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妙医圣手叶皓轩 > 第959章 又现蛊女
  第959章 又现蛊女

  这些小蛇被倒在地上,一遇到空气就剧烈的扭曲了起来,最终化成一团若隐若现的清烟腾空而起,紧接着消失不见。

  “这是……食蛊?”匆匆赶来的元心见到消失的小蛇,不自由主的吃了一惊,她虽然不是巫女,但是身上淌着的却是正儿八经的巫道血脉,所以她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东西是什么东西。

  “这叫食蛊吗?”叶皓轩转身问道。

  “是,这是巫道传承的一种,这些蛊会变成食物的样子,隐藏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一不留神你就吃下去了,是巫女做的?”元心俏脸微沉道。

  “除了她,还有谁,这个女人,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叶皓轩冷笑道。

  “她这样做,有违巫道法则。”元心道“姥姥教过我,巫术,是用来普渡众生,救人于水火之中的,不是用来害人的,她的做法与巫道背道而驰,她已经被魔鬼蒙蔽了心神,她不配做为一个巫了。”

  “看来她已经盯上我们这里了,你要小心防备,这一次她向我下蛊,说不定下一次就相上这里的食客了,绝对不能让她伤害到普通人。”叶皓轩道。

  “你放心吧,这件事情给巫有关,我绝对不会放任不管的。”元心点点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这笛音十分的尖锐,一声声的仿佛要刺入人的心神里一般,随着这阵笛音,四面八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涌出一群虫子。

  这些虫子五花八门,有蝎子、蜈蚣、蜘蛛,基本上一些常见的毒虫都出现在这里,而且数量极其庞大,一个个快速的在大厅里游走的。

  “哎服务员,服务员,这是怎么回事?这虫子哪里来的。”正在用餐的食客吃了一惊,一个个纷纷的跳起来,向门口这边慌乱的跑了过来。

  这些虫子数量极大,而且一个个颜色黝黑,尤其是数量多,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涌过来,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在现在不是正午,在这里用餐的客人数量不多,否则的话肯定又会引起一阵骚乱。

  “大家不要慌,我们会查清楚这件事情的,现在请大家离开现场,我们会送给各位免费餐券,下一次可以免费来这里用餐,做为补偿。”元心连忙安抚众人。

  “你这里到底怎么回事嘛?好好的吃饭也能遇到这些东西,不会是你们这里的卫生有问题吧,以后谁还敢来。”

  “就是,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虫子呢,走了走了,真晦气。”

  一大部分食客不悦的叫嚷着,转身就走,想想也是,眼前的事情多多少少有些恐怖,以后谁还敢来?

  元心一边道歉,一边吩咐前台的服务员拿出免费的餐券分发给出门的客人,虽然表面上不悦,但是有免费餐券用,这些客人还是收下了。

  等客人走完,元心神色微变道:“是蛊女。”

  “这个女人,她不会真的以为我不敢对她怎么样吧。”叶皓轩冷冷的说。

  “先驱了虫在说。”元心取出根竹笛,现场吹了起来,她的音节高低起伏,与那尖锐的笛音相抵消,在餐厅里的毒虫一听到元心的笛音,一个个就象是炸开了锅一般,四散而逃,不一会儿那数量庞大的虫子便逃的干干净净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品一条红影一闪,一个人影快速的离开,径自上了一辆汽车,向郊外的方向跑去。

  “冰冰,自己小心点。”叶皓轩神色一紧,他猛的蹿了出去,却见好轿白色的大众车已经远去,他走到自己的车前打开了车门。

  “我跟你一起去。”元心同样坐进了汽车。

  叶皓轩坐在驾驶坐,他发动了汽车,一踩油门,向那辆汽车追了过去。

  那辆白色的汽车不急不缓的在路上走着,既不让叶皓轩追到,也不让叶皓轩追丢。

  “她这是要去哪里?”副驾驶坐上的元心问道。

  “她是故意引我过去的,我倒要看看,她这一次到底要耍什么花招。”叶皓轩冷笑道。

  巫女的行踪飘乎不定,她把杨睿明给坑了以后,现在估计又找到新的主子了,否则的话也不会有人给她开车了,叶皓轩握着方向盘,紧紧的跟在那辆车的后面,既然她想引自己过去,那自己倒要看看,她这一次要耍什么花招。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到了郊外,这方向却是向十里亭的地方,转过一个弯,只见前方的白色大众汽车已经停在了当场,里面的人已经不见踪影。

  叶皓轩和元心走下车,走到了大众车前看了看,里面空无一人,就在叶皓轩疑惑的时候,他的前方出现了一双冷傲的目光,这目光就象是毒蛇一样盯着自己,不消抬头,就知道一定是蛊女。

  “果然是你。”叶皓轩迎上心语那冷冽的目光,淡淡的说:“我对你的忍让已经达到了极致,之前我尊敬你的师父,也念你巫道一脉传承不易,所以就没有对你赶尽杀绝,但是你不知悔改,我就代表巫道,灭了你。”

  “想灭我,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吧。”心语冷冷一笑,她一个转身,身影快速的向后掠动,远远的向十里亭方向奔了过去。

  叶皓轩一言不发,紧紧的跟在心语的身后,元心犹豫了一下,同样紧紧的跟了过去。

  十里亭前,心语停在了当场,她手里握着自己那根长笛,站在当场,她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身穿长袍的老人,这老人赫然是天机。

  “医圣,好久不见。”天机微微一笑,看向叶皓轩的目光里有一丝杀意。

  “我倒希望我们在不见,我和你的徒弟已经把手言和,我个人认为,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是得道高人,有些道理我想你比我懂。”叶皓轩同样微笑道。

  “现在我们之间的事情不仅仅只是我徒弟的事情,而我和你的恩怨。”天机道。

  “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你接连数次杀我,都没有成功,我也没有真正的伤到你,所以我感觉我们没有必要这么往死里掐,但是如果你真的想掐的话,我随时奉陪。”叶皓轩道。

  “第一,我是杀手,我出手从来没有失手过,但是在你跟前失了手,而且以我地阶修为,被你玄阶修为打的落荒无逃,这原本就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

  “第二,上一次你放下豪言,要灭我天机一脉,不管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但是你说出了这句话,所以你就必须要死。”天机如是道。

  “呵呵,天机,我真的高看你了。”叶皓轩摇摇头道“我一直以为,你禀承天机一脉传承,得天机,知运数,能预卜生死,原本是一代高人,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小人。”

  叶皓轩双手负后道:“想想也是,你堂堂一介天机门门主,不去做你的神棍算命,却跑到别的地方去做杀手,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你的人品,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差。”

  “尽情的骂吧,反正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天机并不生气。

  “你好象吃定了我,我记得上一次你逃走的时候放下过狠话,说就算是倾尽天机门之力,也要将我斩杀,我倒想看看,没落的天机门,到底还有多少家当。”

  “那好,如你所愿。”

  天机冷笑一声,他的身子微微的一躬,双手一高一低,一个类似于太极拳的云手已经结成,同时他沉声喝道:“云阵袭前,杀阵皆后,成。”

  他双足暗合阴阳,微微向两侧一分,一个无形的阴阳鱼在他双腿间骤然形成,一个阵法在这瞬间结成。

  “天机杀阵,元心,快走。”叶皓轩悚然一惊,在他的感知力中,一个强大的杀阵已经结成,而自己正身陷阵中,百忙中他猛的真气一吐,把元心送出阵外。

  元心的身形不自由主的退出了数十米远,就在她退开的那一瞬间,她刚刚站的地方一阵无形迷雾腾起,叶皓轩的身形骤然消失在当场。

  “叶医生。”元心吃了一惊,想在上前时,一个黑白色阴阳鱼把叶皓轩刚才站的地圈住,而且黑白的阴阳鱼不住的扩大,迫使元心不得不后退,方圆数十丈,都是阵法范围,让人无法靠近。

  与此同时,刚刚结阵的天机,也失去了身影,波及十丈的阴阳鱼范围之中迷雾团团,有种神秘朦胧的感觉。

  “你也是苗人?”心语走到了蛊女的跟前冷冷的说。

  “不错,你就是巫女?”元心定了定神,盯着巫女。

  “既然知道我是巫女,那你就知道我是巫道传承之人,你见了我,还不跪拜?”心语冷笑道。

  “你的所做所为,已经不配做巫女了,劝你一句,放手吧,否则的话,我有权断你传承。”元心摇摇头道。

  “就凭你?既然你是苗女,又身具巫道血脉传承,你就要对我恭敬有加,竟然敢以下犯上,我今天就代大巫清理门户。”心语冷笑一声,右手一挥,手中长笛腾起一阵黑烟,那黑烟幻化为一条长龙,向元心卷去。