老人家

  那几个人也是和叶皓轩报的一样的想法,只是人微言轻,能力有限,不似叶皓轩这样,已经迈出了一大步,她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挽着叶皓轩的手臂就要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十几个身穿背心,身上纹着纹身的混混跑了过来,为首的一个胖子满脸横肉,他指着那位老人喝道:“那老东西在那里呢,快。”

  一群人跑到老人的跟前,胖子一脚把老人手里的食物踹翻,同时骂道:“老东西,你还想上访是吧,我让你上访,让你上访,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

  胖子对着老人拳打脚踢,老人一把年纪,根本躲无可躲,只是他的性格极其强硬,只是护着头脸,哼都没有哼一声,一群小混混对着老人拳打脚踢。

  “干什么,住手。”叶皓轩吃了一惊,这群人不知道什么来路,但是他们竟然对年纪这么大的一个老人家都下得去手,可见绝对不是什么善类,他跑上前,一把推开了那胖子。

  这伙人下手极重,刚才甚至用手中的钢棍劈头盖脸的砸,好在老人家身体硬朗,这才没有什么大碍,虽然如此,老人还是倦着身体,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你特妈的谁啊,少管闲事。”胖子喝道。

  胖子的口音带着浓重的家乡音,看起来不是京城本地人,不管他是谁,他现在已经激起叶皓轩心底的怒气了。

  “这老人家年纪这么大了,你们竟然还能下得这么重的手,今天你们不把事情交待清楚,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叶皓轩冷冷的说。

  “要你管,我告诉你马上滚开,这老东西就是该死,我们大泽乡的事情他也敢管,他就是找死。”胖子不知死活的骂道。

  老人呻吟了几声,吐出了几口血水,然后身子一软,竟然失去了知觉,叶皓轩连忙托着他的身子,轻轻的放到了地上,然后连忙伸出手去搭在他的脉上。

  叶皓轩一搭,神色微微的一变,这老人家身体原本是硬朗的,但是在硬朗的身体也抵法不过岁月的侵蚀,叶皓轩不知道老人是怎么来天京城的,但是刚才几个人一顿猛打,让这老人的脉搏甚是微弱,如果不及时抢救,随时都有毙命的危险。

  “冰冰,快叫医院的人抬担架过来,抬到急救室,这老先生的情况有些不好。”叶皓轩边说边取出几根金针护住老人的心脉,然后又拿出一片野山参让他含在嘴里。

  人参能吊命,就算是你的生命熬到了尽头,只要嘴里含上一块数百年份的老山参,也能让人在气若游丝的状态下多活几天。

  唐冰急急的拿出手机,拔通了电话,曙光医院就在养生膳坊的侧对面,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抬着担架过来。

  “你特妈的听到了没有,别多管闲事。”那胖子见叶皓轩不理会他,竟然还拿出金针救命了起来,他不由得大怒,他提起手里的钢管,就向叶皓轩的脑袋上砸去。

  叶皓轩眉头一皱,心中火起,不管因为什么,这些家伙敢对年纪这么大的老人下这么重的手,他就该死,他随手挥出一拳,浩然真气轰然发出,砰一声巨响,那胖子手里的钢管扭曲的不成形,他足足有二百斤的体重倒飞了出去,砸倒了数名小弟。

  “敢对我们老大出手,你想死吗?”一旁数名没有眼色的混混大怒,也不去考虑叶皓轩为什么会一拳能把人砸飞,把钢管砸弯,他们挥着手里的家伙就向叶皓轩冲来。

  对于这档次上的战斗,叶皓轩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他右手一挥一档最首的一名混混惨叫一声,跌飞了出去,然后叶皓轩的身形化做一道残影,双拳毫不留情的挥了出去,伴随着一阵阵的惨叫,这些战斗力为零的人被叶皓轩放倒了。

  就在这个时候几名医生抬着担架走了出来,叶皓轩招呼着众人把老人放到担架上,抬到医院去了。

  到了急救室,叶皓轩取出银针,以气渡针,足足给老人渡了数次真气才算是保住了他的命,叶皓轩为他搭了搭脉,感觉问题不大,这才松了一口气。

  由于老人的身体太虚弱,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所以叶皓轩为他输氧气,然后写下药方,让药房的人抓药熬药。

  就在这个时候,病床上的老人悠悠转醒,一看到叶皓轩,他挣扎着坐起来感激的说:“恩人,你是我的恩人那。”

  “老人家,你不要动,你身体刚刚好,多休息。”叶皓轩连忙扶着他重新躺了下来。

  “你是这里的医生?”老人躺下来问道。

  “是的,我是医生。”叶皓轩点点头。

  “谢谢你了,你的医药费我会想办法还上你的,现在让我离开吧,那些人有势力,从大泽乡一直追我到这里,我不能连累了你们。”老人叹道。

  “老人家,你放心吧,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那群混蛋不敢乱来的,在说,曙光医院也不是他们敢随便来闹事的。”叶皓轩安慰道。

  “可是……”老人依然还有些犹豫。

  “不用担心,你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看老人家的样子,似乎是当过兵吧,没事,有委屈就说出来,我能为你做主。”叶皓轩安慰道。

  “我是当过兵。”老人叹了一口气,把事情的原委向叶皓轩说了出来。

  原来老人的确是当过兵,而且参加过抗战,老家是大泽乡的,是一个偏远地区,他所在的地方之前有过一场战役,在那场战役中我方战互无数的英雄,为纪念那些英灵,所以建国初高层在那里建了一个革命纪念地。

  由于大泽乡地处偏远,所以那个革命纪念地知道的人不多,几十年过去了,也就无人问津了。

  但是老人抗战退役后一直在那里守着,打算自己哪天死后让邻里把自己埋到那里,和无数战友们葬在一起。

  可是近年来国家搞开发,建立革命纪念馆的地方地势好,又有半吊子风水先生断言那里是一块好地,所以有开发商要把纪念地那块地给拆迁了。

  老人当然不同意了,这里是革命纪念地,在这里承载着无数先烈的英灵,颇具历史意义,哪里是这些混身都散发着铜臭的商人能沾染的地方?所以便起了争执。

  由于这开发商势早就和当地的村官和镇领导达成了合作意向,老人跑到县里要说法未果,在加上有村霸和开发商咄咄逼人,威胁他,所以一怒之下就跑到京城要上访,可是开发商紧追不舍,刚才那胖子就是那开发商和村里的狗腿子,要阻止他上访。

  “老人家参加过抗战,按理说他们不敢这样对你的。”叶皓轩有些疑惑的说,象这些老人家,一个个都是英雄,平时各地政府对他们的生活应该多关注才是,看老人家的情形,貌似身上没多少钱。

  “我的腿参加抗美援朝的时候受过伤,所以就退役了,国家要给我养老,被我拒绝了,我虽然瘸了,但是还有两手,靠自己能吃饭。”老人道。

  叶皓轩对这位老人肃然起敬,象这种正直的老人家现在真的很少见了,他点点头道:“老人家,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帮你做主了,你说要来京城找人,是找谁?”

  “是找我以前的老首长,打镁国人的时候我做过他的贴身警卫,我的腿就是为他档子弹受伤的。”老人边说边颤抖着手从衣服里取出一个发黄的纸条,这纸条破破烂烂的,上面依稀可见有一串数字,是坐机电话。

  “这是我老首长留给我的电话,说是我有事情找他,现在那群孙子们为了赚钱都反了天了,我要请老首长给我做主。”老人的声音有些颤抖,可见他的心情有多激动。

  叶皓轩接过纸条,有些苦笑,这电话是坐机的,而且看年代,至少有个几十年了,那时候国家一切都是刚起步,这种坐机电话也很少,只是后来随着改革开放,人民生活水平大飞跃,这种老式固话基本上都取消了。

  现在都用手机,一般不会用这个,就算是国家领导办公室里的电话也只是内部电话,估计不容易打通。

  叶皓轩试探性的拔出了号码,果然话筒里提示音号码是空号,叶皓轩无奈的放下手机道:“老人家,现在这种坐机早就不用了,打不通了,你以前在哪个部队,老首长叫什么名字?”

  其实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叶皓轩不确定这老人家的老首长到底在不在了,他只是不忍心让这老人失望。

  “打不通了?”老人喃喃的说:“那就算了,算起来几十年没有老首长的消息了,我那里落后,平时也不看新闻,我不知道老首长在不在了。”

  老人说着从口袋里取出数块勋章,这些勋章代表着一个老兵在战场上的功勋,因为年代久远,有些勋章已经氧化,但是老人还是一丝不苟的挂在胸口,喃喃的说:“这一次恐怕我是回不去了,我对不住战友们啊,连一个纪念地都没能保住,我也对不住老首长啊,我们铁血军团的人,想当年没被机枪大炮打倒,现在却被几个流氓给打趴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